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撩你[电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撩你[电竞]: 24、第24章:发光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撩你[电竞]》    傅诺怂,怕不交罚款的事情爆出去,他一个“公众人物”会有麻烦,还是自行缴纳罚款。

    他忍气吞声地交了50元,险些气得摔了笔记本,从没有一刻像今天这么憋屈。

    pico请来律师跟他谈,没有赔偿任何违约金,让他在没找到下家的时候,狼狈离开了pico,这还是对方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有证据,他现在应该已经被逐出电竞圈了。

    后来他隐晦地打听过,pico怎么会留意到他的事情,有熟悉的人跟他透了口风,说是老板亲自下令查的。

    老板end下令。

    他当时震惊得几乎无法言语,老板有多忙他最清楚,他来pico一年多,见过老板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出来,他刚去pico时,老板去国外读书,补上因为打职业而落下的功课,后来老板接手家族企业,同样忙得不见人影,这样的老板看pgc都是勉强抽出时间来,怎么会有功夫看他参加的一个娱乐赛事?

    后来他看到贝霄,隐约猜到一些,但又不甘心。

    贝霄跟他有仇不假,但他之前不敢相信贝霄有那个告状的能力,不敢相信贝霄跟老板那么高傲的人关系好,好到已经可以向老板捅他错处的地步。

    但事实似乎就是这样。

    贝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抱到end的大腿,或者干脆就是吹了枕边风,把他弄出pico,也多亏没有证据,他才能继续找个二线战队crzy继续混。

    他能打职业的时间不长了,也就一年多,要趁着这一年多赶紧捞钱才行,所以他当时找下家的时候选择开价最高的crzy,但crzy给的价格高,要求也同样严格,他甚至签下另外一份协议,保证成绩。

    眼看着这次比赛,他所在的队伍甚至连决赛都进不了,crzy的老板十分震怒,直言花那么多钱请他来不是要请废物的,如果出不了成绩,要直接解约。

    傅诺在老板面前好话说尽,才让对方勉强同意继续看成绩。

    他原本自信满满地找贝霄谈,觉得当年对方能被五万块难住,现在开出五万块就可以了,但对方却拒绝了他,不仅拒绝了,还让他吃了50元的罚款。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傅诺回到房间,直接拿出手机搜贝霄的相关新闻,他倒要看看贝霄现在究竟是个什么不入流的主播,有胆子拒绝他的五万块。

    但这一搜,他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变成了几乎扭曲的地步。

    贝霄被联盟罚禁赛半年,没有像他想的一样消沉下去,反倒是回到了学校继续念高中,还考了个top2?!

    傅诺的表情已经扭曲得不能看了,网瘾游戏少年是怎么能高考那么高分的?

    电竞学霸新星,直播间土豪榜第一的居然是……老板?!

    傅诺差点把牙给咬断。

    既然这样,那就换个策略。

    **

    次日早上,贝霄去自助餐厅吃早饭的时候又遇见了傅诺。

    大庭广众之下,傅诺伪装得人模人样,收起了丑陋的尾巴。

    “贝霄。”傅诺声音压得极低,“我知道你现在混得不错,靠直播挣了不少钱,这样的你应该不会想让粉丝们知道你从前的事情吧……如果你不同意我昨晚说的,那就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你伪善的真面目了。”

    “我的真面目就是天才。”贝霄嗤笑一声,“你随便,爱爆料什么就爆什么,你不爆料我都瞧不起你,想让我混不下去?做梦。”

    傅诺想起那个top2的成绩,表情又是一阵扭曲。

    贝霄懒得搭理对方,拿了食物就离开。

    **

    第三天的比赛如期进行,第一局沙漠地图,小队配合初见成效,直接全部跳在伊波城边缘,迎面就撞上pree幽幽的队伍,贝霄对-狙,解决了幽幽,像是鼓舞我方士气,他们一晚上手很顺。

    一天下来名次排到第四,顺利进入决赛。

    比赛后,幽幽收到自家魏教练的电话。

    “幽幽,今天对赢你的那个主播是谁?操作不错,你去问问他有没有意向来咱们free战队试训?好的话直接进二队,或者在一队当替补。”

    幽幽:“……”

    这可真是他的亲教练,一上来就提他的伤心事。

    “是霄骑绝尘,不知道您听过没,您要是听过那就应该知道,咱们二队应该不能比top2更吸引他。”

    魏教练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那个学霸少年?你说这整天玩游戏是怎么学习那么好的……”

    “唉,算了算了。”

    幽幽听到这里,以为魏教练会直接放弃,没想到他却听到对方说:“那你去找他聊聊,如果他愿意来试训,待遇好商量。”

    幽幽:“……我知道了。”

    “小孩打得挺好,能看出来是个好苗子。”

    幽幽放下电话,恰好看到贝霄还没走就直接过去。

    贝霄正在收拾自己的外设,感觉有道阴影挡在自己面前,抬头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犹豫着问:“幽幽?”

