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半仙: 第二六三章 脑子有病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半仙》    牧傲铁先到,庾庆拨开窗帘招呼一声,“上车。”

    后来的南竹亦如此,钻进车厢见到没穿家丁衣服还坐着马车的庾庆,有点发懵。

    老七和老九两人已经有段时没见过庾庆了,还在执行之前定好的计划,想办法执掌闻馨嫁妆的计划,为免惹人生疑,尽量避免与庾庆碰面。

    “走。”庾庆的招呼下,马车踏踏行驶而去。

    老七和老九面面相觑一顿后,南竹指了指庾庆腰悬的长剑,还有摆一旁的包裹,试着低声问道:“你这个样子直接来找我们,不怕暴露?”

    庾庆低声回,“不怕,我已经暴露了。”

    “啊?”南竹惊呼,又急忙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牧傲铁亦怔怔盯着小师弟。

    庾庆没说怎么回事,也不想说自己是怎么暴露的,“既如此,我只好直接以阿士衡的身份进了藏书阁,石矶湾我找到了,不在泞州……”把自己找到所在地的情况讲了下。

    纵然是木头似的牧傲铁,亦忍不住跟着南竹一起露出欣喜神色。

    “听你这么一说,得亏你以探花郎的身份进去了,经由别人的话,恐怕还真难找到。”南竹难得赞美了一下小师弟,复又醒悟,指着小师弟的装束道:“那你这是?”

    “走,立刻离开……”庾庆把自己的脱身计划讲了下。

    师兄弟三人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了好一阵。

    马车游逛在街头,抵达了庾庆指定的一座兼卖早点的酒楼后才停下。

    师兄弟三人进去后不久,有两名男子从马车旁经过,与车夫眼神互碰了一下,正是闻府派来保护庾庆的人。庾庆说不用保护,拒绝了,可闻府还是暗中派了人来。

    两名男子进酒楼一阵打量,本想以食客的身份继续关注目标的安全,结果入内四处扫视也没发现庾庆的人影,两人顿时楼上楼下好一阵找,发现目标确实不见了。

    没了办法,问伙计的找伙计,问掌柜的去前台。

    前台掌柜听了来客形容的人员样貌后,摸出了一封信递给,“别找了,人已经从后面离开了,走前留了封信,说是有人找他们的话,就让把信交给对方。并让我转告,让你们不要找他们,说他们已经走了,让你把这封信交给族长。给了点钱,就交代了这些不清不楚的话,多的没说什么。”

    问话人拿了信立刻招呼上同伴,旋即快速离去,于附近找到坐骑,持信紧急返回闻府。

    从酒家另一边出去的师兄弟三人已于路上拦了辆马车,钻上车便迅速离开了。/>三人也没去别的地方,去了进闻府前租住的地方,南竹和牧傲铁藏的东西还在那。

    抵达租住地,找到佩剑和行囊,换了身衣服的二人又跟着庾庆去了附近河巷,钻进了一艘乌篷船内,随着船夫晃晃悠悠的摇橹而去。

    出了城后,庾庆多给了钱给船夫,让他再向前继续行驶二十里,至于他们师兄弟三人则登岸了。

    没继续走水路,去城外牲口市场买了三匹坐骑,就此快马扬鞭而去。

    不走也不行了,必须在探花郎身在闻府的消息远散前赶紧离开。

    庾庆领骑在前,后面追随的南竹喊道:“这是往哪走?”

    庾庆:“石矶湾!”

    南竹略惊,“既然已经暴露了目的地,我建议先绕道,哪怕是干脆躲它个几年也行,反正人家就算知道石矶湾也不知道如何找到洞府,何况闻氏也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只要我们不被盯上,便不会有事。”

    庾庆:“先找到洞府入口再说,就一个字‘快’,一路不停,我们以最快速度赶到石矶湾。若石矶湾真会被那些大势力盯上,我们躲几年未必有用,若早去晚去都会被盯上,我选择他们还没准备齐全的时候赶去。”

    南竹提醒,“离明年第一个朔日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若云兮所言是真,去早了也进不去。”

    庾庆:“大不了在洞府入口躲几个月。去晚了,那地方真要被盯上了,将到处是耳目。”

    “唉!”南竹叹了声,有点纳闷,大家小心翼翼这么久,不惜潜入闻氏做家丁,不就是想暗中寻找石矶湾么,结果还是被老十五这家伙给暴露了,这意味着将会出现不可预知的风险。

    然而老十五也说了,不暴露就根本找不到,师兄弟三人的见识竟没一个人想到石矶湾已经不在泞州境内,找破脑袋也不可能找到。

    三人不再多言,快速隆隆疾驰在官道上。

    前方开阔,三人迎着阳光升起的方向前进,阳光明媚,草长莺飞。

    马背上的庾庆忽然重拳咣咣捶胸,向金灿灿的阳光大声呐喊,“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让所有人知道,我是庾庆!”

