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首富原配重生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首富原配重生了: 136、黑脸叔叔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首富原配重生了》    胡小?华还是头一?回到军委办公厅这种地方。

    刚刚作完证,从第?一?司令员的办公室出来,而陆军总军区所有的领导,都在那间办公室里。

    刘鹏也在,此刻正在跟领导们汇报自己当时收阎军的东西,以及行贿的情况,说的嗑嗑巴巴,四十多岁,快五十岁的人了,语气里带着哭腔。

    “当时阎军是想自己把东西给王戈壁的,但?他不敢,才托我转交的,他去了美国,享受的是天堂人生,我呢,我把一?生奉献给了部队,我得到了什么?”他说。

    阎佩衡说:“阎军落地就会?被?逮捕。”

    “他儿子?还在美国参了军……”刘鹏又说。

    不过另一?人把他打断了,说:“根据我们情报部门?得来的消息,阎麦克是被?西点录取了,但?只呆了一?个?月,就以病假为由休学处理了,而这次,他将?同阎军,顾霄一?同归国。”

    所以不止顾霄和阎军要来,麦克也会?一?起回来。

    “那就一?起抓,落地就逮捕。”阎佩衡依旧是那句。

    情报部门?的人斟酌说:“据说阎麦克是因为接连自杀了三次,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才被?西点休学的。”

    胡小?华顿时心里一?惊,他小?时候见过麦克,那时候麦克的名字叫阎路,一?个?长?的特别俊俏的小?男孩儿,去了美国,按理是在人间天堂的,在美国当兵,多风光多牛逼的干活,怎么就会?自杀,而且还是连着三次?

    而就在这时,阎佩衡说:“不要谈阎军,也不要谈麦克,那是我家的家事,我已诉诸军法,军事法庭会?给大家最终答案,但?是刘司令触犯政策红线,必须公开处罚。”

    军队的大头子?,晁司令是想劝阎佩衡息事宁人的,说:“阎老总,毕竟刘司令去过朝鲜,在青海也配合你,一?起上过战场,而且目前因为大裁军,也因为国家政策形势的转变,并不是很?安稳,这时候公开这件事,咱们是给资本国家送话柄。”

    说白了,刘司令虽然触及了政策红线,但?要公开,会?影响整个?部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这于整个?部队,并非好

    事。

    阎佩衡转而,却问晁司令:“晁老总,您和爱人,是在您多少岁的时候结束两?地分居的,您的儿子?,目前在什么岗位上?”

    晁司令说:“我和我爱人是47岁的时候在一?起的,至于我儿子?,转业了,在钢厂扎钢,效益不好,目前正在办理下岗。”

    阎佩衡点了点头,又说:“您知道的,我两?个?儿子?都转业了,我和妻子?分居一?生,至死未见。既然我们都做出了同样的牺牲,您可以不要求,但?我必须要求,我的底线是刘老总必须裸退,刘鹏也不能转业,他必须被?开除。”

    “这样吧,阎军的事情我们不选择公开,刘老总,也给他一?个?缓冲的机会?,先给个?二线职位干一?干,过两?年再?退,这样咱们大家都和谐一?点。”晁司令又说。

    阎佩衡紧接着说:“您要这么干,我可就不管咱们几十年的老交情了,我要继续往上反映。”

    “咱们都老了,你这又是何必呢,安安稳稳退休不行吗?”晁司令提高了嗓门?。

    阎佩衡再?怼一?句:“您或者老了,我没有,我认为我依旧是个?年青人,我有雄心,也有壮志,既然一?百多万军人都裁了,只要军事法庭认定我有罪,就连我一?起裁,这一?刀必须动,我不介意自己拿刀,也不介意自己被?刀捅,这是家国荣誉,是我们这代人肩上的使命,是民族的责任感,事关政策红线,我不可能退让。”

    顿时,晁司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再?往上反映,就是国级领导了。

    而阎佩衡主张的严厉惩罚,也将?不仅仅是针对刘司令一?人。

    因为一?旦对刘司令开了刀,汇报到上面,领导看了肯定会?震怒,部队就又要来一?次大清洗,大换血了。

    晁司令比阎佩衡大十岁,是真没这样的心力了。

    两?相对视,多少年的老交情,仿如手足。

    但?阎佩衡性格就是如此,曾经,在青海的时候,刘司令只是他的指战员,他是总司令,而现在,刘司令是他的上级,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这种直冲冲的,敢于用损已一?千的法子?,也必须伤敌八百的性格。

