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期春思: 38、大冒险与小天才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期春思》    主题曲的录制时间预算在两天两夜。

    结束了一?天的录制,临近傍晚,夕阳一点点地淹没在晚霞里,光晕在湖面上打着暖黄的光圈儿。

    外景拍摄就是这样,晚了就得撤。

    赵导虽然对于今天某些同学的表现仍旧不是很满意,但毕竟夙愿得偿,在录制结束后主动表示要请客吃饭。

    饥肠辘辘的练习生们被导演组逮着挑剔了一?天,自然不会放弃这个薅羊毛复仇的机会,纷纷举手表决要吃什么。

    “吃酸菜鱼!”

    “吃回头草!”

    “吃烤羊排!”

    “吃火锅!”

    ……

    赵导把保温杯盖子拧得咔咔响,开始心疼自己的钱包,“你们这群小丫头……是要我大出血是吧?!”

    最后一致决定,吃火锅。

    跟训练营那块儿深山密林鸟生蛋的地理位置不同,樱花园附近就是热闹的商业景区一条街,美食美景应有尽有。

    但Venus的影响力太大,粉丝太疯狂,去外面吃不知道会引起什么轰动,练习生加上工作人员近百来号人去火锅店也不现实,于是就在金主爸爸樱花酒店的餐厅里点起了火锅外卖。

    吃火锅的过程会被剪进主题曲的拍摄花絮里。

    Venus的其他成员秦书懿梨花和瑪瑟没什么意见,倒是觉得?那蓝肯定不会去,这女人平时除了是个易燃易爆的不稳定分?子,还是个不合群的独行怪。

    再说已经到了六点,早就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都是同住多年的队友,彼此足够了解,她们都清楚那蓝这龟毛女人的习惯,过了晚上六点,她就不会再碰任何食物。

    果然,那蓝还是那蓝。

    回酒店后就第一时间就回了房间,录制一天再辛苦,再出现时,已经补好了妆,依旧是那个精致得发光的女爱豆。

    只是……

    瑪瑟瞄了一?眼,她还穿着那套之前被她嫌弃得?要?死的制服。

    “她在干嘛?”

    梨花也注意到了,“不对劲,恶霸怎么没换衣服啊。”

    秦书懿倒是见怪不怪的样子了,低头,拿出她的专属土豪金老人机,打开备忘录,码了一?行字。

    “论婴儿图式可爱对女爱豆自我分?化?的影响。”梨花去看备

    忘录的标题,念出了声,“啥,老大你在写啥,什么意思啊?””

    每个字她都认得?,但是组合起来她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秦书懿是Venus的队长,也是Venus的理性担当,心理系高材生的身份能够帮助她更好地分析每一位队友的性格,也被粉丝称为最了解队友的女团队长。

    此时,秦书懿在备忘录敲下最后一行字,侧头问,“你们觉得?小米粥学妹可爱吗?”

    许粥刚好被几个练习生簇拥着走过,经过一?天的辛苦训练,大家都的距离都拉进了不少,之前不太熟的也会相互开玩笑了,许粥她们打闹着,在走近梨花她们时,也没忘了跟她们鞠躬打招呼。

    双马尾乖乖垂下。

    “姐姐们好,我们先去餐厅等你们喔。”

    一?伙人又闹哄哄地走了。

    梨花捧着脸尖叫,“啊啊啊啊可爱可爱!可爱死了!”

    秦书懿说,“婴儿图式可爱就是指类似婴儿的幼态特征式可爱,比如无辜下垂的大眼睛,长睫毛,白嫩的小脸蛋儿,而这种长相通常会激发人们内心深处的保护欲。”

    瑪瑟点点头,“原来如此,粥粥学妹是挺符合这种可爱的长相。”

    “而自我分?化?高的人指的则是能清楚理智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自我的角度去规划自己人生的人。”秦书懿看向那蓝,“就像那蓝这种,大到人生管理小到身材管理,万事成竹在胸,她从不在意他人的看法,说不吃的食物,就一口都不会吃,掌控自我的能力极强。”

    梨花想了想,确实是这样,那蓝这么多年不仅坚持健身还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光6点以后不吃任何东西这一?条就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了,实施起来像受虐,所以才练成了令无数女粉尖叫的小蛮腰。

    梨花感慨道,“可怕的女人,狠起来连自己都虐。”

    秦书懿:“可就算是是那蓝,在面对极度可爱的小米粥学妹时,也会暂时地失去独立的自我意识,在坚持自我与放飞自我间摇摆不定,从而呈现出一种混乱的精分状态,就像……”

    “丧失了理智。”

    随着秦书懿吐出最后一个字,许粥一?群人刚好走到那蓝的面前。

    战战兢兢的练习生们对那蓝学姐

    的感情?有些复杂,是既崇拜又害怕,所以每次她们每次跟那蓝打招呼都是这样式儿的。

    “那蓝学姐好!”

    “那,那蓝学姐下午好!”

