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给剑仙养包子[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给剑仙养包子[穿书]: 22、最后忍耐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给剑仙养包子[穿书]》    和玉并非开放之人,能支持她把这个任务做下去,是因为系统说这是天命。她生来有道缘,最信这个。不然如何解释她出现在这里?如何解释她身上有了一个系统?

    系统不让她做别的,就让她做这一件事情,这种无法用道理去解释的事情,交交缠缠,只有两个字能阐述它——“命运。”

    这是她的命运。

    命运如此,顺势而为。这是刻在她骨子里的教诲。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性格如此,也许是爷爷的言传身教,也许是她读过书形成的潜移默化的结果。

    那么,这件事到今天终于有了结果。

    可这是亲密之人所行之事,只有到它发生的时候,才能在狂热之余体察到一丝矛盾。

    抛开天命之外,她自己真正的想法。

    无疑,师伯是一个大好人,面对自己对他下药,他不仅不会怪罪,还会找理由为自己开脱。在她曾那么冒犯之后,今日仍肯舍身相救。

    不仅对她而言,师伯是好人,对师叔来说也是如此,他为师叔下过一次浴魔池,浴魔池有多凶险她今天也见识到了,不是真有情义之人,谁会做这么危险、这么不惜命的事。

    对剑门山和剑门山之外的人更是,人家甚至都喊他一声剑圣。

    从伴侣的角度去考察师伯,师伯的人品是过硬,如果他真能爱上一个人,肯定也不会背德不忠。

    他很干净,仅仅作为发生一次关系的人而言,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她不爱他。

    最大的问题是,对于亲密关系这种程度的来说,她对他的接受程度远不到任务所安排的具体任务该有的程度。

    也许最初走的不是这条路,而是遵循渐进的,从感情自然而然的到□□关系比较好,那样生下的孩子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只是个传承体质与天赋的工具人。孩子会在他的指导下成长,更好地发挥武学天赋。

    但那时只想快准狠的完成任务,没有想过会在剑门山留这么久,再加上师伯不通儿女情长,且两人之间差了一辈儿的关系,就放弃了那条路。

    只是,原本她就没有把自己的想法看得那么重,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更不会看那么重了,系统任务优先,其他都是次要的,抛在脑后即可。

    和玉低下头,解开自己的腰带,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再睁开眼,又弯起了嘴角展露笑颜,眼睛亮晶晶的,像盛满了星星一样。

    “师伯,我还要再告诉你一点,不仅喂了你药吃,我也有一颗。”

    洛君彦听到她这话,眼睛都瞪大了,接着就看到她拿手捂嘴,送了一个药进入口中。

    “……你疯了。”,洛君彦低声道,眉头皱紧。

    她“嗯”了一声,摇摇头。

    以往都是别人看洛君彦感到畏惧,现在却是洛君彦看到她头皮发麻。

    他不禁往后退了两步,这空间却是真小,两步而已,就顶到了墙。

    洛君彦背靠着墙坐下,眉头始终没有松开,来回看四周,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可以突破的地方。在这个空间里待久了,也终于发现了那个□□的猫腻,呼吸和说话间都能感觉到它被带入体内。

    只能用更多的道力去维持静心诀,可体内真气流动加快,越渐渐地感觉到燥热。

    他怎么会不清楚那个药的原理,它会随着气血流走,气血涌动越旺盛,药效发作越快,药效越强,气血越旺盛。

    虽说和玉用的这俩药都不正经,但不得不承认这还是个相辅相成的好配方。

    不过他吃的药是黄的的,而和玉吃的是红色的。

    他抬头看向和玉。

    谁知和玉已走到他面前,他一抬头只看见她衣裙掉落。

    洛君彦心头一惊,静心诀都顾不上维持,猛地一瞬间感觉到一阵迷幻,而后又让自己静下来,拎起她的衣服起身,准备盖在她身上,可站起时又感到一阵晕眩,陌生的感觉在他体内涌动,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身体的意识会剥夺大脑的意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某一个地方,让人无所适从。

    “和玉,滚开。”,他的身体很热,话却很冷。

    和玉不害怕他,反而蹲下身,伸手触摸他的脸庞,“师伯,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艹,这对洛君彦而已,已是□□裸的羞辱。

    他伸手拉下和玉的手,紧紧握住,咬牙切齿道:“和玉,你”。

    “我要师伯。”

    洛君彦听到一点也不感动,如果她说“我要师叔。”,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大脑可能会悸动一下。

    但她说的是秦子墨,那个他讨厌至极的人,是一个在他□□焚身时听到了也会软的名字。

    他烦躁地很,闭上眼睛微微抬起头,想缓解一下身体内的燥热,“那你去找他去。”,他现在只想出这个空间,迷幻剂无孔不入般,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毛孔也在吸收那东西,不得不催动更多的真气去维持清醒,可另一种要对他的反噬也很厉害。

    “你睁眼看看我呀。”,他听和玉甜甜的声音道。

    没有“师伯”两个字,他舒服了不少,睁开眼睛,进入他眼睛的却全是她洁白的皮肤还有女性特有的鼓起的部位。

    他再闭上眼睛,脑子里便全是那东西了。

    “砰”的一声,他感觉到好似有一颗弦断掉了。

    “和玉。”

    和玉来不及回话,便觉天旋地转,被压倒在了地上。

    “你想干什么?和玉。”,即使已经破防一刻,他仍然靠强大的自制力停下,双手撑在和玉身侧,眼睛只看和玉的眼睛,询问她。

    到这一刻已经不是想不想的问题,也不是能不能的问题。他可以要了和玉的性命,却不会带给一个女人侮辱,尽管是和玉下的药。

    醒来后她会后悔,他也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耻辱。

    你想要的是什么,和玉,是秦子墨,还是只是性,或者是双修,是修为。

    和玉的胳膊挽上了他的脖子,“是你呀。”

    这句话仍然没有击碎洛君彦,他捏住她的下巴,让他看她的脸,“我是谁。”

    “是一个任务。”,和玉道。

    “什么?”

    和玉大脑已经迷幻到说话都显得困难,“没有什么,你不必愧疚,不必当真,真的,只是恰好,是一个人任务。”

    “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洛君彦:“……”,她说的什么鬼话。

    她是大乘期,他也是大乘期,而且修士到了金丹期有子嗣的就很少了,是她能生还是他能生啊?秦子墨也没那个本事。

    洛君彦低头,眸中如墨,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如果醒来后你难过,我会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