    他是柄钢刀,只会?折,不

    会?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胡小?华在外面百无聊赖,但?本来站的松侉侉,歪歪扭扭的。

    不过突然听?阎佩衡剧烈的咳了几声?,他一?下就站正了。

    莫名的,他因为阎佩衡老爷子?,而觉得自己应该站的直一?点,胸膛也应该挺得更高。因为要别人说什么名誉,荣誉和责任,胡小?华会?觉得,那他妈纯属放屁。

    但?阎佩衡是他拐了几弯子?的亲戚老爷子?,他的一?生胡小?华都看在眼里,可以说除了苏文临死时他呆在首都没有回去,让村里人嚼舌根之外,老爷子?在对公方面无可挑剔。

    既然阎佩衡那么刚硬,胡小?华也不能太拉胯嘛。

    他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他要做一?个?像薛鸣放,王猛,阎佩衡,阎肇那些人一?样的,有荣誉感,有责任感的人。

    他从今天开始,将?是一?个?全新?的胡小?华。

    而会?议室里,是否要一?刀裁刘司令,并且进行全军风纪整顿。

    还是息事宁人,大家都好好干完这一?届,迄今为止还没争出定论来。

    ……

    再?说陈美兰,她今天不准备做晚饭,想带孩子?们出去吃个?新?开的麦当劳。

    现在的单位发福利,都流行发肯德基,麦当劳的券。

    虽说在给小?旺买电脑的事情上可以大手笔,但?是271目前为止,还没有到分红阶段,而陈美兰要猜得不错,老爷子?那么着急让她上首都,其实就是瞧不上张向明的所作所为,想让她把81食品厂也拿下来。

    摊子?越铺越大,钱成了账面上滚动的字数。

    但?是离陈美兰所想象的,一?笔分红可以有几十万,上百万,她可以躺着赚钱,不用工作的日子?却越来越遥远。

    她去年总共收入也才20万,家里开销大,花钱如流水,该省的地方还是要省,该占的便必须得占。

    所以下午她没做饭,就等着阎佩衡回来,把他那些福利券儿拿出来,带几个?孩子?去撮一?顿。

    当然,刘鹏的事情有多严重,从这幢楼上,领导们的反应中就可以看出为。

    正好阎肇回来的时候,陈美兰开门?,就见崔阿姨和奚阿姨坐在楼道里,正在聊天,看俩人脸

    色,都不咋好。

    跟陈美兰,这俩位阿姨聊得少。

    但?她们跟阎肇之间,却因为阎肇上回来的时候,给她们种了好印象,结成了一?种超乎寻常的友谊关系。

    “阎肇,你崔叔和你徐叔被?紧急喊到军委去开会?了,你知道不,怎么回事?”奚阿姨先问。

    大夏天的,楼道里比家里更凉快,这俩阿姨应该是聊惯了的,凳子?放的都是固定位置,怕阎肇不坐,崔阿姨又赶忙从家里拿出个?小?扎子?来,拍了拍说:“来,你坐下,咱们好好说。”

    阎肇刚刚报道完,但?以阎佩衡的性格来推,他肯定会?以这件事为导火.索,进行全军风纪整顿的。

    但?对于俩阿姨,该安慰还是得安慰,所以他说:“问题应该不大,顶多就是内部批评一?下刘鹏吧。”

    “我听?你崔叔的意思,说要调查奶粉厂。”崔阿姨又说。

    华国人一?惯的风格,一?些事情不动真格,大家顶多就是看一?看,骂几句,但?要上面有领导牵头,动真格,认真查起来,81食品厂混身上下都是窟窿,且不说缺斤短两?的奶粉目前就摆在各个?商店的货架上,新?奶粉的质量,稍微一?查都是问题,证还是走非常规手续办的,那问题可不就严重了。

    “幸好你家小?梅聪明,退出来了。”奚阿姨说。

    崔阿姨还得赶紧表扬一?下儿媳妇:“为了搞奶粉厂,她买了多少书,还报名上课呢,天天在念叨,说张向明怕是搞不好,这不,出事儿了?”