    那蓝每次的回复也非常简洁,就是这样式儿的。

    “嗯。”

    可小米粥学妹就是不一?样,不仅叫那蓝名字时声音都会自带嗲气,连所有人都在鞠躬跟那蓝问好的时候,许粥也会大着胆子抬起脸,在所有人都没看到的时候,对那蓝悄悄眨巴眼睛。

    等到打完招呼后,又被朋友们簇拥着赶紧走的时候,还会转过脸,对着那蓝超小声地做着口型。

    “要?来喔。”

    于是梨花她们就看到了一?个丧失了理智的女人。

    那蓝走到她们面前时,手照例揣在制服的兜里,右边揣了,左边没揣,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一?下制服了外套,对她们说,“去吃火锅啊,都愣着干嘛?”

    一?套制服也能被穿出艳光四射的感觉。

    梨花瞥她一?眼,“显摆啥呀,刚小可爱也跟我们打招呼了啊。”

    这么一?番操作下来,本来没注意到的秦书懿也眼尖注意到了那蓝制服的异样,“咦,你扣子掉了。”

    那蓝“嗯”了一?声儿,下意识地去看制服的右边口袋,嗯……扣子还在。

    看完才发现秦书懿指的是左边儿的扣子,她耸耸肩没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蹭掉了吧,挺正常的。”

    餐厅里。

    大堂经理熟练地招呼着上菜,先上的牛油锅底,不能吃辣的同学还有鸳鸯锅。

    配菜有肥牛,油炸豆皮卷,脑花,豆腐花,虾滑,黄喉,小酥肉……

    不大的桌子被摆得?满满当当。

    本来每桌能坐六人,可坐着坐着,又觉得?小桌子吃得?太不得?劲,太矜持,于是大家就开始拖着凳子去串桌,挤一挤,把能吃的菜都一股脑下进锅里。

    餐厅里闹哄哄的。

    那蓝皱了皱眉。

    她本能排斥这种群体场面,但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她也不打算吃火锅。

    赵导早就给?秦书懿她们留好了位置,特别是他的姑奶奶,留的那是黄金的宝座,赵宇一?边儿往保温杯里倒着可乐一?边儿招呼那蓝她们过来坐。

    那蓝也没拒绝,四周人吵

    得她眉头直跳,忽然想起来上次迎新会,她好像也是这样,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做着一?个并不合群的冷酷学姐。

    许粥那桌正在玩猜拳的游戏,猜拳赢的人才能够从锅里捞出肉来吃掉,输的人就要?由赢的人指定去做一?件事。

    那蓝看了一?眼。

    那小孩儿学乖了,并没有喝奶,桌面上摆着一?小瓶撕了标签的汽水,还是她喜欢的水蜜桃味儿的。

    许粥猜拳手气?好一直在赢,吃肉的时候会小口小口地咬。

    光一?桌玩游戏没意思,于是大家提议来大冒险,可餐厅就这么大块位置,也没什么能冒险的,许粥举手提议,“输的人就要?给?最高冷的姐姐夹菜!”

    最高冷的姐姐……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看向那蓝这桌。

    那蓝:“?”

    给?那蓝夹菜……这对所有练习生来说确实是个巨大的冒险。

    随时都有被那蓝学姐掀桌的风险。

    那蓝用手撑着额头,梨花笑着撞她胳膊。

    瑪瑟在她周围起哄,“哈哈哈哈哈哈,好提议,我也要?参加!”

    秦书懿揶揄地拿起手机给那蓝拍照,作为她的论文素材。

    起初,第一个输掉猜拳的练习生还有点儿战战兢兢,用勺子在锅里捞了半天,决定捞一?片大众都不会拒绝的肥牛,用公筷夹着,小心翼翼地穿过大半个餐厅,在所有人“请自求多福”的目光下,把那片肥牛搁在了那蓝的盘子里。

    搁完了才敢抬头瞄一?眼。

    那蓝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给?我夹菜问我愿不愿意了吗?”

    于是那练习生捂着脸“啊啊啊”叫着跑了,中途还被椅子腿儿绊了一?下。

    所有人爆笑。

    有了第一就有第二,第二个输掉猜拳的人是D班的练习生木朝,就是之前在樱花园里因为哭被那蓝凶的那个,所以更怕那蓝了,一?直在祈祷自己不要?输,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当她输掉猜拳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要?撞枪口上了,视死如归地夹了一?筷子,自己也没注意夹的是什么东西,小跑过去那蓝那桌,闭着眼睛就往那蓝的盘子里一?放,跟那块肥牛放在一起。

    睁开眼才看见啥都没夹到。

    那蓝看了她的盘子一?眼

    ,“你给?我夹空气?啊,重新夹!”

    “是!”

