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美人眸(火葬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美人眸(火葬场): 40、第四十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美人眸(火葬场)》    出了院子,尉迟瑾大?步朝门口走,高家的下人们见后?院突然出现这么个男人都吓得?大?跳,纷纷停下来窃窃私语。

    很快,高家的管家也带着?家丁跑了过?来,大?喝:“谁人敢闯我高府?”

    尉迟瑾仿佛没听见似的,眉目间凝着?一股黑沉的怒气?,径直往前走。

    家丁们拿着?棍棒犹犹豫豫地,欲上前阻拦又害怕他的气?势,最后?还是有几个试探性?地伸出了手。

    “想找死?”尉迟瑾不耐烦地扫了眼?,冷声道:“让开!”

    随即,他身边出现几名护卫,从四面八方而来,将那些家丁挥退,清出条路将人安稳地护出大?门。

    .

    高燕凝听说苏锦烟的院子走出了个男人,担心不已,很快也过?来了。却见苏锦烟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面色虽平静,但整个人看起来心情不大?好。

    “苏姑娘怎么了?”她问:“之前那人......”

    “一个故人,”苏锦烟敛了情绪,说道:“曾经与之有些纠葛。”

    高燕凝动了动唇,终究也没好问那故人是谁。她默默地陪着?坐在一旁,无声安慰。

    倒是苏锦烟很快就调整过?来,说道:“莫担心,不会影响我答应你的事。”

    “苏姑娘,燕凝并?非此意?,”她说道:“我既承了苏姑娘的情,若是苏姑娘有什么燕凝能帮上忙的,也请与我直言。”

    苏锦烟笑道:“多谢。”

    她面容白净,一双浓眉下,是明?净的眼?。高燕凝原本以为自己算得?上难得?的美人,却不想苏锦烟却更甚。

    苏锦烟的美很独特,扮作男儿也依旧不减,甚至带着?点洒脱英气?。举手投足间斯文儒雅,自成风流,且笑起来也让人如沐春风,与她待在一起,莫名地让人心静平和。

    高燕凝暗暗地瞧了一会儿,就赶紧收回视线。

    “对了,”她想了想,说道:“明?日我爹爹在春风楼定了戏班子,你可想去听戏?”

    “好听吗?”

    “不晓得?,但听说是从州府过?来的戏班子。”

    “好,”苏锦烟起身从桌上倒了杯茶递给她:“那就去听听看。”

    “再说了,”她说道:“我们既已成亲,

    总要出去人前演演戏,以好打消宋德章的念想。”

    闻言,高燕凝笑容也明?媚起来:“那我这就回去与爹爹说,让他好生安排。”

    *

    另一边。

    尉迟瑾走出高府大?门后?,忽地弯腰闷咳起来,缓了许久才终于停下。却是就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良久。

    耿青看了心里难受,他何曾见过?他家世?子爷这副落寞狼狈的模样?

    他家世?子爷在他眼?里,那就是站在云端的神仙玉人,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呼风唤雨、意?气?风发。

    可如今......

    唉!耿青暗叹口气?,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世?子爷,现在回客栈吗?”

    尉迟瑾缓慢地摇头?,随后?直起身子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他不想说话,后?面跟着?的人也不敢说话,只静静地,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

    路过?一家酒肆,尉迟瑾停了下来,转头?朝里头?看了眼?。

    这样小县城的酒肆自然是比不上京城的。门口招牌破旧,里头?喝酒的人也粗俗无比,有的甚至踩在凳子上划起拳来。

    尉迟瑾皱眉,视线却落在酒肆大?堂两排高高放着?的酒缸上。

    “世?子爷想喝酒了?”耿青劝道:“但您身子还未好,大?夫说......”

    “去,”尉迟瑾疲惫地吩咐他:“买两坛来。”

    “两坛?”耿青傻眼?。

    .

    宜县的旧城墙边有条浅水河,河岸稀疏地坐落了几户人家。

    灯火也稀稀疏疏地,寂寥清冷。

    尉迟瑾坐在岸边,对着?深沉的夜幕一口酒一口酒地往嘴里灌。

    星河遍布,洒在朦胧的旷野中,落在凌乱的杂草间,若隐若现。

    令他想起她的眼?睛。

    犹记得?,他第一次拥她在床榻上的时候,情到深处,她眸中秋水盈盈,波光潋滟,也如今夜星河一般摇摇闪闪。

    那时她极其固执,如何都不肯求他,分明?快要承受不住,却仍是咬着?贝齿,倔强得?让他觉得?还挺可爱。

    彼时他想,就这样与她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却不想......世?事变迁,往日恩爱如镜花水月。

    尉迟瑾眼?皮半耷,迷醉着?眼?,似笑非笑地又饮了口酒。

    这时,有旁人过?来搭讪。

    “

    兄台也在此独醉?”

    那人手上拎着?瓶酒,脚步略微踉跄,走到他身边不远不近的地方坐下来。扭头?问:“是为何事?”

