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撩你[电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撩你[电竞]: 25、第25章:决赛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撩你[电竞]》    内人这个词听起来古古怪怪的,贝霄顿了下,反问:“你是在蛊惑我打职业?”

    “不。”闵沣言摇头,“我只是觉得基地里的选手跟你年纪差不多,又可以一起打游戏,你应该会相处得很愉快。”

    “当然,你还可以指导他们的操作。”

    贝霄想起上次跟欧德他们三个一起打游戏的事情,赞同:“我应该挺愉快,你的队员就不知道了。”

    “哦,他们是不是愉快无所谓。”闵沣言轻描淡写地回答,“也应该被练练。”

    “再说吧。”

    贝霄笑了笑,没答应,也没拒绝。

    曾经,他无比渴望自己所在的战队能够打入pcl,跻身一线战队,也期盼过能够加入pico或者pree这种一线豪门战队,但少年的梦终究是一场泡影。

    梦醒了,只留下冰冷的现实。

    现在有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地走进pico训练基地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承认自己可耻的心动了,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和决绝。

    很多事情,终究是意难平。

    他那么努力坚持过自己的信仰,并不想让这件事情画上一个悲伤的句号。

    **

    傅诺跟crzy战队老板打完电话,几乎是心力交瘁。

    老板认为他严重不符合合约上预期的实力,决定跟他解约。

    他好话说尽,还是没能阻止对方的想法,他气得直接摔了手机。

    就在他捡起支离破碎的手机离开楼梯间时,恰好看到贝霄跟闵沣言一起离开酒店,怒气值直接拉满。

    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贝霄不肯合作,他才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贝霄不是狂么,不是春风得意么?

    很好,他就让对方爬得多高,摔得多惨。

    **

    当晚,云辰官博上po出了总决赛的参赛名单以及整理好的各场比赛的精彩锦集,同时还配上选手当时的表情,贝霄击杀幽幽的视频赫然在内。

    参赛名单下的评论还算正常,都是各家粉丝给蒸煮打call——

    【叩叩冲就完事了!】

    【给我胖幽排面!】

    【兄弟们欧德进决赛了,他又站起来了!】

    【呜呜呜,我看到了儿砸】

    【霄宝放心冲,麻麻后面看】

    【垃圾傅诺,决赛都进不了,年纪大了就赶紧退役,趁早滚出pico】

    而精彩锦集下面的评论就有些逗了——

    【还是我们胖幽厉害】

    【前面的你怕不是没看到后面还有你们胖幽被击杀的名场面】

    【叩叩冲冲冲!】

    【安利我儿子霄骑绝尘,学霸型电竞选手,入股不亏,包涨,顺便再给他拉一波票,儿子刚播不久,都没什么铁粉呜呜呜】

    【有没有人看到霄宝击杀时那个眼神?简直绝了!年下小狼狗,又凶狠又坚毅,不听声音真的能脑补出安静的狩猎者形象】

    【前面的少尬吹了】

    【欧德冲!】

    娱乐赛pubg的奖池一共200万,冠军100万,亚军50万,季军20万,同时还设有最高淘汰10万,最高人气10万,和一些零赛的奖项。

    贝霄不喜欢跟水友或者粉丝的生活贴得太近,在有了些名气后也没建过粉丝群,没指望自己能拿人气奖,但点进去一看,他的排名好像还可以。

    pubg这次来了64位主播加职业选手,他的人气排在十几名,排名最高的是云辰直播pubg频道的当家花旦叩叩。

    他划过人气奖,看下面的淘汰奖项。

    他目前排在第四位,前面三个是叩叩、幽幽和艾森,他们的淘汰人数相差不大,他只比排在第一的叩叩少了10个,没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

    **

    一转眼就到了决赛。

    决赛分两天进行,按照两天比赛的总积分进行排名,依次取前三位为冠亚季军,获得丰厚的奖金,从第四名到第八名获得一点安慰奖,第八名后直接没有奖。

    决赛有常规赛晋级的十二支队伍和云辰特意邀请来的明星队。

    明星队伍有退役的选手,其他平台的知名主播等,还请来了一两个小流量参赛。

    贝霄的决赛前一天就在分析新来的选手,做好应对策略中度过。

    当天,他们还收到云辰直播工作人员的邀请,说要给他们录赛前垃圾话,请他们下午一点到酒店的第三会议室录制。

    听到这个消息,队内其他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贝霄,贝霄面无表情地回视,问:“看我做什么?”

    “咳咳。”roses咳嗽两声,“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个环节。”

    “我也是。”小瓦弱弱地说,“我觉得你的用词很……精妙,比我们都会说话。”

    贝霄看了其他几个人一会儿,决定承担赛前垃圾话这个重担。

    他被安排在第五个进去,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他听到幽幽在里面说:“我的枪-口正寂寞难耐。”

    当幽幽出来的时候,贝霄还能看到对方身上的肥肉随着脚步颤抖。

    他直接不紧不慢,用嚣张的语气说:“所有跟我对的都要趴下。”

    他出去的时候恰好碰到幽幽,对方显然听到了他在说什么,“你立了个不小的flag,小心倒了太难看。”

    贝霄无所谓:“不是flag,输了更难看。”

