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撩你[电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撩你[电竞]: 23、第23章:目标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撩你[电竞]》    贝霄感觉心脏很久才缓过来,说了声“谢谢”,安静低头吃饭。

    也许他是喜欢赛场的,就如同钱崧所说,没有选手能够拒绝赛场上的激-情-澎-湃,没有选手能够拒绝一个冠军梦,他也一样。

    不想当冠军的选手不是好玩家,他确实不是个好玩家,因为他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梦想。

    闵沣言似乎只是随意感慨那一句,之后并没有再问,吃完饭之后就跟贝霄一起回酒店。

    酒店门口,三三两两的选手或者主播聚集在一起,贝霄是个新人主播,云辰除了钱崧之外谁都不认识,这几天有个别主播想要加他一起玩的,但他看过玩的地方都拒绝了。

    闵沣言停留在不远处,看着一片欢声笑语的主播和职业选手,问:“小孩,这次比赛的目标是什么?”

    “第一。”

    贝霄回答得没有一点犹豫。

    “好。”闵沣言轻声笑笑,“加油。”

    **

    次日,贝霄队伍里的四人组又在开会讨论。

    roses昨晚整理了他们每个人的镜头,今天来做复盘。

    拿出视频的时候roses很兴奋,“我们小队的成绩已经超乎意料,保持着这样,肯定能进决赛,到时候说不定就有笔记本拿了……”

    “不够。”贝霄轻声说,“我们的目标是冠军。”

    roses怔住了,倒抽一口冷气,“你是说让我们拿冠军?这简直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电子竞技,没有第二。”贝霄平静道:“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们的目标永远是拿第一。”

    roses似乎完全呆滞,不敢说话。

    小瓦显然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拿第一,嗫嚅着,有些想回应,又没有真的回应。

    唯有苏陌阡盯着贝霄看了一会儿,忽然说:“没错,电竞人,电竞魂。”

    “可是,可是……”roses很犹豫,“我们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战队,都没什么配合……”

    “其他人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战队,同样没有配合。”贝霄平静地叙述,“很多职业玩家强,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有队友配合,突击手能够毫无顾忌地冲上去,是因为队友帮他们在远处架枪,狙击手能够一枪爆头,也有队友不要命的探路在里面。我们实力不差,今明两天练配合,决赛发力,尽最大的努力,不留遗憾。”

    贝霄说的话不是鸡汤,胜似鸡汤,感染力格外强大,roses深呼吸几次,忽然都觉得自己有可能拿冠军了。

    小瓦忽然说,“教练一直告诉我们,打比赛,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第一为目标,我们这次也一样。”

    “所以我们来复盘和分析……”贝霄指着roses的视频,“这次值得关注的单人选手有有pico的狙击手欧德,pree的突击手幽幽,kii的游走位wed,主打突击位的主播叩叩……”

    “这些人里面,幽幽跟wed抽在了同一个队伍里,我们……”

    贝霄他们一边分析战术,一边选了几个配合的思路,当天晚上去实验。

    因为练配合,他们第二天的成绩并不那么亮眼,甚至还滑落到了第七位,没有吃鸡。

    云辰娱乐赛的计分方式跟正式比赛一样,淘汰规则和正式比赛稍有不同。

    娱乐赛一共就请来了十六支队伍的人,常规赛决出前十二支队伍进入决赛,后面四支队伍直接淘汰。

    也就是说他们只要在前十二支队伍里就能进入决赛,之后发力。

    按照贝霄队伍现在的成绩,只要明天不出大差错,进入决赛是比较稳的事情。

    但有人就不一样了。

    傅诺不知道是年纪大了状态下滑严重,还是因为心思没花在电竞上,或者队友跟他一样菜,队伍排名在第14,非常难看。

    当天晚上比赛打完,傅诺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与之相反的是,贝霄的心情却很好。

    虽然名次滑落了一名,但队友之间的配合已经越来越好,再加上他本人心态好,跟队友一起带着口罩走出比赛场地的时候,甚至还哼了歌。

    姚匡站在闵沣言旁边,推了推他,“喂,今晚不请你家小朋友吃饭了?”