    “所以说人啦……哎阎肇,等等,你走啥,再?聊会?儿。”老太太们的八卦,扯起来又臭又长?,阎肇忍不住要走了,但?俩老太太不愿意让他走。

    “我得回家做饭了,要不,晚上到我家吃饭?”阎肇回头应付。

    “不了不了,快去做饭吧。”崔阿姨说。

    八卦就是如此,只要火不着在自己身上,谁都喜欢看一?看,可现在楼上静悄悄的,刘司令一?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军委的会?也不知道开的怎么样,大家好奇啊。

    进了家门?,阎肇果然知道他爹的贵重物品都是放在哪儿的。

    打开书房的抽屉翻了翻,果真翻到一?大沓麦当劳,肯德基的

    券儿,可惜老爷子?不常吃,好些都过期了。

    “走吧,带孩子?们去吃饭。”他说。

    “咱爸呢,怎么吃?”陈美兰问。

    阎肇这倒是难得的,让陈美兰觉得温情的时候,他居然说:“我把米泡上,替他熬点粥,拌几个?凉菜,他今天火气大,得吃清淡点。”

    今天晚上,军委的会?还不知道要开到几点才能完呢。

    麦当劳就开在王府井大街上。

    Jim是吃惯了的,而且因为从小?吃它,还觉得烦,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专门?去吃一?顿快餐。

    而小?旺,则觉得麦当劳的汉堡没有肯德基的好吃,吃了几口就不肯再?吃,把自己的送给小?狼了。

    至于小?狼,就是凳子?蘸上调料给他,他都能吃的很?香,一?口气吃了三个?汉堡,居然还意犹未尽,撩起衣服,摸着小?肚皮问陈美兰:“妈妈,你觉得我的小?肚肚鼓不鼓?”

    如果陈美兰说不鼓,圆圆剩下的半个?他也能吃完。

    陈美兰眼疾手快,把圆圆剩下的半个?拿起来,给了阎肇,对小?狼说:“你的肚子?倒是不鼓,但?你忘了吗,你今天可没打沙袋,也没练拳,吃太多,晚上就要睡不好了。”

    阎肇不吃汉堡,正在愁自己该拿这东西怎么办。

    小?狼想了想,从他爸手里接过来了:“我晚上去跑步吧,跑两?圈就跑掉啦。”

    所以这半个?,他依旧非吃不可!

    从麦当劳出来,正好对面就是一?家卖电脑的专卖店。

    在将?来,卖电脑是有专门?的商业街的,但?现在的电脑店也是开在繁华的王府井,看的人特别多,但?订电脑的并不多,毕竟这个?年代,首都一?套房才五六万,花两?万块买个?电脑的人真不多。

    陈美兰还没跟阎肇讲过关于要给小?旺买电脑的事。

    新?奇的事物,阎肇自己愿意学习,当然也愿意让小?旺和小?狼学一?学。

    但?钱是最大的症结。

    陈美兰怕说出来,阎肇会?因为钱而不愿意。

    既怕伤男人的面子?,但?电脑还必须买,而且陈美兰一?直奉行一?点,夫妻之间不要吵架,于是就在琢磨,自己该怎么跟阎肇谈这件事。

    小?旺一

    ?进门?,就跟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家伙聊得格外热络。

    JiM在美国的家里就有电脑,会?操作,拿商家的样机给小?狼和圆圆操作,演示电脑该怎么玩,486电脑的屏幕上,轻轻一?点F8加某个?键,就会?有一?小?老鼠跑来跑去,这东西可太好玩了,小?狼和圆圆一?下就凑过去了:“Jim哥哥,你可真厉害。”

    Jim一?脸得意:“我还能用它扫雷呢,你们想不想看?”

    “扫雷,快教我。”小?狼说。

    Jim立刻打开电脑上的小?游戏,跟小?狼,圆圆三个?玩的不亦乐乎了。

    阎肇抱臂看了半天,对着陈美兰来了句:“因为这东西而衍生的犯罪率,将?来一?定很?高。”作为一?个?公安,搞刑法的,他看什么,都能想到犯罪上面。

    “要不这样,咱买一?台放小?旺房间,你学一?学,我也学一?学。”陈美兰说。

    阎肇眉头一?皱,但?是他居然破天荒的说:“买一?台吧,我们今年的年终奖金有两?千,在首都这段时间,党校准备编攥一?本《刑事律法大全》,邀请我参于,贡献一?些案例,以及我对起诉,定刑的参考意见,到时候他们会?给五千块的酬劳……”他这是在想,该如何凑集这笔钱。

    “再?加点小?旺的钱。”陈美兰补了一?句:“批发市场这三年的租金有六万块了,那是小?旺的钱。”

