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小肥啾宠爱手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小肥啾宠爱手册: 第58章 第 58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小肥啾宠爱手册》    小愿愿真的生气了。

    要是河豚, 现在肯定鼓成一团球了。

    他觉得珩珩哥哥太坏了,竟然这样对待他的小企鹅。

    抱紧自己的小企鹅,小愿愿重重哼了一声, 然后转身要回去。

    宫望珩还是不能理解小愿愿为什么会生气。

    就因为企鹅玩偶弄脏了吗?

    可那样的话, 洗干净不就好了?小孩子的想法真是叫人捉摸不透。

    还是忙跟上去, 然后就看到小家伙小小的身躯正贴着楼梯扶杆,一格一格慢慢往下走。

    看上去就很危险的样子。

    宫望珩几步跟上,将他提了起来:“你这样走楼梯很危险。”

    小愿愿被提起来, 双脚离地,不高兴地晃来晃去挣扎:“……放开愿愿!”

    宫望珩几步走到了下面,放下小愿愿:“放开你了。”

    小愿愿还在跟他生气:“愿愿要,回去了!”

    宫望珩想了想,小愿愿现在正生气,不想搭理自己想要回去, 也是正常的。

    他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送!”一手一个小企鹅,抱紧了,“愿愿自己, 会回去!”

    宫望珩走过去为他开了门:“那你路上小心。”

    “……”

    宝贝无语。

    太坏了!这是什么坏哥哥!

    “……走就走,愿愿,现在就走了!”

    宫望珩在门口看着他。

    两家的距离不远,这点路小愿愿自己走也不会有问题。

    但在他走出一段距离后,宫望珩才跟上去——到底真不能让他一个人走,至少过去帮他按个门铃。

    宫望珩不知道小愿愿为什么要生气, 对小愿愿生气也没什么特别感觉。

    他就是这样的性子。

    弟弟来找自己了, 他可以陪弟弟玩。

    弟弟生气要回去了, 他也可以接受, 然后送弟弟回去。

    主要原因在他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生气的事, 不能理解弟弟为什么要生气,所以无法调转到正确的处理态度。

    宫望珩帮忙按了门铃,管家来开的门,看到他们两个一起过来,问:“今天是打算在这边玩吗?”

    “不是的,弟弟生气了,要回家,所以我送他回来。”

    “……”

    过于当然,叫管家都无话可应。

    低头看看他们家小少爷,脸颊气鼓鼓,是真的在生气。

    宫望珩道:“既然他已经安全到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倒也不留恋,说走就走。

    待宫望珩真回去了,管家还是对自己看到的这幕表示怀疑:“……小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生气啊?”

    小愿愿更生气了,这下是真的要气死了。

    他将珩珩哥哥当成好朋友,将自己最喜欢的小企鹅送给他。结果哥哥没有好好照顾小企鹅,把好看的小企鹅都弄脏了。还不跟小企鹅道歉,还就这么走了。

    哥哥没有心。

    小愿愿决定要跟哥哥绝交了,他再也不要跟哥哥一起玩了。

    没有回答管家的问题,他还抱着小企鹅,对管家说道:“……愿愿要给,小企鹅洗澡!”

    管家才去看他怀里的玩偶。白色部分沾着红红蓝蓝的颜料,看着就染上很久了,不确定能不能洗干净。

    管家说道:“把小企鹅给我吧,我负责给小企鹅洗澡。等小企鹅洗干净,小少爷就不生气了好不好?”

    小愿愿摇了摇头。

    他生气跟小企鹅没关系,只跟哥哥有关系,拒绝了管家,说道:“……不行!愿愿还在生气!要气好久!”

    他决定要气到哥哥跟小企鹅道歉为止。

    于是等白清年准时下班回家,看到的就是小宝贝生气的画面。

    虽然这小宝贝有小脾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可还是头一次这么大的脾气,气得嘴巴噘老高,又把自己塞在沙发角落,只留一个背影,在那里种蘑菇。

    区别是,以前他在那里种蘑菇,是小小一个。

    现在这蘑菇大了许多,也圆了许多。

    白清年过去抱起小蘑菇,揉揉蘑菇头,问他:“怎么了啊愿愿,是今天跟哥哥吵架了吗?”

