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死灵术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死灵术者: 第三十五章 难以表达的心情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死灵术者》    9:04p天气/阴

    沃尔蜜菈坐在散落海边的大理石上,迎着海风微微思索。

    扑面而来的海风满是腥味。海面上阴沉沉的,与这阴沉的天色链接在一起,就像一堵无边际的黑色高墙。

    在沃尔蜜菈思索的时间里,潮水已经涨到了脚边,随着海浪冲上岸的某种红色胶状物质引起了沃尔蜜菈的注意,她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起来。

    用指甲轻轻刮下了一小部分,沃尔蜜菈发现胶质只是附着在团块上,类似生物体的粘膜层,胶质之下露出了明显的肌肉纹理,肌肉组织呈深红色,在神经密集处闪烁着生物微光,并且均匀地律动着……

    “就像心脏一样……这东西,是活的吗?”沃尔蜜菈自语道。

    沃尔蜜菈小心的将胶质与内部结构完全分离,仔细看去,可以用肉眼观测到该组织整体呈纺锤状,结构学腹部有轻微的囊肿。沃尔蜜菈大胆的将囊肿划开,伴随着腐臭气味有大量体液喷溅,所幸也并未与其有直接接触,至于造成囊肿的原因,是一枚红色的贝壳,开口处掉色严重,很明显是人工着色。

    正当沃尔蜜菈一头雾水之际,不远处的海岸边响起了诡异的声响。

    “过去看看。”莫里斯给了沃尔蜜菈一个‘放心’的眼神。

    沃尔蜜菈点了点头,悄悄摸索着来到了靠近声源的岩石后方。

    眼前的景象不禁让沃尔蜜菈一阵震惊,甚至有些反胃。

    那是一头通体红紫色半人高的怪物,没有外露的感觉器官,整个头部只有一张附着着钙化物般的尖锐口器;它的皮肤表面有鳞片覆盖,背部和尾部都有完备的鳍状器官,有很明显的水生生物性状,但它的四肢却是苍白色近似人类的肢体,结构和功能完全相悖让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割离感,很难认同这是自然选择的造物。

    “异形怪物吗!?”沃尔蜜菈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杀了它吧!看起来不是什么智慧生物……”莫里斯提议道。

    “啊?你确定?”这下沃尔蜜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确定,一个浑身透露着危险的存在,为什么要留着它?”莫里斯凝视着那头怪物反问道。

    “我的眼中不留威胁,必须第一时间铲除。”

    话音一落,不给沃尔蜜菈反应的时间,莫里斯便强行占据了对方的身体。

    “怪物,看过来!”沃尔蜜菈冷厉地缓缓走向了那巨大的怪物。

    “呃唔啊……”那怪物貌似嗅到了气味,抬起硕大的脑袋,扑向了沃尔蜜菈。

    没有去躲避,沃尔蜜菈伸出手,猛然一握。同时自她全身上下释放出了可怖的威严,就像来自远古的呼唤,苏醒了沉眠许久的巨龙,在湛蓝色的瞳孔无情的注视下,折射出了巨大怪物坠倒在地,如同受伤的小兽发出了凄厉的呻吟。

    “出来吧,别躲躲藏藏了!”沃尔蜜菈说出了最后的警告。

    “哦?”

    “能够快速察觉到我的存在,看来你并不简单啊……”

    在另一块岩石旁,走出了一位身穿教服的男人,因为戴着黑白相间的石膏面具,所以看不出他的真实相貌,但凭借他所穿的服饰,还有所拿的教杖,以及他右手无名指所戴的教徽戒指,沃尔蜜菈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对方的身份。

    “你是……圣殿教团的人?”沃尔蜜菈别有深意地问道。

    “呵呵,你很敏锐,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身穿教服的男人呵呵一笑,说道。

    “难道……”沃尔蜜菈立刻联想到了某个答案。

    “不过能否请你……把我饲养的宠物放了呢?”他轻轻指着被压制在地无法动弹的巨大怪物。

    “我为什么要放……走……呢?”沃尔蜜菈冷笑地看着对方。

    “这算是人情,而且你也不得不这么做……”

    “你为什么会这么以为?”

    “不,你一定会放了它,你的目的我很清楚,但……”

    男人挥了挥教杖,指向了黑压压下的海面,道:“你解决了它,解决了我,你就又陷入了宛如无头苍蝇的境地,到时不是很头疼吗?”