    “买!”阎肇干脆的说。

    这可好,陈美兰还在想自己该怎么说服阎肇,他已经去订电脑了。

    但?现在的人出门?,身上可带不了几万块,而且电脑也得等配货。

    所以今天订货,过几天,对方会?送货上门?。

    订好货就该回家了。

    阎肇突然转头,看小?旺眉飞色舞的,在跟一?个?个?头比他还矮一?点的小?孩子?说着什么,俩人说的唾沫横飞。现在是晚上,灯光不太看得清对面的小?男孩是谁,但?阎肇不认识,不是熟人。

    他皱了好半天的眉头,才回头问陈美兰:“小?旺今儿怎么突然又变了?”

    一?手叉腰,一?手指点江山,曾经的飞扬跋扈和骄傲于一?瞬间又回来了,边说边笑,还不停的喊着哥们。

    陈美兰知道小

    ?旺为啥开心,倒也不说什么,只喊:“阎望奇,回家啦。”

    “哥们,你给个?联络方式,改天我去找你。”小?旺对另外那个?孩子?说。

    对方给了小?旺一?张名片,小?孩充大人模样,提个?小?皮包,挥挥手走了。

    “那谁,你认识?”阎肇问。

    小?旺对着他爹,一?秒钟就又变本分了:“不认识,但?我们挺聊得来的,他说他有个?二十万的大生意想跟我合作,等考完试,我要请他吃个?饭,好好聊一?下合作!”

    阎肇回头看陈美兰,只差明说出口了:骗子?。

    陈美兰噗嗤一?笑:“小?旺又没钱,顶多骗顿饭,算了吧,让孩子?玩去。”

    骗术的流传是那么广泛。

    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屁孩儿们,张嘴闭嘴都是二十万的大生意。

    而给太平洋加盖子?,喜玛拉雅山炸口子?,也是现在流行的大商机。

    这个?年代的一?大特产就是骗子?,牛皮大王嘛。

    现在的首都,夜里也比白天更热闹,尤其是王府井一?带,摆的满满的全是小?摊小?贩,小?狼又看到几个?摆摊打气.枪的,有些是给玩具,还有些直接是给钱。

    此等羊毛,他又岂能不薅。

    所以一?家家打下来,小?狼给自己赢了一?个?哆啦A梦的玩偶,给圆圆赢回来一?个?俄罗斯套娃,还给小?旺和Jim赢了一?副新?的扑克牌,等到家的时候都夜里11点多了。

    在大院门?口下了出租车,正好就见毛秘书带着俩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大门?口张望着。

    看阎肇来了,毛秘书立刻解释:“会?议到现在还没结束,在会?上首长?就说胸口不舒服,我提前回来了,本来准备喊医生直接去军委办公室的,但?他说让我在门?口等着,咱们阎司令应该快到了。”

    “这么晚,老爷子?能熬的住吗?”陈美兰说。

    毛秘书笑了笑,说:“今年咱们国家和别的国家建交任务多,前半年就建交了八个?,建交一?场,部队就要演习一?场,演习任务特别重,首长?天天加班都到这个?点儿,太正常了。”

    工作不好干,越到高层的工作越累。

    这都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阎

    佩衡还没下班,而这,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阎肇轻轻叹了口气,说:“美兰,你们先等着,我上楼煮粥。”

    人和人在于相处,要不是一?起相处,阎肇就不会?知道他父亲的工作有这么辛苦,不容易,虽说他心里依然憎恨阎佩衡,但?至少,他愿意帮老爷子?煮碗粥了。

    陈美兰觉得要是苏文在天有灵,看到他们父子?和睦,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毕竟为娘的,哪有不盼儿子?们好过的。

    “来了来。”突然,毛询说。

    总共三辆猎豹,于这暗夜中,悄无声?息的来了。

    毛询既然能当大秘,当然特别会?做人,先开车门?,迎刘司令下车,低声?问:“您身体还好吧,我喊了医生,给你们检查身体。”

    医生是只给阎佩衡请的,但?话要说到位。

    刘司令员年龄比阎佩衡还大,身体更不好,好在他今天是跟刘鹏一?起去的,一?轮会?议下来,全是批他的,刘鹏怕老爷子?身体着不住,医生早就叫了,在车上。

    挥了挥手,他说:“你去看阎老吧,我这儿没事。”

