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中有佛,处处都是佛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风,在暮色中狂欢,钟磬音在四方天地间回响。

    “缚魔阵,起”

    柳贺大喝一声,佛堂中的伟岸佛像金光璀璨,佛光驱散黑暗。

    “那尊佛像,是一尊极为珍贵的魔具,也是我们胧泉室的镇寺之宝。”

    “它不仅能增幅佛法,还能镇压邪灵,就算这只邪灵是高阶顶级的魔物,也会受到不小的压制。”

    雪岩耐心地对穆茗解释道。

    众僧人以柳贺为中心展开,一同念咒,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魔阵。

    万千金色的咒文化作锁链,束缚着百足恶魔。

    恶魔强盛的气息遭到了极大的压制,尽管如此,那深渊般的巨口依旧鲸吞着佛光,似要带来永寂的黑暗。

    “邪灵免疫大多数魔法,除了传说中的圣灵魔法以外。就只有光、雷、火三种元素能有造成一定的伤害。”

    穆茗沉声说道,将永恒天堂的领域扩张到了极限。

    明亮的炽光之中,众人的魔法都染上了圣洁的气息。

    “我的冰系魔法对它没什么用,要靠你打输出了,假面骑士。”

    阮伊儿把手搭在了穆紫薰的肩上,语重心长地道。

    “我今天不是假面骑士,是魔法少女。”

    穆紫薰摇了摇头,将手合在身前,缓缓展开,仿佛手心有一把星之钥匙。

    大小姐旋转了一圈,墨色的长发与裙摆一同飞扬,星光随之起舞。

    她一手叉腰,一手比了个剪刀手,赤色的魔法星阵缓缓绽开。

    “噗”

    穆茗憋笑憋得很辛苦,倒是没想到这个高冷的御姐这么有少女心。

    “变身动作都错了,重来。”

    阮伊儿打趣道。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那个变身台词是怎么说来着?”

    穆紫薰笑着问道。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示你真正的力量,跟你订下约定的小樱命令你,封印解除!”

    阮伊儿撅着嘴模仿着小樱的声音,说话的语气特别可爱,满满的少女心。

    “库洛牌,封印解除”

    大小姐头上的呆毛俏皮地晃了晃,干劲满满。

    两个逗比女孩一点也没有大战来临时的紧迫感,倒是让穆茗悬着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一轮烈阳冉冉升起,巴塔路西斯沐浴天火,从烈焰中降诞。

    和以往不同,这一次召唤出巴塔路西斯武装之时,大小姐发现那漆黑的战甲之上,竟然流转着一层明亮的白光。

    “这就是库洛牌的力量啊!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穆紫薰握紧了拳头,感受着洪流般的魔力在体内奔涌,一手指向百足恶魔。

    “喂,魔卡少女樱什么时候和假面骑士联动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出戏?”

    穆茗挥舞着琉光之刃将百足恶魔喷吐出的黑色元素波斩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回应他的,是大小姐骤然变得冷酷肃杀的声音。

    “碎星之炎”

    赤红的迦楼罗之炎升起,沐浴着圣洁的白光。

    在这片光之领域中,她能感知到自己的魔法强度还有破坏力都迎来了质变。

    不死鸟的双翼舒展,化为长弓,如后羿手中的神弓繁弱。

    赤色的火焰和微光聚合在一起,化为汹涌的元素乱流。

    满天星斗聚合在弓矢的尖端,蓄势待发。

    神箭贯穿星虹,一去不返。

    纯白的天堂之鸟挥舞着羽翼,圣洁如天使。

    “魔法改变了?”

    穆紫薰看着那沐浴在光明中的神鸟,瞪大了眼睛,喃喃地道。

    “融合魔法?”

    沐清歌也吓了一跳,一脸不可思议。

    迦楼罗之炎的赤色火焰被纯白无瑕的光焰取代。

    光明之鸟肆意飞舞,沿途留下璀璨的星光与白焰。

    “好美的魔法。”

    林溪不由得赞叹道。

    神鸟扑在了百足恶魔身上,绽放出万千极光与星火。

    邪灵惨呼一声,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高大的身躯顿时一矮,身上还残留着白色的火焰在燃烧。

    “好强大的魔法,竟有如此威能。后生可畏啊”

    雪岩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那残破不堪的身躯迸发出的魔力再一次攀升。

    “这是属于我们的融合魔法,起个名字怎么样?”

    大小姐看向穆茗,眸中闪烁着晶莹的光。

    这是属于她和穆茗的,由二人共同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魔法。

    “就叫天堂之焰怎么样?”

