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魔蚊召唤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蚊召唤师: 第十三章 曾经的演奏家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魔蚊召唤师》    若希白象经中记载的武技,以拳击、肘击,膝击为主,是一种狠辣决绝的近身搏杀之术。

    这一招“白象交齿”当真是凶残无比,狠狠地砸在富宾恩的头上,富宾恩头上发出耀眼的黄光,只是转眼间就被雪羽的巨力击破。富宾恩只觉头脑一昏,眼前漆黑一片,瞬时七窍流血,再也无法握紧手中的巨斧。

    巨斧掉落在地,无人掌握的源器收敛起了那如渊如海的魔力。

    雪羽大喜,趁你病要你命,紧接着更是双拳狠狠地锤向富宾恩的太阳穴。

    没有了巨斧的保护,富宾恩的大好头颅犹如一只被打碎的西瓜,“砰”,红的白的四处飞溅。

    雪羽扭头就捡起了巨斧,狠狠地握在手中,看向其它的兽骨军。

    此时他浑身浴血,半边脸血肉模糊,咧开嘴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仿佛要择人而噬,犹如地狱中的魔鬼降临世间。

    法师团团长班尼迪虽然身处法阵中央控制释放魔法,但也一直关注着雪羽那边的情况。

    毕竟源器太强大了,撒克逊都不是其对手,雪羽万一不敌,他要照看好自己的手下,提前做好准备。

    只是万万没想到,堂堂兽骨军首领,加持了祭祀力量,又偶然开启了源器,竟然活活被雪羽砸了西瓜。

    心中激奋,不由高声大喊“万胜”,法师团和路易斯等人亦是士气大振,同声高呼“万胜”,响彻战场。

    本就不敌的兽骨军更是心惊胆寒,即使是经历了光明祭祀的增强,也无法逆转人类怕死的天性,有几人已经转身逃跑了。

    人数太多,双方士兵杀得难分你我,双方统帅也无法了解战场上的情况,只是克诺的法师团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风刃还在不停地收割着罗德人的生命。

    亚尔维斯怒吼道:“祭祀时间就快要到了,为什么兽骨军还没有杀光那些该死的魔法师?”

    正当此时,古斯塔夫满身狼狈地飞到帅座旁边,急忙说道:“元帅大事不妙。

    兽骨军统领富宾恩战死,而且他所使用的巨斧,竟然是一把源器,也被对方夺走。

    我发动光明祭祀耗费了太多魔力,不是陆斯恩对手,没能抢回那件源器。”

    亚尔维斯腾的一下站起身,向着远方战场望去,只是什么都看不清,手有些微微颤抖,“传令下去,退兵。”

    雪羽举起巨斧肆意屠杀剩余的兽骨军,雪羽的实力不足以开启巨斧的魔力,只是单纯地以其斧刃之利,斩杀敌人。

    罗德人阵营响起尖锐的哨声,这是撤退的信号。

    这让面对雪羽等人的兽骨军如卸重负,转身就逃,恨不得多长两条腿赶紧往回跑。

    宛若厉鬼的雪羽哈哈大笑,命令道:“各自保持阵列,不得前去追击,以防敌人有诈,以保护法师团为主。”

    说罢,又找回自己的长弓,喝骂道:“罗德的狗崽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射死你们。”

    依然是战场初期的画面,雪羽一箭接一箭的收割生命,疯狂地屠杀那些转身而逃的兽骨军。

    只是此时雪羽的形象和刚才大相径庭,由一个偏偏美男子变成了丑陋嗜血的恶魔。

    第一法师团精准地弹射出风刃,杀得罗德人丢盔弃甲,战争步入尾声。

    此刻后方尔莎帅座,陆斯恩报喜道:“我军的神射手不但阵斩富宾恩,还抢走了他的源器,法师团几乎没有丧失。”

    盖文急忙问道:“源器?什么意思?”

    “兽骨军首领富宾恩在光明祭祀下力量大增,引动了手中巨斧的魔力,幻化出海洋巨浪的景象。

    可能他自己之前也不知道那是一件真正的源器,所以他才能轻易地打败撒克逊,只是那名神射手实力过于强大,堪比归一境武士。

    以伤换伤,硬生生磨死了富宾恩,夺得了那件源器。

    我与古斯塔夫在空中斗法的时候,对此事看得十分清楚。他消耗太大,不是我对手,眼见形势不利,便逃走了。”

    盖文大喜,拍案而起,激动道:“那神射手是雪羽,真是好样的!一件源器,天助我也,哈哈……”

    雷尔夫建议道:“要不要乘胜追击,罗德人已经全线溃败。”

    “不必了,我们就是要坚守地利,与其相互消耗,蕾佳娜亲王,会给那些罗德人一个深刻的教训的。”