    虽说在会?议桌上拍着桌子?大吵,但?毕竟都是有身份的领导,几十年的老关系,而且就住在同一?幢楼上,出了会?议室,七八个?人,大家都是客客气气的。

    阎佩衡还押后一?步,扶着刘司令的手。

    崔部长?一?行人则走在后面。

    暗夜,路灯,路灯下飞满了蛾子?,朝着耀眼的路灯一?下下的撞着,明知道撞上去就是死,但?还非撞不可,毕竟那就是它们生来的意义?。

    刘司令望着飞蛾,长?叹:“人生,不也如这飞蛾。”

    阎佩衡说:“活的有意义?,对得起自己,纵是飞蛾,也不悔此生。”

    刘司令点了点头,看到小?狼,又停了下来:“这是你那孙子??”

    “就是我说过的,狙击练的特别好的那个?。”阎佩衡说。

    刘司令大概经常听?阎佩衡提小?狼,以为他是个?大小?伙,没想到矮矮胖胖,穿着短裤,两?条腿像两?条萝卜一?样,脚丫子?肉蹬蹬,像两?个?大蒲扇一?样,看眉眼,却是个?才七八岁的小?顽孩儿,点了点头,说:“

    英雄出少年啊!”

    “是啊,属于咱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崔部长?添了一?句。

    刘司令长?长?叹了口气:“是啊,属于咱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显然,一?场会?议,刘司令被?批到下风了,言语之间全是感慨。

    已经到电梯口了,毛秘书眼色好,看阎佩衡脸色还算正常,本来人多,陈美兰该下一?梯的,但?他伸手推了一?把,把她推进了电梯,示意她先上,他和医生,孩子?们则留在后一?梯。

    乍要进去的时候,陈美兰还没觉得啥。

    但?回过味儿来,就觉得好尴尬啊,电梯里七八个?穿军装的老爷子?,就她一?个?普通人。

    刘司令就站在陈美兰的身边,突然侧首,目光阴沉沉的看着她。

    适时的,徐部长?说了句:“晁司令说的也对,任何时候,当我们面对资本主义?,还是应该保有警惕性,陈美兰和崔敏在271和291已经有经验了,81食品厂给她们干,她们有经验,应该能比张向明搞得更好吧。”

    陈美兰来的时候就知道老爷子?想让她拿下奶粉厂。

    却不期这事儿在今天就定下来了。

    刘司令的目光依旧阴沉沉的,他内心的情愫应该很?复杂吧。

    估计他也想不通,凭啥崔敏和陈美兰干的那么好,他的儿媳妇却做不好生意。

    不,他应该觉得不是做不好,而是阎佩衡和崔部长?他们联手,斗败了他。

    父子?对视,刘鹏与刘司令皆是一?声?冷笑,眼底全是苍凉。

    电梯在17楼的时候下了几个?领导,到了18楼,崔部长?,徐部长?和阎佩衡就该下了,刘司令和另外两?个?则要上19楼,临出电梯的时候,阎佩衡交待刘鹏,说:“好好照顾你父亲,军委对你的问责并不大,只要求你转业,自谋生路,这就已经很?好了,阎军是我儿子?,他就必须坐牢,明白吗?”

    所以关于刘鹏夫妻贿赂王戈壁的事,由刘鹏被?强制退伍,而落幕了,这其实已经很?好了。

    “好的,我会?的。阎叔,你也注意身体。”刘鹏说。

    在今天的会?议上,最终,阎佩衡用他和妻子?的生死未见,以及对阎军的刑拘,和阎肇,阎卫的提前转业,换来了对

    刘司令一?家的一?刀切,继而,部队将?在他的强硬手腕下开始彻查违纪行为。

    刘司令输的心服口服,毕竟谁能比得上阎佩衡呢?

    嘴里说爱老婆,却在老婆死的时候为了工作,宁可放弃见她。

    说爱儿子?,但?该裁的裁,该抓的抓,他梆梆硬,就凭对亲人的狠戾手腕,他就能在部队上横着走。

    刀光剑影,或者彼此的恨意和不甘,也就化在这一?声?声?的保重里了。

    出了电梯,崔部长?和阎佩衡还得多聊几句,因为军委批示,把81食品厂作为任务压给271了,但?271是服装厂,81是食品厂,两?者不搭边不说,顾霄马上要来,陈美兰要怎么接待,对方见是陈美兰,还会?不会?投资。

    以及目前,军委都在关注,一?个?食品厂,那么麻烦,陈美兰能不能搞得好。

    因为崔敏也是股东,崔部长?也不得不操心。

    不过俩老爷子?还没开始聊,突然听?楼梯上蹬蹬蹬一?阵脚步声?,下来几个?女人。

    为首的是刘晶晶。

    这小?丫头,该她帮忙的时候她忙着要去跳迪斯科,不肯帮。

    这会?儿知道利害了,脸上也没了下午那会?儿的天真,她犹豫着喊了声?:“阎叔?”

