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清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清穿): 23、第23章: 见面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清穿)》    八月中秋前的一天,石盼芙进宫了,不过这次是借着给涵妃送月饼进的毓庆宫,可实际上,这次她要见的是太子。

    这次她又故技重施,在正院晕倒了,太子是气冲冲带太医来为石盼芙诊治的,可这次,石盼芙看着太子就开始哭。

    太子哄了好半天都不好,最后太子烦躁问了一句,“盼盼,你哪里不舒服,以后少去见那个女人,你这么善良,根本就算计不过她的。”

    而此时,石盼芙眼泪止住,闪过一抹羞怯,低声道:“殿下,先前二妹说她大婚这么久了,还,还没有跟殿下您行敦伦之礼,哭的很伤心,我这做姐姐的,心底不舒坦啊。”

    说着,她双手死死抓住被子,显得一副楚楚可怜。

    太子听了石盼芙的话后,身子一僵,将她的头抬起来,认真的问道:“盼盼,你当真要孤去宠幸太子妃吗。”

    “可是能这么办呢,她毕竟是我嫡亲的妹妹,她过的不好我也不开心。”

    此时石盼芙心情很复杂,她当然不想让石涵霏好过,但是,她连出几次手都失误了,这会儿,自然想到继续让太子出手。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爱慕自己的人,去宠幸她厌恶的人,这种感觉,让石盼芙心底跟长了根刺一般,一下下扎的疼。

    到底是在太子妃偏殿里面,外面有一层保护,太子忍不住抱了下石盼芙,长长叹口气,“盼盼,你真善良,都是太子妃不识大体。孤会听你的,找个合适的时间宠幸她的。”

    太子话音一落,却是让石盼芙身子一僵。

    这一天,石盼芙是灰溜溜的带着丫头回的石府,不过在回去前,石盼芙让太子身边的眼线看紧点太子这两天的动静,尤其是太子去正院的情况要如实禀报。

    回去这一晚,石盼芙一直没有睡好,一会儿是太子丰神俊朗俯在她身上的喘,息,一会儿是石涵妃高高在上对她不屑一顾的场景。

    第二日一醒来,宫里头的眼线就来报,说是她等的时机要来了,太子今个就去正院宣布消息了,今晚要夜宿在正院太子妃院子里。

    “什么。”石盼芙花容失色。

    ****

    而涵妃也是被

    这个消息给惊醒的,前院何柱儿亲自来宣的旨意。

    说了,今晚要一起过中秋,她身子不舒服,就不用去后宫了,就等着晚膳过后,太子再回来陪她用晚膳。

    用膳过后,要歇在正院,这意思,可就是要太子妃准备好侍寝了。

    两人成婚快一年多了,太子也觉得是该行敦伦之礼的时候了,只是以往答应过盼盼的,他不想失约而已。

    晚宴的时候,太子很快就回来了,还喝得醉醺醺的回来的,也许是怕涵妃再说什么气他的话,这次他什么都没说直接带着人往正院走。

    一到正院的时候,景翠景春流云等早早就在外面等太子了,看到太子就赶紧行礼,“奴婢,奴才给太子请安,太子爷万福金安。”

    “起来吧,你们主子呢。”

    今天太子喝醉了,格外的好说话,即便没有看到太子妃也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摇摇晃晃的走到内殿。

    结果就发现他的太子妃大晚上的竟然在下棋,而且一手执白棋,一手执黑子,自己跟自己下棋,重点是上好的和田玉棋盘上,黑白两方都势均力敌,谁也不让谁。

    嘿,还挺厉害。

    “太子妃,孤,孤来了。”

    太子笑着对涵妃道着来了,就好像是很好的朋友一般。

    却不想今个太子准备好了一切跟自家太子妃和解,只是没想到平时对他也从没说过好话的太子妃,今晚竟然十足的温柔,笑看着对太子道,“殿下,陪臣妾下一局么。”

    那一刻,太子觉得自家太子妃从来没这么美过。

    太子没想到,他准备第一次跟太子妃行夫妻之礼,第一个遇到的考验就是要跟他太子妃先对弈。

    *****

    石府

    石盼芙收到消息后,这一晚怎么都坐不住了,在府里走来走去,最后眼前忽然间划过石涵霏高高在上,看她如看蝼蚁一般的神情,她身子一颤。

    倘若今晚她真的侍寝成功了,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了,那到时候太子还不定会站在她这边了。

    只有她知道,那个女人掩藏在那身衣服的下的皮子到底有多滑,肌肤到底有多嫩,那是一掐就一个水印的。

    太子说到底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有多少人能在真正的美人身上能把持住的,而她现

    在还没有成为四福晋,现在太子的庇护,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走,去宫里。”

    一想到这个,石盼芙就再也坐不住了,带着丫头急匆匆的往宫里赶,哪里知道,即便她赶的再快,到毓庆宫的时候,还是从里面传来欢声笑语,甚至还有男人的低吼。

    石盼芙心底一紧吗,难道她来迟了吗。

    可是里面的吼声越来越大,石盼芙眼底泪意闪过,此刻,里面是谁都不可以是石涵霏。

    忙要伸手推门,这次却是被何柱儿拦住了,“大格格,您不能进去了,今日太子爷不方便见您。”

    “滚。”

    一轻一重的两声滚响起,外面的滚是石盼芙叫何柱儿滚的,里面则是太子被打扰好事喊的滚。

    “殿下,您先放开臣妾,外面有人。”