    木朝又返回她那桌,大概是因为这次是学姐要?求的夹菜,所以她内心放松多了,挑挑拣拣,给?那蓝夹了一?片生菜叶子。

    起初大家还抱着看那蓝学姐会不会翻脸的兴趣去看待这场大冒险,对输掉的同学都抱有同情?,后来,随着输掉猜拳的人越来越多,给?那蓝学姐盘子里夹的菜种类也越多。

    什么猪脑花,红薯,丸子,虾滑,花生米,金针菇,豆腐皮……

    应有尽有。

    而那蓝学姐,好像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只是在她们夹菜过去的时候,会冷着脸,一?副脾气不太好的样子嫌弃道。

    “别别别!太多了!”

    “浪费!!!”

    “谁刚趁乱给我夹的生大蒜!!给?我出来!!”

    后来给那蓝学姐夹菜的大冒险也演变出了新的玩法,什么单腿儿跛脚去给那蓝学姐夹菜,A班D班混合两人三足绑腿去给?那蓝学姐夹菜……

    连陈佳佳都输了拳,被迫去给那蓝夹了一?颗高难度的花生米。

    所有人都在笑。

    酒过三巡,沈白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去敬导演。

    精益求精固然好,但变通一?下好像也不难。

    “这群孩子都不差的,今后还要?麻烦你了。”

    赵导举着保温杯里的可乐回敬,笑着连声说,“是是是,之前是我太心急了。”

    许粥作为猜拳届的常胜将军,来挑战的人络绎不绝,姜媛就是AD两班混合二人三足的落败者之一?,给?那蓝夹菜完了,她又拆了脚上的绷带,返回许粥那桌道。

    “算你厉害。”

    回了自己的座位,姜媛当然是跟自己的好友西词一?桌,经历了前面的一?番波折,她忍不住有感而发,“我看那甜妹没你说的那样心机啊,一?公失败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啊。”

    西词气?急败坏,筷子一?撂,“你放屁!还做不做姐妹了?”

    “不做就不做!”

    ……

    大家基本都吃饱喝足,田莉莉嘲许粥挤眉弄眼,“粥粥,今天你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偷偷找蓝总干嘛了?”

    许粥大概知道田莉莉喜欢看她跟那蓝姐姐独处的样子,所以也没想太多,从锅里捞了一?片肉小口

    地咬起来,实话实说,“我只是给那蓝姐姐缝扣子而已。”

    田莉莉激动得搓手,“呜呜呜。”

    当时许粥和蓝总俩太死角了,而且她又很困,所以完全没看到,现在光想到缝扣子都能脑补出一部小甜文。

    脑补完的田莉莉又去撞陈佳佳,“看见没,我们家粥粥真的是蓝总家的贤惠小娇妻。”

    陈佳佳还没从那颗花生米的事故中走出来,听见田莉莉的脑补也罕见地没有去嘲讽,她始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那样子的那蓝,现在却会接受所有人给她夹菜。

    陈佳佳看了那蓝桌上一?眼。

    练习生们你一?块肥牛,我一?块黄喉的,夹的菜堆了满满一?碟子,生日蛋糕似的鼓起来。

    虽然那蓝没有吃吧,但却也没有拒绝。

    在来参加这档选秀之前,那些黑粉明明告诉她,那蓝是个霸凌惯犯,仗着家里有点权势就目中无人,十几岁就不上学在外边儿混了,还把队友欺负得?直接退了团。

    但经过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她觉得?好像也不是。

    一?直想不通。

    所以田莉莉说去洗手间,陈佳佳没有陪她去。

    至于许粥帮那蓝缝扣子这事儿,陈佳佳是知道的,当时许粥缝完扣子,还是拜托她去把针线包还给?的造型师。

    造型师当时还纳闷儿来着,“Venus的制服都是定制的,扣子都很难找到同款,所以补是很不现实的。”

    于是陈佳佳也开始纳闷儿,趁着许粥在吃饭就问她,“对了,你去帮那蓝补衣服,那你哪来的扣子啊。”

    造型师都说了,扣子很难找到同款的。

    难道是许粥趴在地上一?寸一寸地找……

    那也太感人了吧!

    “噢,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扣子啊,”许粥倒是没想隐瞒,又从锅里又捞起一个丸子,“所以我就把那蓝姐姐外套左边的扣子拆下来,给?她缝到右边啦。”

    陈佳佳睁大眼睛,“纳尼?!”

    还有这种操作?!!!

    许粥把很烫的丸子放到嘴边吹吹,“呼~~~”

    陈佳佳再次对许粥刮目相看,还竖起了大拇指,“拆了东墙补西墙,许粥你可真是天才。”

    许粥笑:“等以后要是找到适合的扣子,我再帮那蓝姐姐补一次就好啦。”

    陈佳佳:“……”

    不仅如此。

    问题是……

    陈佳佳又向那蓝的座位看了一?眼,那蓝正面对着一?盘子菜,撑着额头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无奈,但仍是笑着的。

    怪不得?那蓝对许粥的大冒险提议一?点都没有抵抗。

    “墙主本人,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