    尉迟瑾不搭理,也懒得?搭理。

    但那人也无所谓,自顾自地饮酒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忽地,尉迟瑾嗤笑出声。

    “兄台笑什么?”那人听见了转头?看他一眼?,又了然地说道:“也是,想必兄台没有喜欢的女人,这种情爱之事是不懂的。”

    “谁说我没有?”

    尉迟瑾醉惺惺地反驳,然而话才出口,他自己都愣了下。

    喜欢的女人吗?

    顿时,脑海里浮现出苏锦烟的身影,她平静的模样,她冷漠的模样,她说“各自安好”时的模样。

    良久,他忽地甩了下头?,恼怒地勾唇笑了。

    他怎么可能喜欢苏锦烟那个无情的女人!

    “既是如此,”那人苦笑道:“在下与兄台也算同命相连。”

    “喜欢的女人另有所爱,”那人又兀自继续说道:“她何时才能明?白我的心呐?”

    说着?,他将酒瓶往河里一扔,不争气?地呜呜呜哭起来。

    尉迟瑾被他的哭声震得?回过?神,有点嫌弃,觉得?堂堂七尺男儿居然为个女人哭哭啼啼。

    懒得?理这种人,他索性?起身离开。

    “哎,兄台去哪?”他人喊道:“借我点酒。”

    “把?酒给他。”尉迟瑾吩咐道。

    然后?,深一脚浅一脚,踉踉跄跄地离开了。

    .

    次日,尉迟瑾宿醉醒来,手臂下意?识地往旁边捞,却捞了个空。这才迷迷糊糊地睁眼?,盯着?窄小的床榻愣神许久。

    视线又落及身上的被褥,已经不是之前的那条。

    苏锦烟知?道他睡了这间客房,派人来将东西都收走了,从柜子里的衣裳到洗漱用具,再到桌上的茶壶。

    甚至连睡觉的被褥也未留给他。

    昨日在这间客房还清楚闻到属于她的气?息,而今早起来,空空荡荡,连空气?都变得?陌生起来。

    尉迟瑾半抬着?身子,忽地一阵头?晕目眩,又赶紧躺下去。

    耿青在门外敲门:“世?子爷,醒了?”

    “嗯。”

    耿青端着?碗药进?来,尉迟瑾闻见那个

    药味更加不喜了,起身靠坐在床头?冷着?眉眼?。

    耿青讪笑:“世?子爷,昨日您喝太多酒,身子有亏,这是大?夫重新配的药方。”

    他手举着?药碗好半晌,尉迟瑾才认命地接过?去一口喝尽,之后?赶紧拿巾帕捂住口鼻缓缓劲儿。

    耿青从袖中拿出封书信递过?去:“世?子爷,这是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

    闻言,尉迟瑾面上总算有了些变化?,他接过?来一目十行地看了下,随即沉默起来。

    耿青不大?确定地问:“京城发生了变化??”

    “太子表兄催我回去,”尉迟瑾道:“三?皇子余党暗中动作,我若在此耽搁太久,恐怕会有变。”

    “那...”耿青试探地问:“夫人那边怎么说?”

    听到他提起苏锦烟,尉迟瑾冷哼一声:“管她说什么,难道我尉迟瑾做什么事还得?问过?她不成?”

    “属下并?无此意?。”耿青赶紧解释:“既如此,那属下今日便让人收拾东西立即回京。”

    可尉迟瑾又突然犹豫起来,想了想,说道:“暂时不急。”

    耿青:“?”

    “我在此还有要事。”

    .

    尉迟瑾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听见大?堂里的众人说起昨日高家娶亲的事来。

    “你们有所不知?,高老爷昨日得?了个乘龙快婿,高兴得?在宴席上都喝醉了过?去。”

    “那人我昨日也见过?,”有人说道:“当时我就站他旁边不远,乍一看,确实是人中龙凤,风姿卓绝。”

    “嘁——”尉迟瑾冷笑。

    “诶?”那人转过?头?来,上下扫了他一眼?,评价道:“兄台笑甚?你未必比得?上他。”

    耿青:“......”

    “那绣球仿佛长眼?睛似的,直往那人怀里飞。”那人继续道:“依我看,这便是传说中的天赐良缘,天作之合,天......”

    话未说完,又听得?旁边“啪”一声筷子撂桌面上,他转头?嫌弃地看了尉迟瑾一眼?。

    这人什么毛病。

    “别理他,”有人劝道:“李兄继续,继续。”

    “听说高小姐今日带着?新婚夫婿去德丰茶楼听戏,啧啧...”那人暧昧地笑了下:“想必经过?昨夜,两人感情甚笃啊。”

    此话一落,众人哈哈哈笑起来。

    尉迟瑾听得?脸黑,早饭也没心思吃了,起身就往外走。

    “世?子爷要去何处?”耿青赶紧跟上。

    “听戏。”

    作者有话要说:耿青:世子爷要去何处?

    尉迟瑾:捉奸!!!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荔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花城13瓶;Elin10瓶;加油5瓶;446057363瓶;柏舟中河、饭也太好吃了吧2瓶;46843650、总有一天我能养金毛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