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逃生游戏[无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逃生游戏[无限]: 16、恐怖风筝(十六)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逃生游戏[无限]》    任务描述……王文洲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番,迟疑着说道,“好像是,沐沐姐姐丢了她的风筝,那可是她最爱的风筝,如果找不到的话,她一定会把所有人都杀了的!”

    “不错,正是这个。”精英帅哥赞许的点点头,勾出点淡淡微笑,“按照任务描述,沐沐找不到她的风筝,她会把所有人都杀死,但是实际上呢……”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但在场的人都懂了,实际上,沐沐并没有描述中的那么暴躁,也没把所有人都杀死,她甚至还提供了线索,说镇子里发生的怪事,都在风筝被偷之后。

    “因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一下,这个镇子里发生的怪事,譬如复活,譬如那些天上飘的人头,或许都跟丢掉的风筝有关。”精英帅哥直起身,坐正了,慢悠悠说道,“沐沐最爱的风筝身上,应该存在某种特殊的力量。”

    特殊力量……王文洲在心底念叨了两遍,有点出神,“起死回生,隔空取头,不会这么玄幻吧?”

    “王老师,这可是恐怖游戏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精英帅哥收了笑容,轻声提醒他道,“因此哪怕现在,我们四个人的头突然被割掉,也一点都不玄幻。”

    三人:“……”

    这就很玄幻了好吗!

    不自觉摸了摸脖子后,彭永锋孜孜不倦的向陆九提问道:“就算这样,可这些跟小钊发布假消息害我们参与者,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这个问题,精英帅哥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先鄙视了一番,“彭教练,以你的智商,能活过两个推理世界,真的是个奇迹啊。”

    “……”

    彭永锋默默撸起袖子,决定精英帅哥再多说一句,就冲过去把他打死。

    好在精英帅哥适时而止,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来从头到尾捋一捋镇子里发生的事,你们就明白了。”

    “事情呢,要从一年多以前开始说起。”

    他薄唇上下阖动着,眸光有意无意飘向厨房,似乎不只说给彭永锋他们听,也是在说给老太太听。

    一年前,仲夏。

    投资商沐爸看上了镇子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想将这座古老神秘的小镇开发成一座旅游城,于是带着他的投资团队,一共十人,来到镇子里。

    镇上的居民在此久居,对镇子感情深厚,便拒绝了投资商的合作。

    不过,投资商沐爸并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于是出面找了德高望重的老镇长。

    塞了一大笔钱后,想让他出面跟镇上的居民交涉开发事宜。但没想到,老镇长拿了钱,却不肯帮忙,甚至还两面三刀,一边说跟镇民们一条心,一边跟投资方不断要钱。

    投资方自然也不是傻的,很快发现了其中关窍,便直接越过老镇长,想方设法的跟镇上居民达成了协议,确定半年后可以动工。

    可就在他们以为万无一失之际,老镇长却跟居民们说,这是投资方的哄骗手段,一旦动工,他们会将所有原居民赶出财林镇,并且赔偿一分都不会给。

    原居民们信以为真,和投资商的人发生了剧烈冲突,之后……

    讲到此处,精英帅哥站起来,踱着步子到了厨房门口,“之后投资商沐爸和他的团队十人,全部失踪。”

    他低垂着眼眸,望着厨房里似乎很忙碌的老太太,唇角轻勾,“大娘,您介不介意讲讲他们都是怎么失踪的啊?”

    众人一愣。

    厨房里那臃肿的身形僵了僵,老太太抓着抹布,愤愤回过头来,两眼一翻,不耐的道,“我老婆子眼神不好使,耳朵也听不见,别问我,我不知道!”

    “好吧,那我就随便猜猜吧。”摊摊手,靠着门边,精英帅哥浓黑的眉毛挑了挑,“人失踪,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更何况是沐爸他们十个大活人,可偏偏,这一次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什么都找不出来,警察在此处找了快一个月,竟连一点线索也没有。”

    轻叹了一声,他继续说,“俗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警察们不光找不到活人,连尸体也找不到,甚至还毫无头绪,你们猜这是为什么?”

    不待几人回答,他淡淡道,“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们还活着,但如果他们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家找自己的亲人呢,所以这是不成立的。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投资商和他的团队,全死光了……而他们的尸体呢……”

    他弯弯薄唇,冲着老太太,笑而不语。

    老太太却跟见了鬼似的,一瞬间脸色煞白,两手颤了颤,“我不知道!”

    她恨恨的喊。

    “真不知道吗?”精英帅哥眼皮轻抬,“十个人的尸体,在这么大的镇子里,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可不容易啊,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镇子所有的人都参与了尸体处理,并且互相发了毒誓,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对吗?”

    老太太不回答他,只是阴着脸,两只浑浊的眼球,死死的盯着精英帅哥,仿佛要在他脸上剜下一块肉。

    “看来我猜对了。”精英帅哥淡淡道,语调轻松。

    可听他说话的几个人一点也不轻松,尤其是彭永锋,他焦急的站起来问道,“那为首的叫沐爸的投资商,是不是就是沐沐的爸爸?”

    “都叫沐爸了,还不明显吗?”精英帅哥长眉一扬。

    “……”

    彭永锋感觉他好像又要鄙视自己的智商,连忙抢着说道,“照你的说法,他是死了吧,那他的尸体呢?”

    “被处理了啊。”

    “我知道被处理了啊,处理了也有尸体吧?”彭永锋说。

    精英帅哥呵呵一笑,没吭声。

    彭永锋又看向老太太,“大娘,您也参与处理了吧,在哪呢,你告诉我们一声吧!谢谢您哪!”