    罗德人已经退兵,其它战区剩下的俘虏被人带走,战后会同罗德人交换俘虏。

    法师团阵地是拼杀非常激烈的地方,没有俘虏,全是罗德人的尸体。

    第一法师团在雪羽以及手下将士的守护下,只死了两个魔法师,重伤了三个,都是被对面兽骨军投掷的大斧砍死砍伤的。

    雪羽等人完美地执行了此次出征的军事任务,没有让罗德人近身,法师团也完美地发挥了改进后魔法阵的威力。

    雪羽手下的士兵则是死了一百七十三人,雪羽帮着手下安顿那些永远也无法起来的袍泽。

    三个中尉中,阿尔瓦战死,马歇尔腿部被砍伤,路易斯则是被一斧劈瞎了眼睛,其它活着的战士们也是全部带伤。

    雪羽心中懊恼无比,如果能够更早地杀死富宾恩,那么他的手下不会损失如此之多。

    雪羽在破烂的衣服中拿出小木盒,刻着阵纹的坚硬木盒已经支离破碎。

    雪羽拿出一只雪茄,静静地点燃,默默地放进了阿尔瓦的嘴里,轻轻地盖住了阿尔瓦依然怒睁的双眼。

    他手中还死死地抓着已经断掉的长枪,临死的时刻他还在战斗。

    雪羽看着这个曾经沉默寡言、忠实憨厚的属下,以后彻底地不再讲话了。

    雪羽肩膀微微抖动,如同恶鬼的脸上,除了鲜血,还有止不住的泪水。

    班尼迪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雪羽的身边,他轻轻地递出一块手帕,低沉道:“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今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非常感谢你们的守护,第一法师团将铭记于心。希望你能够坚强一点,下去疗伤吧。”

    雪羽沙哑道:“不用客气,这本就是我们的任务,牺牲……牺牲也在所难免。还有很多需要救治的袍泽,牧师们不必为我再浪费魔力了。”

    雪羽将阿尔瓦抬上担架,一步一步地跟随着那个永远无法清醒过来的人影,慢慢远去,只有微弱的雪茄烟雾在空中飘荡,渐渐消失。

    …………

    三天后,尔莎军区帅帐之内,盖文问道:“雪羽的调查报告收到了么?”

    雷尔夫皱着眉:“调查地非常清楚,雪羽幼年生活在帝国北方玛娜行省卡奥镇,他没有魔法天赋,后来练习十弦琴才获得的天赋。”

    “十弦琴?”卡米拉疑惑道。

    “不错,雪羽十二岁苦练六弦琴,也叫吉他琴,琴艺高超。

    十八岁时从卡奥镇来到玛娜市音乐厅表演音乐,两年后成功弹奏六弦琴的进阶乐器——十弦琴。

    十弦琴可以让人在其神奇的旋律中,达到短暂的“天人合一”的境界,由此雪羽感悟源粒,能够修行魔法。

    后来以二十岁的年龄进入帝国魔法学院,二十二岁进入冥想境,此后境界一直没变。

    他喜好读书,与精灵族荷里米昂老师相交甚密,经常在荷里米昂组织的酒会上弹奏以十弦琴为主的精灵族乐章。

    学习了精灵语,巨人语,通过荷里米昂结识了图书馆的安德鲁大人,经常越权借阅图书馆的各种书籍。

    之后他就来到了尔莎军区。”

    盖文奇怪道:“就这么简单?”

    雷尔夫反驳道:“一点都不简单。据我所知,雪羽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十弦琴演奏家之一,少年时每天练琴八到十个小时,十分刻苦。

    在魔法学院中虽然限于天赋没有进阶,但是博览群书,知识渊博,那种战阵就是其在巨人语的书籍中看到的。

    那本书籍是只有学院老师的权限才能看的,他越权了,但是将这战阵推广应用出来的,只有雪羽。

    学院的那些魔法师一个都没能做到,当然,这也是因为懂得巨人语的人很少。”

    卡米拉眼中泛起了小星星,花痴道:“我最喜欢听精灵族的乐章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弹奏《精灵湖畔》,那可是千古名曲呢!”

    盖文疑惑道:“精灵族的很多音乐都是用十弦琴演奏的?”

    卡米拉点头道:“十弦琴是精灵族音乐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难怪荷里米昂那个傲慢的精灵族能够跟雪羽亲近,对了,之前雪羽一直没有表现出武士天赋吗?”

    雷尔夫满脸疑惑:“他母亲哈莉特年轻时曾经受过伤,与雪莱成婚五年才生下雪羽,雪羽先天不足,自小体弱多病,差点养不活,更不用说修习武技了。

    他刚来军区的时候,又矮又胖,身体孱弱,在魔法学院中也是天天读书,从未修习过武技。”

    盖文思考了片刻,沉重道:“你们可知道什么人拥有竖形瞳孔吗?”

    亚都尼斯说道:“传说中的半兽人拥有竖瞳,比如鳄鱼人,蛇人等。

    但是雪羽的瞳孔是可以变化的,他在开弓射箭和战斗的时候才会异变出竖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