    沃尔蜜菈沉默不语,冷冷地看着这个男人。

    随后,她握紧的手缓缓松开了。

    而那巨大的怪物也终于挣脱了束缚,如同被困铁笼枷锁住的鸟儿,快速跑到身穿教服的男人的身前,发出了欢快地嚎叫。

    “再会了,魔女……”身穿教服的男人教杖一挥,连同着身旁的巨大怪物消失咋了漆黑的阴影之中。

    ……

    10:42p;

    回到了城镇里,沃尔蜜菈向莫里斯询问发生了些什么,得到只是一阵沉默。

    虽然心中万般疑惑,但沃尔蜜菈知道莫里斯的性格,它愿意说的,才会开口,不愿意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蹦出来。

    这是经过一段时间与其相处所得来的结果,显然跟凯奇“师出同门”,但沃尔蜜菈并不会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做着他现在所能做的就好。

    “歌姬!你回来了!”珍妮跑过来,一脸惊喜。

    “你怎么在这儿?”沃尔蜜菈问道。

    “啊?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了?”珍妮不解地问,“我把特佩雅奶奶安顿好后,就来这里等你了。”

    “你在这一直等我?”沃尔蜜菈心下一动。

    “嗯,还不是你不听我的劝告,跑去海的那边……”珍妮不慢地叉了叉腰,“教主大人发现会降罪的!”

    “教主……”

    沃尔蜜菈眉头一皱,不由得想道。

    难道莫里斯遇到了教主大人吗?

    虽然只是猜想,但沃尔蜜菈隐隐感觉这个猜想有可能是真的。

    这样的话,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她询问莫里斯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回应她的只有沉默了。

    显然是在打大怪兽的同时,教主大人出现了,并与莫里斯进行了交流,最后溜溜球。

    虽然沃尔蜜菈觉得很扯淡,但想想这样的剧情发展也很有真实的画面感。

    不过眼下只能先压住这个猜想了,沃尔蜜菈看着珍妮,问道:

    “珍妮,你有住处吗?”

    “当然有了。”珍妮回答,随手指了指一处处破败的房屋,“随便选吧……”

    沃尔蜜菈:……

    “你的意思是……”沃尔蜜菈明知故问地问道。

    “嗯!在这里,我们都是随便找一所房屋去睡觉的。”珍妮点头道,随后疑惑地问,“歌姬,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而已,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

    “¥”沃尔蜜菈无法反驳,只能僵硬地点点头。

    就这样,沃尔蜜菈提着箱子和珍妮走在夜深人静的街道里,像是在超市里挑选食品一样,挑选了一所还算没那么破烂的屋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还有屋顶!

    抱着凑合一晚的想法,沃尔蜜菈与珍妮躺在了编织而成的草席上,虽然有草席在身下垫着,但空气中潮湿的气息,还有草席传来冰冷感,都在双重煎熬着沃尔蜜菈。

    “嘶,好冷啊……”

    “珍妮这丫头难道不冷吗?”

    沃尔蜜菈转过身,看向了一旁的珍妮。

    让她惊讶的是,珍妮反而没什么影响,只是背对着她,发出来均匀地呼吸声。

    一时间,与其说是赞叹这少女的耐寒强大,倒不如十分心疼了起来。

    在她印象里,年纪正值花季的少女应该在温馨的家庭,睡在温暖而粉色少女系的卧室,做着公主般的美好梦境。

    可现在,沃尔蜜菈对这位少女满是心疼。

    遭遇了痛苦的回忆,留下的后代们只能苟且偷生,过着阴暗潮湿的生活方式。

    一切仅仅只是浪潮爬出的大量怪物所引起的,噩梦般地开始。

    “歌姬?”珍妮突然开口。

    “嗯?怎么了?”沃尔蜜菈疑惑地问道。

    “能教我使用那个箱子里的东西吗?我也想学,实在太好听了!”虽然背对着,但沃尔蜜菈依然从中听出了浓浓的期待。

    “这个很有难度的,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学会的,你真的愿意吗?”

    “嗯,很难吗……”珍妮的语气有些沮丧。

    “我比较笨,这是钥匙和树皮对我的评价……”

    沃尔蜜菈嘴角一扯,说道:“放心,他们两个加起来都没你聪明。”

    “嘿嘿,谢谢……”珍妮高兴的晃了晃身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过我呢!”

    “放心,既然我开了这么一个好头,以后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等等人这么夸你的。”沃尔蜜菈嘴角上扬,说道。

    “嗯……”珍妮点了点头。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沃尔蜜菈原以为对方睡着了,刚想闭上眼睛,便传来了珍妮的声音。

    “歌姬?”

    “嗯?原来你没睡啊?”沃尔蜜菈尴尬道。

    “嗯,我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

    “原先我自己一个人睡的很快的,几乎四秒,不,两秒!就能睡下的。”

    “可现在你在我的旁边,我却睡不着了……”

    珍妮的不断疑惑对这不平常的情绪很是苦恼。

    但她讲不出来,无法用言语去表达此时此刻她的心情。

    但她觉得这样的心情并不坏,甚至想要长久的持续下去。

    可沃尔蜜菈说过,自己是一名流浪歌姬,四处流浪寻求灵感去谱写曲子。

    所以要不了多久,沃尔蜜菈可能就要提着箱子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