    阎佩衡疼小?女孩,对小?女孩们向来温和。

    “晶晶啊,什么事?”他问。

    刘晶晶说:“听?说军委把81厂给陈美兰和我崔敏姐了?”

    阎佩衡点了点头,说:“你是小?孩子?,你爸也只是退休了,你哥也只是转业,于你的生活没什么影响,天晚了,早点去睡觉吧。”

    刘晶晶本来是说不出接下来的这番话的,不过张向明正在给她使眼色。

    “挺好的,这军区慢慢的也该姓崔姓阎了吧。”刘晶晶笑着说:“都是赚钱,都是靠着军产挖光阴,你们挖的比我大哥,我嫂子?挖的高明。”

    这叫什么话。

    阎佩衡本就身体不适,一?下手捂上胸口了。

    陈美兰是拿了厂的,北京市中心一?个?大厂,不说产奶粉,仅是地段,哪怕出租,三十年的租期都是一?笔大资金,所以她不好替自己辩解。

    但?她特别生气,一?是因为奶粉厂是所有生意中最难做的。二是刘司令虽然

    开会?被?批评,被?要求退休了,但?显然,张向明夫妻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犯了什么错误,这还要给人泼脏水呢。

    不过就在这时,阎肇从家里出来了,手里还提着锅铲,围着围裙。

    超级奶爸,他本正在做饭的。

    “刘晶晶?”

    “黑脸叔叔?”刘晶晶说。

    阎肇问:“听?说你读的是中专,但?还读了夜大,学的是工商管理?”

    刘晶晶从小?喜欢谈恋爱,不爱读书,读了个?中专,出来以后在一?个?派出所管档案,但?现在单位对学历的要求越来越高,她也被?迫在上夜大,读的工商管理。

    “那你知道在经济学中,什么叫劣币驱逐良币吗?”阎肇又问。

    劣币驱逐良币,刘晶晶似乎听?过,但?并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她不但?喜欢恋爱,还爱偶像,爱追星,喜欢什么陈道明啦,许亚军啦,以及港台的刘德华啦,周润发之类的男偶像,上课就看他们的明信片,压根儿不听?老师讲课。

    “我今天走访了一?遍奶粉市场,几乎所有的奶粉都存在缺斤短两?问题,而我走访过工商、检疫部门?,在首都有五家奶粉,没有一?家的资质是认真按照政策规定走的。”阎肇再?说:“原奶的质量,奶粉的质量,以及产出费用都是成本,别人没有成本,就可以把价格定的很?低,而要想做品质,成本就一?定很?高,今天下午我在党校跟校长?聊了一?会?儿,他说这叫劣币驱逐良币,是一?种市场病态。”

    张向明本就是个?俗人,听?不懂,还一?声?冷笑:“阎大公安,你说人话,啥意思,我们听?不懂。”

    “奶粉很?难做,而且四五年内不可能赚钱。”阎肇说:“要想赚钱,就得违法。”

    张向明要顶一?句:“可我赚钱了。”

    “所以你违法了,我会?让胡小?华报案,并让首都公安和工商联合执法,查你。”阎肇紧跟一?句。

    “哎哟!”张向明手捧胸口,一?声?尖叫,拍着手说:“可是□□要钱,检疫要钱,临床实验更要一?大笔钱,进口干燥塔还需要……”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发现这不正是阎肇所说的,想赚钱就违法?

    这

    叫个?什么事儿,她头一?回发现,生意真他妈的难做!

