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逃生游戏[无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逃生游戏[无限]: 15、恐怖风筝(十五)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逃生游戏[无限]》    晌午时分的太阳最是毒辣,四人都被热得出了一身汗,在沐沐家门口坐着聊了一会儿,才动身离开。

    路过地上那滩血迹时,精英帅哥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快速书写了几行字,写完了,放进裤兜,抬着头看看天空道:“走吧,进行信息汇总。”

    彭永锋和梁优当即表示了同意。

    王文洲却有点担忧,纪玲他们几个人也在,如果获取到相关信息,怕是又要起什么坏心思了。

    不过,很显然,他的担忧没什么必要,因为精英帅哥根本没打算回避雨的那栋房子,而是将他们带到了老太太的门前。

    两点三十五分,精英帅哥敲响了老太太家的门。

    敲了有一会儿,老太太才慢悠悠的开了门,她穿着一身厚棉袄,裹着长围巾,站在门缝里,露出张阴森森的老褶子脸。

    “那么大的火,怎么烧不死你们?”她哑着嗓说。

    精英帅哥呵呵一笑,“大概命大吧!”

    “既然命大,那你们现在来我老婆子这里干嘛?又想来套我话找线索?”老太太阴着脸道。

    “当然不是,您别想太多。”精英帅哥摆摆手解释道,“我们就是中午没吃,饿坏了,路过这里来蹭顿午饭。”

    “真的?”老太太面露怀疑。

    “当然。”

    “我不信。”

    “就算问了,您也可以选择不说啊!”精英帅哥如是道。

    “行吧。”老太太终于还是松了口,让他们四人进了屋。

    在这座房子里观察了两圈后,四人坐到了餐桌上。

    精英帅哥朝老太太招了招手,“大娘,下点面条就可以了。”

    “成。”老太太答应后,哼哼了两声,那双浑浊的眼球转了转,目光从精英帅哥这,转到彭永锋和梁优那里,又落到王文洲身上,然后定住了,死死的,一动不动,“你等着,我要在你的面条里下老鼠药!”

    王文洲:“……”

    这老太太还挺记仇。

    待老太太驼着背弓着腰进了厨房,彭永锋忍不住凑过来,好奇道:“王老师,你干了什么啊?仇恨值这么大?”

    王文洲干笑两声,道:“就踢了她的头,一脚。”

    “……”

    彭永锋摸了摸头,心说王老师,你可真是个勇士!

    四人围坐在桌前,精英帅哥说了句“开始吧”,便将笔记本掏出来,摊开在三人面前。

    打开的这页,上面显示着:已知信息。

    1.风筝在女主人家二楼找到的。

    2.房间里贴了一张画,署名是小钊。

    3.女主人说过她有一个儿子,但我们从未见过。

    4.第一天登门时,女主人对“参与者”和“外乡人”的态度大相径庭。

    5.瘦子和李甜的尸体都不见了。

    总共就这么五句话,王文洲很快就看完了,但他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和陆九一起这几天,发现的线索并不止这些,譬如先前老太太说的小钊爸爸咬人的事情,还有那几张拼接的报纸上所写的新闻,以及那晚逃到沐沐家,沐沐说的莫名其妙的话。

    是不信任彭永锋和梁优吗?王文洲心里想着,不自觉看了一眼这两人。

    他们低着头,并未察觉到这道探究的目光,时不时摇摇脑袋,似乎正在思考。

    片刻后,精英帅哥敲了敲桌子,将几人的思绪打断,他清了清嗓子,低声说,“根据目前的信息,我来推理下。首先呢,小钊应该是女主人的儿子,他那段时间天天去沐沐家里玩,有可能顺手牵羊,把风筝偷来了,然后……”

    话还未说完,彭永锋便面带疑惑的打断道,“可是,任务不就是小钊发布的吗,如果是他偷的风筝,他直接还给沐沐不就好了?”

    对于这个问题,精英帅哥沉思了一会儿,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说,“如果没有这个任务,我们这些参与者还会来到这里吗?”

    彭永锋愣了愣,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王文洲却瞬间懂了,“这是一个诱饵,先是诱使我们参与者来到这里……接着他用各种谎言骗大家自相残杀或者被沐沐做成风筝……等大家都死完了,又会进来下一批参与者……如此循环往复……”

    略顿了顿,王文洲又继续说道,“大约是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因为没人会想到,风筝根本没丢,就在任务发布者手里,同时呢,所有参与者,都会无条件信任他,哪怕发现不对,也不会想到是任务发布者放出了假消息。”

    说到这里,不止他,连彭永锋和梁优脸上都出现了不寒而栗的表情。

    “可他这么处心积虑,算计我们这些参与者到底是为什么?”梁优抬起那双阴郁的眼眸,不解的问道。

    王文洲沉默了,因为他也想不通是为什么,即便曾经陆九说过一句,是警告,警告这个镇子的原居民所犯下的罪孽,可很明显,就现在来看,警告什么的压根就说不通。

    寂静了片刻,厨房里传来老太太沙哑的声音,“面熟了。”

    过了一会儿,她端着三碗热腾腾的面条出来了,在彭永锋和梁优以及精英帅哥面前各摆了一碗,然后无视王文洲热切的眼神,转身进了厨房。

    两分钟后,老太太又钻出来,手里端着一大碗的面,重重搁在了王文洲桌前。

    王文洲定睛一看,面条倒是面条。就是那汤,黑得能当墨水用了。

    老太太见他不动筷子,裹着大棉袄,叉着腰,爬满血丝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阴笑一声,“吃啊,吃不死你!”