    穆茗思忖了片刻,总觉得那沐浴在极光中的神鸟,就像前往天堂送信的使者。

    “天堂之焰,虽然有点中二,但也还可以吧。”

    穆紫薰点了点头,心中升起一抹满足。

    因为这个魔法,是她和穆茗的“孩子”。

    百足恶魔尖锐地咆哮起来,身躯不安地扭动,像是沾染上了盐巴的毒虫。

    诡异的魔音灌入脑海,让人耳膜一阵不适。

    僧人们脸色一白,头痛欲裂。

    苍云强忍着精神上的折磨,目光决绝,凝聚了全身的魔力,轰击在降魔钟上。

    洪亮的钟声响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如温润的水波。

    魔音愈发尖锐,没有停止的迹象。

    苍云汗如雨下,手掌痉挛着,却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将覆盖了佛光的手印击打在降魔钟上。

    莺萝见苍云的状况不妙,便低声吟唱起来。

    借着声音施术的魔法安抚,能稳定在场众人的情绪,免收魔音的袭扰。

    在安抚的作用下,苍云的精神状况逐渐好转。

    钟鸣渐渐盖过了魔音,音波以相反的波长相互抵消,为众人缓解了颓势。

    柳贺带领着诸多僧人一同诵经,结出禅印。

    实质般的金色文字在百足恶魔的上方幻化出巍峨的群峰,如海市蜃楼。

    群山坠落,百足恶魔身上的邪灵气息溃散了许多。

    它不甘于被镇压,血色的魔瞳邪光大盛,卷起赤电腥风。

    霎那间飞沙走石,铺在地表的青石板和古砖纷纷扬起,如狂风中的落叶。

    赤色的闪电轰击在房檐和围墙之上。

    轰

    房顶的瓦片纷纷落下,古旧的围墙因年久失修轰然坍塌。

    狂风与雷霆持续肆虐,没有战斗能力的僧人们一时间伤亡惨重。

    气温瞬间骤降,独属于阮伊儿的天赋凛神展开。

    “镜影折光”

    巨大的十二棱镜面化作巨大的保护伞,独挡一面。

    “混沌之界”

    “蔓墙”

    沐清歌和林溪一同联手,施展出防御魔法抵抗邪灵的冲击。

    在她们的庇佑下,众多僧人避免了身死的结局。

    翠绿色的生命气息在林溪的指引下,朝着那些受伤的僧人们飞去。

    有木灵生息这样的治愈系魔法,能够极大地减少伤亡。

    无边的黑天之中,一颗闪耀的紫色星辰熠熠生辉,那是帝星紫薇。

    “雷劫”

    阮伊儿身前的紫色星阵缓缓成型。

    轰

    怒雷降诞,紫色的神雷斩破天穹。

    在永恒天堂的加持之下,闪电染上了一层白光,将魔影洞穿。

    “吼”

    怪物身上缭绕着紫色的闪电和圣光,被激起了怒火,刀锋般锋利的百足疯狂地刺下。

    “琉光断灭”

    在光之领域内强化了数倍的琉光之刃,变换成了一柄足有十余丈高的巨剑。

    光剑华丽地斩出,将百足恶魔身侧一半的肢体斩却。

    “该死的畜牲,竟然故意挑没有反抗能力的普通人下手”

    大小姐看着那些受伤的僧人,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表情变得很是冰冷,她的火焰却愈发地炽烈。

    “炎龙蚀日”

    无穷的光和热汇聚于此,劫难与灰烬中重生的女王,号令着世间万火。

    炎龙昂首咆哮,吞食日月。

    前所未有的恐怖嘶鸣,让人心惊胆战,百足恶魔的身躯被炸烂了一片。

    释放出这个魔法后,大小姐身上的巴塔路西斯黯淡了下去,收回了体内。

    穆紫薰的魔法储备已经见底,穆茗见状,便指挥蝶鸢为她补充魔力。

    “哼,小蝴蝶”

    大小姐一脸得意,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啾啾”

    虽然很讨厌这个贱人,但是蝶鸢对主人的命令从来不会违抗。

    蝶翼颤动着,洒下浅蓝色的月光。

    听着蝶鸢幽怨的声音,穆茗轻轻笑了笑。

    “施主,你们的大恩,我们胧泉寺众人,将永远铭记于心。”

    雪岩神情激动,运转佛法,举起了一柄金色的雷霆长矛,准备给它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陡变突生。

    居于缚魔阵正中央的柳贺突然发难,他离开了与众僧人一同结成的佛阵,一掌拍在了雪岩的背心。

    “噗”

    雪岩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扑倒在地上。

    “你?”