    涵妃看着原主纽扣都被改开两颗了,若是再开一颗,她估计太子就要忍不住了。

    却没想到外面有人来了。

    太子怒气匆匆的出去,脸上的神色,活想杀人的心都有,何柱儿还从没在太子脸上看过这种表情。

    为了怕太子第二天醒来发火,何柱儿只好推锅,低声道了声,“爷,大格格晕倒了。”

    早不晕倒,晚不晕倒,偏偏这个时候晕倒,这心机。

    这一刻,何柱儿都有点烦这个大格格了。

    谁也不知道这晚发生了什么,太子将人带回去了,听说当晚就送回了石府。

    ****

    时间如流水,转眼就到了八月底。

    而宫里头发生大事了,不过八月中秋没过多久,孝懿仁皇后就殁了,整个皇宫里面都震动了。

    而康熙此时却在蒙古幸巡,紧赶慢赶回来,也不过是刚好赶到孝懿仁皇后下葬的时候,听说万岁爷在孝懿仁皇后的灵柩前整整站了一晚,最后是被劝回去的。

    皇宫里面,孝懿仁皇后的丧事一过,就已经到了九月初了。

    而京城的天气,也越发下凉了,宫里各宫的夏衣都被收了起来,穿上了秋衣。

    涵妃这日起来的时候,却是大早上的见宫里飞来喜鹊。

    景春高兴的抓着喜鹊进来,边逗着手里的喜鹊吗,边高兴的叫着,“主子,主子,有喜鹊,看来今天有喜事。”

    因为入了秋,天气没这么热,涵妃心情也要好很多,听到

    景春说有喜鹊,便放下了手里的戏本子,让景春拿进来。

    小小的喜鹊,此时竟然还吱吱叫着,十分的欢喜,涵妃看的好奇,也跟着看了会儿,后面小李子看着涵妃喜欢,便提议将这个喜鹊养起来。

    涵妃却是摇摇头,“放了吧,富贵虽好,但是终归是笼中雀。”

    涵妃的话刚说完,外边就想起了太监唱声,“太子殿下到。”

    外间响太监宫女的请安声,涵妃就见太子进来了。

    一来,涵妃还以为太子要坐一下,却不想是太子定定的看着她,最后道了声,“今个重阳节,孤带你去登高。”

    涵妃听着听着有点呆,忽然间,她见太子整个人朝她靠近来,天旋地转间她想避开太子忽然ya下来的身体,她被惊的全身冷汗都出来了。

    在心底疯狂呼唤她原主姐姐,却是怎么都没用。

    关键时刻,无奈之下,涵妃只好叫了声,“爷,……啊,”

    涵妃努力想推开太子,身子也不断想往后退的,却不想,一下退的太过,一下就撞到了身后的桌角上,脑袋中一阵轰鸣声响起,涵妃只感觉眼睛很花很花,视线一阵模糊中,她彻底晕了过去。

    ******

    乾清宫

    孝懿仁皇后去了后,康熙越发爱上了画画,画中人,却是很模糊,看不清楚是谁。

    下午的时候,永和宫的太监来请了,李德全进去禀报,康熙神情还有些恍惚,他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进过后宫了。

    一来是孝懿仁皇后去了康熙没什么心思,二是,堂堂万岁爷想念的女子,感觉就在眼前,他却是感觉有些恍惚。

    感觉应该就是石府大格格,后来康熙又让人将石府大格格的画像拿来,那个背影感觉又像又不像的,更是烦闷。

    恰好德妃来请,又说的是十四阿哥身子不舒服,康熙便带着梁九功到了永和宫,看了会儿十四阿哥,倒是太医刚下了药,吃了睡下了。

    康熙放下心思,德妃就一脸温柔小意的看着康熙,娇声道:“万岁爷,一起用晚饭么。”

    一说,康熙还真感觉饿了,顺道就一起去了偏殿用膳。

    不知道为什么,到偏殿用膳的时候,德妃特意点了很多康熙爱吃的菜,又说了不少两人开心时候的事儿,康熙眼神缓和

    下来,看着德妃的脸,竟然叫了一声德妃的小名。

    德妃高兴坏了,刚想起身伺.候康熙,却不想康熙此时感觉身子有些热,对外叫了声,“梁九功。”

    很快梁九功进来后,康熙只说了一声,“朕晚上再来陪德妃。”

    德妃身子一僵,差点咬到舌头,提着旗装,踩着花盆底就追出去了,嘴里一直叫着,“万岁爷,万岁爷。”

    红柚看着德妃变了的脸色,小心翼翼问道,“主子,这下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去,派人去看看,今晚万岁爷进了哪个宫,不论是谁,敢截本宫胡,本宫定要她好看。”

    而这头,梁九功头大的跟着康熙的步子出了宫,在身后小声的问道,“万岁爷,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说了,叫朕三爷。”

    康熙此时身子有些热,但是还在忍受范围内,他只是感觉今晚估摸喝了点小酒的缘故。

    他上次见人就是在醉仙楼见到的,是以今天旧地重游,康熙带着装扮过后的梁九功和几个侍卫,直接去醉仙楼点了个包房。

    又让上了不少醉仙楼的特色,康熙却是坐着发呆,他感觉身子温温的,有些醉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忽然听到隔壁有女人的声音,此时不断压抑着呼吸,厉声叫着,“别过来。”

    但是康熙凭的从里面听出一丝魅意,让他的身子越发热了。

    “去看看。”

    康熙吩咐人去看,却鬼使神差的跟着起身一道去了,因为他觉得那声音有两分熟悉,却没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只是等侍卫将隔壁门推开的时候,康熙看到了里面场景,那抹灼人的红,和那丝丝,缠、缠的音,真是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