    王文洲:“……”

    吃不死就见鬼了!

    “不敢吃,是没种吗?”老太太轻哼,干瘪的嘴唇上扬着。

    “你说有没有?”王文洲作势要掏档。

    精英帅哥连忙拉住他,将自己那碗面条推了过来,“王老师,吃我的吧。”

    “嗯?”王文洲微怔。

    “吃过一半了。”

    “可是……”

    “吃吧。”

    王文洲有点不太好意思,却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埋头吃起了面条。

    老太太在一边气得瞪了精英帅哥好几眼,“你也给我等着。”

    “好的。”精英帅哥答应着。

    彭永锋吸溜面的动作一顿,羡慕的道:“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可真好啊!”

    “还成,关键时刻,该卖还是会卖。”精英帅哥凉凉道。

    “……”

    老太太又进了厨房,趁着三人吃面的功夫,精英帅哥继续说起了先前的话题,“彭教练,博士生,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小钊要想方设法的来坑我们这些参与者?”

    停了停,他面带微笑,“其实原因很简单。”

    “什么?”彭永锋忙问道。

    精英帅哥却不肯说了,他挑挑眉峰,“想知道吗,请拿出你们的诚意吧。”

    “诚意?”彭永锋和梁优互相对视一眼,没说话。

    见二人沉默,精英帅哥淡淡说道,“你们是第一批对小镇进行搜索的人,除了李甜手上那些日记,我相信你们肯定获得过别的线索对吧?”

    彭永锋闻言,嘴唇动了动,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我昨晚上仔细想了想,你们没有参与李甜他们的杀人行动,或许并不是因为不想吧。”精英帅哥十分平静的说着,“只是你们得到过相关信息,譬如不能杀死队友之类的,所以没有伤害我们,甚至在我们来借宿的时候,还表示了友好。”

    略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后来,我和王老师拿出来风筝,让你们很是意外,萌生了想合作的念头,但又不太愿意,因为你们担心那个风筝是假的,所以……”

    彭永锋听到这里,放下了碗筷,长长一叹道:“陆九,别说了,你猜的没错。”

    说着,他看向梁优,“拿出来吧,再说下去,咱们俩的脸皮都要没了。”

    梁优点点头,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笔记本,放在了桌上,“记得第一天在天上飘的那个人头吗,就是王老师弄下来的那个?”

    “怎么?”

    “这就是他的日记。”梁优说着,眸光飘得有些远,“他是上一批里,活到最后的参与者。”

    精英帅哥漂亮的眼眸里,终于露出了些许意外,他勾勾唇,“如果是这个人的日记,那我们离完成任务也不远了,毕竟能活到最后,总归有些过人之处。”

    说着,他让王文洲翻开了笔记本。

    4.22,晴。

    我是第一个进来的。

    4.23,小雨。

    我碰到了一个原居民,他自称是任务的发布者,他说自己叫小钊,他告诉我,任务完成不一定要找到沐沐的风筝,凑齐一百个风筝也是可以的。

    4.24,微风。

    我杀了第一个队友,她很信任我……但她是第九十二个风筝。我也没办法,我是无辜的,都怪小钊!

    4.25,阴天。

    第九十三个,大家还没发现是我干的。

    4.26,晴。

    第九十四个,今天大家出去找线索了,可是一无所获。

    4.27,大雨。

    第九十五个,他们好像发现我了……

    4.28,大雨。

    第九十六个,大家知道是我了,可他很维护我!这样吧,就把他放到最后一个吧,嗯,我对他可真是太好了!

    4.29,大雨。

    好大的雨,他们一直和我待在一起,我没有机会下手!

    好烦躁,他们好像发现了关于这个小镇的秘密,但是他们不肯告诉我。

    4.30,晴。

    终于晴了啊……可是还有两天,就是十天了啊,如果,如果没完成任务的话,我们都会被抹杀的……该怎么办呢?!

    我必须动手了!

    5.1日,晴。

    死了三个人,还差一个了啊!

    我要对他下手吗?

    5.2日,阴。

    只剩我们两了,他说他知道了小镇的秘密,也找到了风筝,他有办法完成任务了!可……他是第一百个啊!

    嘿嘿,没办法了!

    我杀了他,还把他做成了风筝,可是为什么我还没有离开这里呢?

    为什么?为什么?

    不不不,他们来了,我听见他们的声音了!可他们明明变成了风筝!

    他们来找我报仇了!

    我!我也会变成那样的!

    不!不!不!不要——

    日记到此处就没了,王文洲又往后翻了翻,却只见一些凌乱得厉害的笔画,仿佛在昭示着日记的主人想要书写一些什么,却又使不上劲。

    他努力分辨了一阵,模模糊糊认出几个字,“风——筝——财——埋——仇——唉,太乱了。”

    “不,一点也不乱。”精英帅哥低笑一声,下巴轻抬,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沐沐说,风筝丢了以后,镇子里开始出现怪事。但是,你们还记得吗,这个任务的描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