    雪岩捂着胸口,又吐出两口鲜血,指着柳贺,一脸失望。

    众僧人、穆茗、还有大小姐一行人,纷纷侧过脸,目露震惊。

    缺少了阵眼,众僧结成的降魔法阵顿时溃散。

    百足恶魔不再被压制,挣脱了身上的咒文束缚。

    更让人感到无力的是,不管承受多么严重的创伤,百足恶魔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伤势愈合。

    它的生命力,似乎无穷无尽。

    “呵呵……你们杀不死我”

    百足恶魔狂笑着,残损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恢复着。

    “柳贺,你在干什么?”

    一名同门的僧人怒视着柳贺,怒斥道。

    “对不起,方丈,我想活下去。”

    柳贺自知有愧,脱下了僧衣,身上布满了猩红的斑点,尤为可怖。

    “我早已病入膏肓,这些年来,一直是它护我周全。”

    柳贺说着,闭上了眼睛,出现在脸上的,是一种麻木。

    “原来,当初是你在佛门禁地,将它放出来的”

    雪岩看着那狂笑着的恶魔,手脚顿时变得冰凉。

    “是,师父,当初你摧毁了它的身体,以肉身封住它的灵魂时,它的意识有一部分附着在了我的身上。”

    “当时我才十七岁,就患上了肺痨,我真的不想死”

    柳贺说着,又剧烈地咳嗽了两声。

    “老东西,你又何必指责他人呢?若非你心智不坚,又怎会被我趁虚而入?”

    百足恶魔淡淡地讥讽道。

    雪岩僵硬了两秒,嘴唇嗡动着,瞳孔猛地一缩。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你说得没错,我也怕死。生命短暂,我对长生的执念太深,成了心魔。这才被你利用。”

    雪岩的精神瞬间垮了下去。

    一辈子修佛,却未能六根清净。

    坚信善恶有报,却免不了受生老病死的困顿。

    被恶魔控制心智,残害了无数生灵,就连最为信任的大弟子,也受妖魔蛊惑。

    他活了百年,这一生却如此失败。

    “你该感谢我,毕竟我实现了你长命百岁的心愿,你不是很怕死吗?帮我杀掉那几个人类,解开黑匣子的秘密。我就能让你活得更久”

    恶魔蛊惑着,试图说服雪岩继续为它卖命。

    “不”

    雪岩颤颤巍巍地起身,严厉地拒绝了。

    苍云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想起了师父,那个教他挺直腰板做人的老人。

    “若有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避也”

    雪岩的声音铿锵有力,一字一句地念道。

    “真是伟大呢,可惜啊。”

    百足恶魔似有些遗憾,黑气钻进了柳贺的身体。

    没有了缚魔阵的压制,恶魔柳贺身上的魔力量级不断地攀升,一直达到了高阶顶级,这才慢慢停下。

    众人感知着他身上的危险气息,纷纷后退。

    “有些残破的身体,将就着用一下吧。”

    恶魔化的柳贺,用那血墨色的眼眸审视着自己的手,脸上出现了一抹人性化的嫌弃。

    “没有了缚魔阵,你们如何和我斗”

    柳贺狞笑着,身体化作金色的雷光,闪到了佛像面前。

    “佛?可笑”

    一拳轰出,金色夹杂着赤黑色的闪电游离,将庄严的宝像彻底粉碎,佛掌上的黑匣子落了下来。

    柳贺拾起了黑匣子,轻轻抚摸了一番。

    “有了你,我的魔力将更进一步。到时候,整个城市所有的人,都要成为我的提线傀儡。”

    恶魔缓缓转过身,身后的背景是残破不堪的佛像。

    “你们的佛已经被我毁了,你们现在,还能求谁呢?”

    “只要心中有佛,处处都有佛”

    苍云决绝地道,敲响了降魔钟。

    钟声久久不息,嘹亮的回音传遍很远。

    他的身躯依旧老迈,但永远挺拔屹立,如庭院里苍劲有力的老松。

    “聒噪至极”

    柳贺瞬间出现在了苍云面前,一掌将他击飞。

    鲜血落在了黑匣子上,缓缓渗入其中。

    “今天你们全都得死让我来教你们,绝望”

    柳贺的手掌泛起深邃的赤黑色,面目狰狞。

    一掌印下,降魔钟四分五裂

    僧人们面如死灰,那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大小姐和阮伊儿做了两次深呼吸,保持着冷静,护在了林溪和莺萝的前面。

    沐清歌持着墨璃,目光坚定。

    穆茗紧握着手中的白露,隐约听见了一股未知的声音。

    身体里似乎有另一个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