    老七和老九面面相觑。

    南竹:“脑子有病。”

    牧傲铁:“确实有病。”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有钱人,一定会成为高手,谁都拦不住我!”

    朝着太阳呐喊的庾庆给人歇斯底里的感觉。

    两位师兄不知道他怎么了,总之都看出来了,老十五的情绪很不正常,似乎在宣泄。

    打断庾庆鬼叫的不是两位师兄,是他包裹里的撞击动静,他伸手进包裹里摸出了一只茶壶,用力掷向了路边的一块石头。

    啪啦!

    茶壶摔了个粉身碎骨,一条黑影从爆开的碎片中闪出,冲天而起,正是苏醒过来的大头。

    师兄弟三人昂头看着黑影在空中一阵没头苍蝇似的乱飞舞,估计是被那一砸给搞懵了。

    南竹唏嘘,“老十五在犯混,这么值钱的东西也敢这般乱砸,万一弄死了怎么办。”

    见大头清醒了,庾庆看向前方,再次快马加鞭,身后一路尘烟。

    空中翱翔的大头突然直线飞行,一路追赶三骑,最终闪身落在了庾庆的肩头,“笛笛”鸣叫了一声,似乎想诉说什么,与面带微笑的庾庆一起迎风驰骋……

    飞檐斗拱的一座大亭子里,闻袤手里已经拿到了庾庆留给的告辞书信。

    信里也没别的,就是说谢谢关照、冒昧打扰之类的,提及了还有一个胖子和一个大块头也是他的人,表示一起带走了。之所以急着离开的原因,也大略告知了,说自己身上牵涉到一些是非,身份暴露了不宜久留,不想给自己也不想给闻氏招惹麻烦。

    放下信的闻袤唏嘘,“还想让他给闻府写点东西呢,结果就这样跑了,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一旁的闻魁道:“是啊,好好的,真没想到他会突然以这种方式离开,搞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闻袤捋须,“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

    闻魁:“文老那,也不知清楚不清楚,恐怕要您亲自去问。”

    闻袤:“如今还有两个疑点没解开,邹云亭被打是怎么回事,馨儿是不是事先知道了什么?魁子,馨儿昨天的样子看起来有点不正常,我担心呐,但愿不是对阿士衡动了心。”

    闻魁:“年轻人有什么想法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两人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干出回不了头的事。老爷,除此外,都是小事,阿士衡也走了。”

    “走吧,我去文枢阁逛逛。”闻袤移步而去,顺手将信交给闻魁时,忽哈哈笑道:“这可能是探花郎目前唯一在世的书信,应该值不少钱。”

    闻魁莞尔……

    待到闻袤再从文枢阁回来,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

    如同昨晚一样,闻馨又派小红来说,没胃口不想吃,不能陪爷爷吃饭了,让爷爷自己吃,不用等她。

    闻袤沉默一阵,道:“还是喊她来吧,就说有件事我要当面告诉她,若是不从,就让宋萍萍把她给拉来。”

    小红唯唯诺诺应了声,族长的话不敢不听,赶紧去了。

    没多久,闻馨来到,只是脸色那叫一个憔悴,一看就知道没休息好。

    闻袤一见她这样子,心头便沉了下去,怀疑被自己不幸言中了。

    饭桌上,爷孙俩稍微填了填肚子后,闻馨便没了胃口,放下筷子,试着问道:“爷爷有什么事要告诉馨儿?”

    闻袤:“你玉园的那个家丁牛有庆,其实另有身份,他就是那个名满天下的探花郎。”

    闻馨抿唇不语。

    见此,闻袤明白了,这丫头果然早就知道了那位的身份,当即问道:“你早就知道他是谁?”

    闻馨默了默,低声道:“在杂物院,无意中见到他练字的草稿,发现和五哥买来的墨宝一样,我当时就怀疑上了,只是一直不敢肯定。”

    闻袤哦了声道:“所以你就趁我松口的机会把他要到了你的玉园?馨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闻馨眼中顿时闪过慌乱神色,忙摇头一阵,表示没有。

    闻袤:“我不管你有没有喜欢他,爷爷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

    闻馨略默,最后点头。

    闻袤:“你知不知道他未婚妻是什么人?”

    闻馨嗯声,“司南府掌令的弟子,地母亲传弟子。”

    闻袤:“这就是关键。闻氏虽大,可在司南府的眼中,什么都不是,司南府一旦要对闻氏动手,闻氏千年基业将会瞬间崩塌,哪怕是青莲山也不敢保闻氏。是,阿士衡如今和那个钟姑娘是没了关系,但阿士衡抛弃了她也是天下人尽皆知,你若跟他在一起了是什么意思,要证明你比地母的亲传弟子更好吗?也许爷爷是小人之心,但爷爷敢保证,天下没几人敢把女儿嫁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