    陈美兰也是才发现,国家这种党校进修的方式非常不错。

    阎肇这种人,要常年累月只埋头于自己的工作中,就跟不上经济大环境的发展了。

    但?给他一?段时间学习,他就能理解经济环境所面临的困境。

    正如他所言,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奶粉市场因为防疫检疫,以及临床试用的混乱,质量差的奶粉价格低,但?是销量好,而质量好的奶粉,就会?面临着有价无市,而且价格卖不上去的困境。

    这也是为什么陈美兰一?直都不热心于奶粉的原因。

    市场太难做,几年之内也没可能赢利。

    刘晶晶又不懂这些,因为给黑脸叔叔训了一?通,回头对张向明说:“烦死了,干嘛让我说这些啊,看看,这个?黑叔叔又训我。”

    她还要找陈美兰告状,伸手拉了陈美兰一?把:“嫂子?,你看黑脸叔叔,他又凶我。”

    她的指甲留的长?,伸手太猛,刺啦一?声?,划破了陈美兰的胳膊。

    “啊,疼!”陈美兰一?声?叫。

    阎肇走了过来,看陈美兰胳膊上一?道红印,抬头,厉声?凶刘晶晶:“就现在,上楼。”

    “你这人真奇怪,为什么对她那么温柔,对我就凶巴巴的?”刘晶晶脑子?一?懵,居然来了一?句。

    “就凭她是我爱人,我媳妇儿,你嫂子?!”阎肇厉声?说。

    彼此对视了会?儿,刘晶晶终于在阎肇狠戾的,不像别的男人一?样,会?有转寰的目光中败下阵来,跺跺脚,哭着上楼了:“烦死啦,真讨厌!”

    刘夫人和张向明又不懂得这其中的沟沟道道,对视一?眼,刘夫人也懒得帮儿媳妇了:“你也真是,那么多军工厂,非挑一?个?不赚钱的,惹一?身骚,一?个?家叫你败完了!”

    张向明也有自己的苦衷,别的军工厂都在外地,只有这一?个?在家门?口呀。

    这一?家子?红红火火的,学着别人做生意,做到头来做得刘司令一?刀切,刘鹏直接退伍,闹了个?空,还得被?公安和工商联合执法。

    对视一?眼,欲哭无泪,上楼去了。

    陈美兰一?家子?进了门?

    ,就见两?个?医生,毛秘书都跟着,阎佩衡站在门?口。

    这老爷子?也是够累的,已经夜里12点了,非但?休息不了,晚饭也没吃。

    毕竟年龄大了,头发花白,因为今□□服穿得厚,天又热,背上整个?湿透了,腋下也在往外渗汗,端着茶杯正在喝茶,看陈美兰过来,问:“奶粉厂是不是很?不好干?”

    这时候即使不好干,也要宽老爷子?的心。

    “也不算难,走一?步看一?步吧。”陈美兰说。

    小?狼吧唧了一?下嘴:“妈妈,你产的奶粉,我能喝吗?”

    “能啊,你问这个?干嘛?”陈美兰问。

    “我们班的孙明明,她妈妈就在奶粉厂上班,她说她妈妈生产的奶粉她不能喝,我也不能喝,只能卖给别人。”小?狼一?本正经的说。

    虽说孩子?气的话,但?这也正是现在的奶粉品质。

    “那咱们生产的,到时候必须让你先喝。”陈美兰说。

    “我也能喝吗?”圆圆问。

    陈美兰说:“当然可以啊,到时候你二伯家的小?宝宝就出生了,小?宝宝要想喝,咱们也可以送给她喝,她的奶粉妈妈包了,做临床实验的时候就让她喝,咱还要给你齐阿姨钱呢,这叫做临床实验。”

    “好呀。但?是妈妈我好困,我要去睡觉啦。”圆圆说着,已经闭上眼睛,眯眯糊糊的,趴床上去了。

    一?家子?聊天,大家倒没顾忌外人。

    两?个?医生替阎佩衡听?完心脏,按例再?写一?份病历,就该回岗值班了。

    于陈美兰一?家,刚才不过是普通的聊天说笑。

    但?两?个?医生进了电梯,一?个?看着另一?个?,就笑了:“你是不是准备要孩子?了?”

    “快了,媳妇正备孕呢。”另一?个?说。

    这个?说:“要你媳妇没奶,吃81食品厂的吧,她家的奶粉敢给自家孩子?喝。”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奶粉不容易找啊。”另一?个?感慨说。

    俩医生说着,出了电梯,回岗工作去了。

    而大家对食品安全的要求,在如今,就是这么低!

    作者有话要说:我有个男同学,开醋厂,自己家的醋自己不吃,关系不熟的人,天天推荐吃,关系好的,就不推荐了,哈哈哈

    记得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