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第二百六十一章 恶灵来袭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恶魔女友总想吃掉我》    恶灵嚎哭着,从穆茗的身体中逃窜出来,像是见到了更加可怕的恶灵。

    邪气离体之时,在场的众人都能明显地感知到,百足鬼影的气息削减了几分,似乎遭受了重创。

    穆茗睁开眼,缓缓抬起头,眸中的猩红一闪而过,意识恢复了清明。

    “我,到底怎么了?”

    穆茗一手扶着额,有些茫然。

    鬼影见形式不妙,便立刻朝着寺庙外面跑去。

    雪岩和众多僧人跟在后面追逐了很久,但还是让它逃脱。

    “哥哥,你怎么样了?”

    林溪走过来,看向穆茗的目光中满是担忧。

    “我没事,就是清歌可能会有些虚弱,大小姐和伊儿也要修养一番了。”

    穆茗将沐清歌抱起,回到了厢房之中,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大小姐和阮伊儿的身体状况。

    发现她们只是被吸走了部分生气,并无大碍之后,他才稍微安心一些。

    魔法师的体质较普通人好上很多,即便被那个恶灵吸取了部分生气,也不会危机性命。

    若是换作常人,恐怕就卧床不起了。

    林溪施展木灵生息将她们缺失的生气补充完之后,便和莺萝一起,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只小鹿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穆茗都有些心疼。

    一直等到下午,女孩们才悉数醒来。

    “好饿啊……”

    大小姐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喊饿,全然忘记了被恶灵附身的沐清歌袭击这回事。

    微微侧身看见了坐在床边的穆茗,她就一把挂在了他身上,像一只树袋熊。

    “饿饿,饭饭。”

    “馒头吃吗?”

    穆茗说着,从一旁的碗里,拿出一个荞麦馒头。

    寺庙里刚蒸好的馒头冒着热腾腾的气,淡淡的麦香,倒是让穆茗不经意间回想起童年。

    稻草人在黄昏中歌唱,麦田里的风带来四月的收获。

    院长蒸的馒头,虽然看起来粗糙,但韧性很足,很有嚼劲。

    一口咬下去,热腾腾的麦香就溢散到胸膛。

    他走过很多地方,也没能找到相似的味道。

    “有没有肉啊?我想吃肉。”

    穆紫薰一下子泄了气,身为一个典型的肉食主义者,一天吃不到肉,就像是丢了半条命。

    “喏”

    穆茗想了想,撸起袖子,将光洁如玉的小臂伸到了大小姐嘴边。

    “你以为你的肉那么香啊?”

    大小姐白了他一眼,幽怨地道。

    “不吃拉倒,某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穆茗打趣道。

    “我才没有一直想吃你这人说话要讲证据,不能凭空污人清白”

    契约空间中的藜看着穆茗的手臂,装出一脸不屑的样子,眼珠子却时不时往穆茗的手腕上瞟。

    “咕噜咕噜”

    不争气地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藜傲娇地别过脸。

    “哼,人类,你这是在玩火”

    穆紫薰摸了摸穆茗的手,手如玉笋,骨节分明,该用“巧夺天工”这样形容工艺品的词来形容才对。

    女娲想必是有些偏心的,造人的时候,肯定对他精雕细琢了一番。

    至于剩下的人,就打着应付一下的心思吧。

    一瓢子泥浆撒下去,一整天的工作就完成了。

    大小姐挽起穆茗的袖子,欣赏了一番,然后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冲他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很是呆萌。

    “确实挺香的”

    藜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那一句“确实挺香的”,在她听来就像是“你老公真棒”

    大小姐咬着穆茗胳膊的那一瞬间,藜仿佛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出现了扭曲,变成了刀剑神域里须乡当着桐姥爷的面舔亚丝娜的表情。

    然后,她怒了,在契约空间中气得跳脚。

    “快住口他是我的是本公主的”

    一旁的阿银抱着尾巴,悄悄溜出很远。

    穆茗脖颈处的曼珠沙华印记开始变得滚烫,那是醋坛子即将爆发的前兆。

    “行了,别咬我了。”

    穆茗安慰好了醋坛子,掰开穆紫薰的嘴,特意检查了一番她的牙齿。

    很干净很整齐,穆茗满意地点了点头。

    就像猫奴掰开自己饲养的小野猫的嘴,生怕它的牙齿会不健康一样。

    “干嘛?”