    老太太翻了个白眼,板着脸,将抹布往地上重重一摔,“不用想了,没有。”

    “没有是什么意思?”彭永锋瞪大了眼。

    “就是……没了。”精英帅哥轻声说。

    没了……彭永锋在心里将这简简单单两个字过了遍,忽然脸色大变,“不是我想的那个没了吧?”

    “应该是的。”答话的是梁优,他阴郁的眼眸稍稍上抬,“尸体不是被焚毁了,就是被剁成肉酱了,只有这两个可能。才会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会吧!”彭永锋低呼一声,立刻趴在桌边吐了个天昏地暗。

    “他怎么了?”王文洲问了句,脸色也有点难看,却是想起当日女主人做的那叠香喷喷的肉饼,尽管吃着确实是羊肉味的,但此刻一想怎么看怎么可疑。

    “昨天下午,他在房子里找到一坛肉酱,全吃光了。”梁优解释道。

    王文洲:“……”

    “我也不想吃光的,就是那个肉酱太香了,我情不自禁……”彭永锋一边吐,一边回过头来为自己辩解。

    “别说了,还香什么香……”在即将呕吐边缘徘徊的王老师及时止住了遐想,掩住鼻子,偏过头,望着精英帅哥道,“陆九,都做成肉酱了,八成还是全镇人一起分开储存的,那沐沐说的,找她爸爸妈妈怎么办?”

    精英帅哥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眉峰蹙起,沉思了片刻,正要回答。

    老太太便阴着脸,十分不悦的道:“做成肉酱,还全镇人一起分开储存?我们镇里的人,有这么变态吗?”

    王文洲:“……”

    眼前那碗黑乎乎的面条:“……”

    重重咳了咳,老太太皱巴巴的面皮,扯动了两下,她慢吞吞的说道,“人,确实是被镇里人杀的,尸体也确实是大家一起处理的,不过做成肉酱和烧成灰,那么变态的事,我们没有做。”

    “哦,那到底怎么样了呢?”精英帅哥问。

    沉默着,老太太的腰更弯了,片刻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耷拉的眼皮垂下来,眼窝凹陷处,那浑浊的眸光不知落向了何方,她哑着嗓门说,“尸体……碎成段了,拉到山谷里,扔给豺狼吃干净了。”

    “吃丶吃了?”众人一震,似乎都没料到这个走向。

    便连精英帅哥也露出诧异之色。

    老太太“唉”了一声,闭上眼,那沟壑丛生的眼眶下,似微微泛红,她别过头道,“作孽啊!”

    这声作孽到底有多真心,谁也不知道,不过很显然,彭永锋只关心任务的问题,他抚着胸口道,“沐沐爸爸的尸体没了,我们的任务还能完成吗?”

    王文洲从震惊的情绪里回过神来,想到这个问题,也犯了难。

    忽的,他感觉自己头顶的卷毛被挠了两下。

    “不必担心,既然给出任务,就一定可以完成。”精英帅哥笑着安抚道,长腿交叠着,他换了个姿势,轻声说,“故事还只开个头,后面更精彩,彭教练着急的太早了。大家先听我讲完吧。”

    两个月后,入秋。

    投资商沐爸的妻子沐妈和女儿沐沐找到这里来了。二人自称外乡人,买下了小镇东头的一栋房子,似乎准备在此定居。

    沐爸的妻子生得十分貌美,又心灵手巧,什么都会做,尤其做的风筝,栩栩如生的,记者们闻风而来,报道了她,而镇上的男居民,无论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甚至小孩,都对她心生好感,不由自主想靠近她。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左右,沐妈以为同镇上的居民相熟了许多,便开始向他们打听起自己丈夫失踪的事,哪知那从前天天到她跟前献殷勤的人,一听这个就翻脸不认人了,再也不登她家门了。

    但是,也有不一样的人,那就是小钊的爸爸,他不顾家中妻子的抱怨,还是一如既往的日日都来,或是同她说话解闷,或是和她一起学做风筝。

    有一天,她终于也向他打听起自己丈夫失踪的事。

    他看着眼前被思念折磨的女人,没有守住秘密,告诉了她真相。

    之后,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居民们害怕她会去报警,便想联合起来,动手杀了她。但他们没想到,自己还未下手,小钊的爸爸就先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

    什么疯狂的事情呢?精英帅哥没继续说,只是从裤兜里,将他先前准备的拼接报纸拿出来,扔给了彭永锋。

    财林小镇碎尸案——报纸上的标题赫然醒目,内容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彭永锋看得头皮发麻,几乎想吐,“这个小钊爸爸变态吧,竟然把自己老婆杀了,还分尸!”

    王文洲虽早已看过那个新闻,然而此刻听彭永锋这么一说,那些血腥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他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有些疑惑,“可他杀害自己妻子的目的是什么呢?”

    “杀掉自己的妻子,并分尸,是为了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原居民。”精英帅哥淡淡回答,顿了顿,“不过,他没料到,这反而激怒了他们,让他们很快就对沐沐妈妈下手了。”

    讲到这里,精英帅哥的眸光落到蜷缩在厨房的老太太身上,有些冰冷,“沐沐妈妈长得好看,你们恐怕不只是杀了她……还侮辱过她?是那五个人吧?”

    老太太深叹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轻嗤一声,唇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弧度,精英帅哥淡淡瞥她一眼,“之后呢,你们怎么处理的她尸体?”

    问到此处,老太太却不肯回答了,只是喃喃重复着两个字,“作孽啊”。

    “唉,差一点,我们就知道沐沐妈妈的下落了。”彭永锋握了握拳,神情间流露出一丝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