    决赛在次日晚上六点如期进行,每天五局,米拉玛两局,艾伦格三局。

    解说1:“欢迎来到云辰娱乐赛pubg决赛的直播现场,我们可以看到打进决赛的十二支队伍已经就位,四支明星队伍也已经到来,这次的明星队伍很有看点,我看到了最新男团组合neds里的波哥跟阿翟……”

    解说2:“同样,我们还能看到退役的光头和乾坤,多么怀念他们当时驰骋赛场的英姿……”

    解说3:“当然,还有天空直播的大主播赫连跟星芒直播的毛巾等……也都是我们的人气选手,这次比赛很有看头,光是这些明星、选手或者主播,就能让我们大饱眼福。”

    解说1:“就是可惜没有看到end……”

    解说3:“其实他来了,一直都在,只不过是从台前转到了幕后,成为人人羡慕的……咳咳……”

    解说2:“嘘——低调低调,end神一直喜欢低调……”

    【老公!!!!!!!!】

    【老公还在,时隔两年我终于听到老公的消息了吗,老公你康康我!!!】

    【哈哈哈,电竞十年老粉,母子两代人一起粉电竞圈的表示,我怎么不知道end低调,他当年不知道有多嚣张】

    【楼上的给end留点面子吧,他二十岁之后还是变低调了的】

    【end神当然不会再去台前,因为我不允许我老公继续抛头露面!】

    【都闪开,我尿黄我先来】

    姚匡就坐在闵沣言身边看着弹幕,看到电竞十年老粉那句直接笑喷了,“我觉得我跟那个电竞十年老粉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唉我还记得你当年有多狂,还说什么,我莽任我莽,天下任我闯?你说说你现在怎么这么低调了呢……”

    闵沣言冷漠回:“要么安静看比赛,要么滚。”

    姚匡笑了,“以往这种比赛你都不来,怎么这次这么主动看,难不成真的是来看你家小孩的?”

    “话说贝霄的实力到底是有多厉害,你这么上心……”

    其实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闵沣言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只是回答:“最近闲下来,有时间看比赛了。”

    赛场上,选手们已经出现在沙漠监狱里,片刻后他们就上飞机。

    贝霄一队这次直接跳在皮卡多,基本贴脸撞上了波哥跟光头那一队。

    贝霄直接降落在赌场房顶,从房顶的大洞进入内部的中心区域,落地就捡到一把98k和一把m416.

    皮卡多位于沙漠地图中心点,东边是墓地,北面圣马丁,西北还有电站,高级资源点集中在赌场和拳击馆。

    贝霄刚捡到两把枪,换上子弹,就听到了两个属于敌人的脚步声。

    解说1:“导播请将镜头给向皮卡多,我们第一阶段好像要爆发枪战,看看是哪支队伍将率先获得第一阶段的人头分。”

    解说3:“是电竞学霸霄骑绝尘,他情况不妙,赫连跟光头二打一,已经准备从两边包夹,十分危险,他身上只有一把m416是近-战武-器,子弹不算充足,一级头一级甲,有没有机会?!”

    解说1:“情况危险,他的队友都在旁边的拳击馆,三对二,无法赶来。”

    解说2:“投掷物,他拿出了烟-雾-弹!”

    贝霄靠在柱子后面,听到脚步声分别从两个方向来,算好时间扔出烟-雾-弹,随后在手中捏了一颗雷。

    当脚步声更近一些的时候,他直接在烟-雾-弹里面扔了一颗雷,手-雷精准地落在波哥附近,直接将对方炸得只剩下血皮,当然,贝霄也因为距离近的原因掉了一点血,同时被附加了“失聪”的负面状态,难以听到脚步声。

    解说3:“投掷物,扔雷!非常的激进和冒险,直接将波哥炸残,这样双方都听不到脚步声,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贝霄飞快地从柱子后面抬头扫-射,一梭子子弹下去,直接点倒一个,同时也吃了对方两枪。

    贝霄此时的血量不健康,只有百分之四十左右,他绕到珠子旁边一侧,飞速换弹,此时烟-雾-弹的效果逐渐消失,失聪的效果还在,有个人从烟雾里往他这边冲……

    他迅速抬枪,直接又是一梭子子弹下去,他本人也只剩下一丝血皮……

    解说1激动大吼:“一换二,我们这位电竞学霸霄骑绝尘用十分亮眼的操作,几乎是在极限的情况下,连打带补,直接淘汰掉前职业选手和其他平台的大主播,率先为队伍在第一阶段获得了两分!”

    解说3:“真是精彩的操作,年轻人的手速就是快,他好像才18?正是打电竞职业的黄金年龄。”

    解说2:“不过他好像更爱学习哈哈……讲真我要是有他那个成绩,我也去好好念书了。”

    解说1:“你不仅没有他的成绩,还没有他的操作。”

    解说2:“唉,扎心了,留点面子。”

    闵沣言看着导播给到的镜头画面,贝霄正凝视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收敛了凭平时的散漫和肆意,全神贯注地参加比赛,认真拼搏。

    他勾了勾唇,跟姚匡说:“打赌么,他一定会是冠军,这次不是以后也会是。”

    姚匡盯着闵沣言看了一会儿,没说赌不赌,只慢吞吞道:“你不对劲儿,你很不对劲儿……”

    “又不是你要拿冠军,你骄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