    小野猫横了他一眼,傲娇地道。

    “没什么,就是怕你会长蛀牙呢,平时那么爱吃糖。”

    穆茗拿起荞麦馒头,撕掉一小块,喂到了大小姐的嘴边。

    大小姐倚在他身上,享受着猫奴的投喂,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甜食吃太多不好,你房间冰箱里除了旺仔牛奶,就是肥宅快乐水。”

    穆茗撕着荞麦馒头一点点喂给她,怕她噎住,又时不时地喂她喝水。

    阮伊儿迷迷糊糊地起身,看着身旁的穆紫薰,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弟弟”

    大小姐伸出手抓住了穆茗的胳膊,轻轻摇了摇,似在撒娇。

    “怎么了?”

    “你看看我的鼻子,被她刮的”

    穆紫薰指了指泛红的鼻尖,一脸委屈。

    “她还欠我三十下。”

    阮伊儿冷冷地道。

    穆茗有些好笑地看了大小姐一眼,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表示安慰。

    这两个姐姐,有时候真像是一对活宝。

    那么高冷傲娇的人,居然会这么孩子气。

    “呃……”

    沐清歌捂着头,从床上坐起身。

    “小溪呢?她怎么样了?”

    “小溪有些困,现在睡着了。放心吧,恶灵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你现在有些虚弱,好好休息。”

    穆茗轻声安慰道。

    “恶灵?”

    穆紫薰和阮伊儿这时候才想起沐清歌之前袭击她们的事。

    “是的,这数十年来,那个恶灵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

    穆茗隐隐有些后怕,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们。

    “我记得,那个恶灵好像控制了我的身体。”

    沐清歌说着,有些后怕。

    “放心吧,那个恶灵已经被赶走了。”

    穆茗安慰道。

    “只是赶走,没能消灭。那就意味着,那个东西还会祸害人。它之前就杀了好多人……”

    沐清歌说着,眼眸变得黯淡了一瞬。

    “嗯,方丈和苍云住持正在商议解决办法。我联系了夕研姐,让她疏散班上的同学,并派人封锁了上山的路。”

    “现在狩魔队正在附近搜寻那个恶灵的痕迹。”

    “那就好。”

    沐清歌稍微松了一口气,她的父亲与爷爷,都守在魔界裂缝抵抗着入侵的恶魔。

    从小受到的抵抗恶魔,保护平民的教育,还有在这样的家庭中产生的荣誉感和自豪感,鞭策着她与魔物做着殊死斗争。

    可是,她被恶灵附身,险些伤害了最重要的同伴。

    不不是同伴,她们,还有他,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她放在了家人的位置上。

    沐清歌看着那一张张脸。

    穆茗微笑着,给予她鼓励的眼神。

    阮伊儿和穆紫薰依然在置气,鼻尖泛红。

    莺萝和林溪躺在床上,抱在一起睡觉,睡颜恬静而温柔。

    “加油”

    穆茗攥紧了拳头,眼神坚定而温柔。

    “嗯加油”

    沐清歌变得斗志满满,五指分开,伸出手。

    穆茗正准备伸出手和她击掌,沐清歌却是狡黠一笑,在穆茗脸上摸了一把。

    “清歌,茗子是我家的你居然敢揩油”

    大小姐立马不乐意了,扑上去捏她的脸。

    两人正打打闹闹,门外的小沙弥敲了敲门。

    “小师傅,什么事?”

    “方丈邀请各位去佛堂一聚,有要事商议。”

    穆茗和姐姐们对视一眼,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是关于恶灵的事吗?”

