首页

都市言情

官路红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官路红人: 第213章 发火了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官路红人》    张继光也在看着下面的人,见这些人没精打采的样子,明白各人心里的怨气。可在外在的大势之下,又有谁能给例外?

    反倒是杨再新这个年轻人,到现在都没给自己打电话,也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似乎对怀仁镇的异变完全不在意,他是胸有成竹还是没有世道危局?

    但张继光不多去看杨再新,觉得这个人不可能没有意识到张文辉的动作,那么,书记给了他最强的支持?

    会场的整体状况确实差,完全不是平时怀仁镇干部的样子,张继光也不看张文辉,手敲敲桌面,说,“手机都收了,在看到有手机,那就是违反会议纪律。结果不要问说,你们知道的。”

    张继光说话之后,果然,其他的人将手机完全收了。

    等下面的动静都消失,张继光对张文辉说,“书记,开始吧。”

    张文辉点点头,然后一脸严肃地看着下面的干部。

    张继光说,“现在,我们进行党性学习。在学习过程中,提几个要求:

    1、不准请假、缺席,特殊特殊情况,需报请县里批准,然后单独补学习。

    2、学习期间严肃学习氛围,不得说小话、议论、交头接耳,做好学习笔记,完成学习心得;

    3、非休息时间,不得进出,中途不准做去厕所、接听电话、喝水等无关学习的事;

    4、学习期间包括晚上回家,不得聚集议论是非……”

    一条条说出来,参会的人也听明白了,心里或许还有其他想法,但神态变得严肃。偶尔与相熟的人对视一下,但各自都不做任何表示。

    更多的人,抬头看向台上。台上五个人,杨再新面色不变,似乎说什么都跟他无关;

    张文辉则是脸微微上扬,带着几分胜利的喜悦;

    主任和工会主席则埋着头,反正跟他们没多大关系。

    “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张文辉书记带我们学习,大家欢迎。”张继光黑着脸说。

    下面的人并没动,知道张继光带头鼓掌,台上的人都鼓掌了,下面的人才开始动起来。

    张文辉将话麦移到面前,然后调好位子,嗯嗯两下表示试音。随后翻开一本书,开始念……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张文辉念着书本,下面的人虽静悄悄的,可这样的学习严肃有余,能起什么作用吗?连张文辉自己都不相信,学习结束之后,怀仁镇干部们都听他的。

    续一杯水,准备继续念段落。却有人在会场外敲门,声音虽不大,但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敲门。

    按说干部们都在里面开会,外面大门有保安守卫,不可能有村民进来。难道说还有个别干部在外,迟到了?

    正准备念下去的张文辉,心头起火,准备借用这人来立威。当即对坐在门口不远的干部说,“开门吧,看看是谁,学习迟到,写十页心得。”

    那干部犹豫了一下,张文辉正要催促,张继光先说了,“还不快去开门。”

    门开了,进来两人。张文辉见果然是镇正府干部,大声说,“怎么回事?昨天一再通知,今早按时开会,按时开会。为什么会迟到?记住,每个人十页学习心得,明早上交给我。”

    张文辉虽吼了出来,但其他干部却有些声响,张继光见这两人,便小声对张文辉说,“书记,两人是守路卡值班的,不是故意迟到。”

    张文辉一听,确实有道理。但还没等他说话,见门外有进来几个人。

    刘正明、田洪君两人在前,随后是石东富县长走进来。进来后,便对两人说,“还不快找位子坐好,成什么样子?”

    在众人惊讶之中,石东富往会议台上走,田洪君便跟在他身后。刘正明为石东富拉了椅子,等石东富站进去,才将椅子放好,让领导坐下。

    怀仁镇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石东富的身上,看着他,从进门后,一步一步到台上,坐下。看着他与张文辉带着微笑的神态,而对其他人都冷冷的样子。

    细节虽不多,可足够说明了什么。张继光是知道背后的原因的,见到石东富果然出现了,还是突然到怀仁镇来给张文辉撑场,这可不一般。心里也是震动,但没做出多少表情。

    龙利群等人原本心里有很多不满,这时候,见到石东富到来了见到石东富和张文辉之间的神情,也明白今天的学习,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由地看向杨再新,县长是来针对镇长的吗?如果是,以后怀仁镇这边的工作该如何做?

    但他们看杨再新似乎神态淡漠,平静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对石东富的到来,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杨再新这样的表情和态度,让下面的干部们都搞不清状况,各自心怀惕惕。

    整个过程都很短,石东富坐下后,先向下看一圈,才转向张继光、张文辉,说,“文辉书记,我插一下话,问一个问题。”

    “县长请说。”张文辉身体向前微微倾着,很是尊敬恭顺。

    “今天怀仁镇全体干部在镇正府做党性学习,为什么我在路上还看到有两个人?他们是临时工,还是有特殊假?”

    张文辉、张继光等人都知道石东富说的是在卡子值班的两个干部,这件事与两人本没有直接关系,但县长这样问,实际上就是在发难。

    “县长。”张继光见张文辉不肯说,不得不硬着头皮,替两人说一句话,要不然,两人有可能守无妄之灾,受处分都是县长一句话。

    “你说说,是什么道理?”石东富当然希望张继光来回答,他才好借机发难。

    “县长,之前,怀仁镇盗矿的非法之徒不少,镇里便决策修路卡,彻底堵死盗矿者运送矿石出镇。当时,镇党委会讨论决定,卡子必须有干部值班,值班干部不得离开卡子。刚才,我也请示了文辉书记,明天给两人补学习……”

    “乱弹琴。”石东富虽然没有拍桌子,但神态一凶,明显是发火了,“不管什么事,都不是理由。党性学习、是我们干部精神的锤炼,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