    电竞少年一般分两种,要么像海逸似的,瘦得跟麻秆一样,要么就是胖得严重超标,能体态适中,长相尚可的一线战队成员,只要技术不是太菜,一般都能成为明星选手。

    而幽幽就属于胖得严重超标的,一个块头有贝霄两个大,尤其是当他不苟言笑,满脸肥肉都垂下来的时候,看起来不像是来聊天,更像是来撩架。

    幽幽绷着脸点头,“有些话想跟你聊。”

    “好。”贝霄随便应了,背起外设包说:“走吧。”

    贝霄跟幽幽一起走出去的时候,闵沣言正站在门口,他们离开,眸光沉了沉。

    二人在楼层里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幽幽木着一张脸开口:“魏教练让我邀请你来pree试训,待遇可以谈。”

    贝霄笑了,直接说,“不去。”

    “为什么?”

    “我要好好上学。”

    幽幽:“……”

    别人这么说他真的不会信,但贝霄的高考成绩摆在那里,让人觉得贝霄这个拒绝不是托辞,而是真情实感的想去好好学习。

    贝霄看幽幽半天不吭声,问:“还有事么?”

    幽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学的么?”

    贝霄也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个世界真玄幻,优秀的电竞职业选手问他一个游戏主播,要如何好好学习。

    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拿出你平时训练的一半努力,考个一本不成问题。”

    “……难道你们学霸不应该是每天上课睡觉下课打游戏,随便就能有个好成绩么?”

    贝霄无语,“想什么呢,那都是唬人的,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梦想。学霸也要学,区别只是花在学习上面的时间长短问题,你所有一切学不好的烦恼,都可以用题海战术来解决,相信我,多努力,学习真的比打电竞要简单。”

    贝霄跟幽幽一起走出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轻声说:“你们教练不一定想要我这种选手……”

    幽幽面露疑惑地看着他,脸上的肥肉几乎挤成一团。

    “没事。”贝霄朝远处看了看,看到站在宴会厅门口的闵沣言。

    闵沣言在原地站了片刻,忽然叫他:“贝霄。”

    这似乎是闵沣言第一次连名带姓地称呼他的名字,吐字像播音员一样清晰,声音温柔动听。

    贝霄冲幽幽笑笑,“先走了,再见。”

    之后幽幽就看到贝霄快走几步到闵沣言身边。

    幽幽:“……”

    他合理怀疑贝霄拒绝他们pree,还有pico的因素在里面。

    pico真鸡-贼呀,老板亲自上阵拉人。

    闵沣言跟贝霄一起走着,看似随意地问:“刚才幽幽找你?”

    “嗯。”

    贝霄应了一声,没说是什么事情。

    不过贝霄不说闵沣言也能猜到,大约就是想拉贝霄去打职业。

    他低叹一下,轻声感慨:“忽然觉得你不是我一个人的小孩了。”

    贝霄:“?”

    “你那么耀眼,迟早要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

    “到时候会有好多好多人要跟我抢你……”闵沣言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贝霄说:“小孩,我不想让你被抢走,怎么办?”

    贝霄:“……”

    操了,这种话好容易让人误会。

    “我不打电竞,心里只有学习。”贝霄面不改色回:“老板想找我陪玩请早,我只卖艺,不卖身,没人能抢走我。”

    闵沣言被逗笑了,“行,那我直接包下你,一局一辆豪华跑车怎么样?前提是你不能陪别的老板玩。”

    卧槽,大手笔!

    贝霄直接被闵沣言清纯不做作的土豪气息震惊了,非常可耻地想答应,但他岌岌可危的良心底线阻止了他,“倒也不必如此,我不是黑心商家,十局一辆豪华跑车就行。”

    好家伙,十局游戏五千块,平均一局500,确实不黑,也就收费标准排在业内顶尖罢了。

    “还真是个只认钱的小孩。”闵沣言揉了揉他的头发,“走吧,小财迷,带你去吃夜宵。”

    于是,在酒店大堂坐着的欧德又一次看到自家老板领着熟悉的主播走出酒店吃夜宵,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pico吃鸡三人组——

    old:不是,我就很奇怪,老板最近怎么那么喜欢带霄骑绝尘那个小主播出去吃夜宵,完全忽视我的存在?

    old:搞得好像霄骑绝尘是他的亲队员,我像是直播平台养出来的主播

    蓝领:你太渺小了

    old:我一米八二一百九十斤你告诉我,我太渺小了?

    old:怎么听着像是赞美?

    蓝领:那我就直接说了

    蓝领:你不是学霸

    old:扎心了

    海逸:……大概也许是你太能吃,老板怕被你吃穷

    old:更扎心了

    吃夜宵的时候,闵沣言问贝霄比赛完了要不要继续在b市呆一段时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反正你将来上学也是在这里,还可以趁着暑假先熟悉环境。

    贝霄很意动,却又觉得不太方便。

    “不了,住的地方很难找。”

    闵沣言提议:“可以住pico的基地。”

    “……基地不是不允许外人进么?”

    “哦,你不是外人。”闵沣言说,“你可以算是……外援指导教练?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