    闵沣言:“……他还不是我家的。”

    “我看你那么照顾他,简直跟照顾自己亲儿子差不多,他基本就是你家的了。”

    闵沣言无语:“他今天要跟队友一起吃饭,我就不过去打扰他了。”

    “唉,也是,你已经是一脸沧桑的社会人士……”姚匡说,“跟现在这些电竞小少年们聊不来了。”

    闵沣言斜睨了姚匡一眼,不咸不淡道:“菜鸡没资格说这话。”

    姚匡:“……”

    闵沣言站在贝霄身后看了片刻,忽然笑笑。

    贝霄就好像一个光源,无论什么时候都格外吸引其他人的目光,哪怕是在这种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里,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就已经成为队伍内部的主心骨,让其他人不自觉地信服和跟随。

    除了年轻,经验不足略显稚嫩之外,贝霄好像没什么其他的缺点。

    当然,璞玉要经过打磨,才能成为璀璨的艺术品。

    如果有机会,他愿意做那个打磨的人。

    **

    当晚,贝霄刚走出电梯,旁边的楼梯口就传来一个声音:“贝霄,我们谈谈。”

    傅诺站在楼梯口,表情很冰冷。

    贝霄双手插兜,跟他走到楼道里。

    楼道里,傅诺点了一支烟,表情隐藏在烟雾中,深沉又冰冷。

    “你直说吧,多少钱才能在赛场上放过我。”

    贝霄挑眉,有些诧异,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傅诺从来就是这样一个不想着提升技术,每天琢磨如何算计队友的人,不是么。

    年轻的时候技术还能看,现在年纪渐长技术下滑,彻底暴露了丑恶的嘴脸。

    可惜他从前太蠢,没看清这点。

    他懒洋洋问:“你能给多少?”

    傅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五万。”

    贝霄好险才能忍住不笑出声。

    傅诺眯起眼睛看着他,常年的烟瘾让他的嗓子仿佛被香烟烫坏了,带着沙哑:“你一个不入流的小主播,五万已经是你一年都挣不到的数字了,做人不要太贪心,这不过是云辰直播的一个娱乐赛而已,你别想要太多。”

    贝霄实在撑不住,直接笑出声。

    傅诺皱着眉头,表情难看。

    贝霄笑过,慢慢收敛笑容,表情冰冷又嘲弄:“究竟是pico给你的太少,还是你的钱全拿去治疗脑-残了?”

    “一年多过去,你的脑子不仅没涨,还退化了,我都不知道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居然还能脑萎缩,一句阳间话都不会说,整的都阴间的玩意。”

    “是谁给你的勇气,觉得我现在是个不入流的小主播,能被五万块打发?”

    “说实话,我从没见过比你更像五谷轮回之物的家伙。”

    如果说前几句话,傅诺心机深沉,可以勉强忍耐,那最后一句就突破傅诺的底线,他表情难看,声音冷厉:“贝霄,你不要太过分。”

    贝霄翻了个白眼,都懒得继续跟这种脑残说话,打算直接离开。

    傅诺单手扣着贝霄的肩膀,“贝霄,你不怕我将你曾经的事情……”

    贝霄猛然抓着傅诺的手,重重地拧了一下,之后直接推开对方。

    开玩笑,他们学校为了怕高三学生学习太辛苦,身体出问题,每天课间操都组织他们跑步,打一个常年不运动,还有腰肌劳损的傅诺格外easy.

    不过贝霄还记得电竞人,打架高压线,没有真的动手。

    贝霄冷笑,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扔下一句:“你随意。”

    傅诺一个人站在酒店楼梯间里,狠狠地抽烟。

    没多久,楼梯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一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高大男子站在门口,“先生,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楼梯间抽烟,抱歉我们酒店内部一律禁烟,请您立刻掐灭烟头,并且按照《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向卫生健康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缴纳50元的罚款。”

    傅诺愣了下,随后表情扭曲,险些控制不住情绪,踩了电竞选手打架的高压线。

    贝霄,可恶的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