    “是”

    小沙弥很是恭敬地躬身,行了礼,便带着众人前往了佛堂。

    苍云和雪岩已经等候多时,能施展佛法的僧人们齐聚一堂。

    雪岩已经不复之前的年轻,变得垂垂老矣,比苍云还要年迈。

    “此次行动凶多吉少,你们虽天赋卓绝,但都还是孩子。待在这里很危险。”

    雪岩说着,便吩咐一名老僧人上前。

    “这是我的徒弟柳贺,他会护送你们下山,将你们带到狩魔队身边。”

    “诸位施主,请随我来。”

    柳贺上前,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方丈且慢,恶灵如果不尽早消灭,会给附近的平民带来巨大的灾祸。斩邪除魔,是我们魔法师的责任,我们自然会尽一份力。”

    穆茗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命格人偶尚未找到,他自然不会离去。

    另外,除去这个邪灵,也能为沐清歌解开心结。

    “诸位施主的好意,老朽心领了,只是老朽实在不愿意再看到无辜人因此丧命。”

    雪岩说着,剧烈地咳嗽起来。

    穆茗能感知到,他的寿元将尽。

    雪岩已经活了一百三十余年,没有了邪灵吸取的生气供给,他的身体机能已经衰弱不堪。

    “方丈,你恐怕……”

    穆茗见他的脸色十分难看,欲言又止。

    雪岩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花开花败总归尘,老朽大限已到。”

    “人生苦短,不过百年。老朽空长百岁,穷其一生碌碌无为。大限将至,除去邪灵,为众生谋一福祉,何乐而不为?”

    雪岩豁达的气度,让性子高傲的大小姐都有些敬佩。

    “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战斗。”

    大小姐轻轻地道。

    “此战,十分危险。”

    苍云看着她,严肃地道。

    “我有必须战斗的理由。”

    穆紫薰说着,上前揽住了穆茗的肩膀。

    “我是个很要强的人,总不能一直被人保护着,看着别人去战斗吧。”

    大小姐看着穆茗的侧脸,想起了他一次又一次地站在她身前保护她的样子。

    “我也要留下。”

    沐清歌微微颔首,向前迈出一步。

    “我不想做一个看客如果我选择了沉默,只是看着别人去流血牺牲。那么终有一天,轮到我流血牺牲的时候,周围也只会剩下看客。”

    沐清歌的目光炯炯有神,像是明亮的火炬。

    阮伊儿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抱胸依在门沿边,她做任何决定都不需要用言语来宣告。

    “多谢诸位”

    苍云躬身行了一礼,关于恶灵歼灭的作战会议正式展开。

    “恶灵掠夺了众多生气,正在养精蓄锐,待它的伤势痊愈,将掠夺到的生气完全吸收,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到那时,它便会再次来袭。”

    雪岩一边说,一边组织僧人列阵。

    “恶灵如此执着于胧泉室,是因为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它吗?”

    穆茗看着那佛掌上的黑匣子,若有所思。

    “施主果真是智慧过人。”

    雪岩说道:“那个魔物,一直觊觎着伍晴的力量,妄图将其掌握。”

    “当年他侵蚀了我的心智,掠走了村子里居民的生机之后,嫁祸给了伍晴,并将其封印,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掌握伍晴的支配能力。”

    “只不过,那股魔力很特别,邪灵研究了数十年也没有任何进展。”

    雪岩说完,有些愧疚地看了苍云一眼。

    穆茗看着苍云的脸,那张脸神色如常,眸中没有任何波澜。

    在得知自己用尽一生去偿还的罪孽,自始自终只是一场谎言的时候,他到底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若修真道人,不见世间过。”

    苍云淡淡地道,似顿悟了一般,给人的气质变得截然不同。

    和前两日相比,这时候的他,心境变得更加通透豁达。

    “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守株待兔,等着那个邪灵找上门来掠夺伍晴的魔力,就可以了吗?”

    穆茗看着佛掌上的黑匣子,淡淡地道。

    “是的,它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雪岩很是笃定地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苍云坐在佛像前打坐,默读着金刚经。

    金色的佛像在暖光的照耀下,光辉灿烂。

    天色渐晚,晚间的风卷起缤纷的花瓣,落在了庭院里。

    众人的精神都高度紧绷,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大意。

    “呼呼”

    风推开了门,阵阵阴风闯进房间。

    “它来了准备迎战”

    正在打坐的雪岩猛地睁开眼睛,厉声喝道。

    僧人们纷纷腾空而起,如白鹤展翅般舒展开双臂。

    佛光照耀,无数的经文组合在一起,铸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

    黑云密闭,似有百丈高的滔天魔影遮住了星光,猩红的眼眸如悬挂在天穹中的血月。

    鬼影百足如密集的暴雨一般落下,轰杀在那撑起的金色结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