    大概情况他听管家说了,两个小朋友开始还好好的,突然就不好了,必然是哪里有了矛盾。

    他想来想去都想不通他跟宫望珩能关于什么起矛盾。

    宫家那孩子无法有脾气,不太可能跟小愿愿较劲:“发生什么事情跟爸爸说好不好,爸爸给愿愿撑腰。”

    气了这么久,小愿愿早已经气过了。

    现在更多是难过,因为小企鹅更脏了。

    管家下午就小企鹅拿去洗了,可也不知道宫望珩那里是什么材料,小企鹅没能洗干净不说,原本主要集中在一块的颜料,现在浸的浑身都是。

    管家意识到家里洗不干净后,火速将小企鹅送去干洗店。

    好在干洗店能洗,就是要等两天,这类特殊颜料有专门的清洁剂,店里正缺货。

    小宝贝看不到干净的小企鹅就无法安心,对管家的话持半信半疑态度,现在更多还是偏向他的小企鹅回不来了。

    他对小企鹅的热爱是家长无法理解的。

    就是喜欢,非常喜欢,特别喜欢,当成信念一样的喜欢。

    所有小企鹅都被他放在抽屉里,枕着用纸折起来的枕头,盖着纸巾做的被子。每天出门前要跟小企鹅说再见,睡觉前要跟小企鹅说晚安——儿童迷惑行为,家长看不懂,家长也不敢问。

    这要说没有十分宝贝吧,谁都不信。

    但这样的小企鹅,他也舍得送人,送了琛琛一个,送了珩珩两个,他倒是很愿意跟人分享自己最喜欢的玩偶。

    小鹦鹉宝宝赖在爸爸怀里告状,把珩珩哥哥是怎么对待小企鹅的事情说了出来。

    “……愿愿最喜欢的小企鹅!送给哥哥,他弄脏了!”气呼呼地道,“哥哥不喜欢小企鹅!愿愿拿回来了!”

    白清年注意力却偏了,他意外发现,这是小愿愿有时以来说得最顺溜的两句话。

    可见是真生气了,连话都能说得这么利索了。

    “……愿愿再也不跟哥哥玩了!不跟哥哥做朋友了!”

    是真的顺溜许多。

    白清年很是惊讶,这是什么原理——生气竟能意外激活这小宝贝的表达能力?他这是什么奇怪的小鸟体质?

    当然惊讶过后也不忘安慰他的小宝贝,他明白小愿愿为什么生气了。

    自己将最喜欢的东西送出去,却没有得到对方的重视跟喜欢。

    尽管小孩无法准确用言语表达出这样的情绪,但并不代表他们感受不到这类情绪。

    “那确实是哥哥没有做好,哥哥应该好好对待愿愿的礼物。”

    “……嗯,对!是愿愿,最喜欢的,小企鹅呀!”

    怎么回事,表达利索程度怎么一下子又给打回原形了?

    白清年看了看怀里的小宝贝,这小家伙生气都这么好笑吗?

    他赶紧咳了咳,保持面部的严肃跟正经:“可是愿愿不跟哥哥做朋友的话,以后就没有哥哥带你认动物了。”

    “愿愿还有琛琛哥哥呢!”语气可得意了。

    还是琛琛哥哥最好,会陪他玩,给他讲故事,还跟他一样喜欢小企鹅——他送给琛琛哥哥的小企鹅就放在哥哥书桌上,干干净净的,还穿上了衣服呢。

    “但是琛琛哥哥离愿愿远啊,珩珩哥哥离愿愿更近。愿愿当真不要跟珩珩哥哥做朋友了吗?”

    小朋友气起来的时候可是很认真的:“不当了,除非他向小企鹅道歉!”

    这个要求很有小宝贝的风格,的确是他会说出来的话。

    可白清年不确定宫望珩愿不愿意做。

    大人看到小孩子为了一桩小事闹矛盾,下意识就会想要劝和。

    但小宝贝的态度挺坚定,白清年怕劝多给他造成压力,或引他更叛逆了——小孩之间的事,最好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

    白清年哄了哄小宝贝,然后将这件事告知了宫家家长。

    钟安嘉对宫望珩交朋友的事情一向很上心,关系良好的近龄朋友有助于他建立正确的认知。

    但这孩子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小愿愿肯亲近他,两个人关系才好了些——结果就要因为两只小企鹅吵架了?不,他不允许。

    火速问来了小企鹅的牌子,然后网上下单买了整齐一系列,准备到时候送给小愿愿。

    再去宫望珩房间,问他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跟弟弟吵架了。

    宫望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我们没有吵架,是他单方面跟我生气,说要回家,所以我就送他回去了。”

    钟安嘉被他这一句堵住,反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心里顺着开始提前担忧,这小孩将来找得到对象吗?这样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啊?

    “那你知道弟弟为什么要生气吗?”

    宫望珩要能知道就好了,他给钟安嘉看自己的本子:“我回忆了一遍今天从见面到分开的各项细节,列举了几种弟弟会生气的假设,但条件都不够充分,没有一条假设成立——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钟安嘉确定了,将来找不到对象了。

    算了,现在有朋友就不错了,对象的烦恼将来再烦吧。

    “白叔叔告诉我,小企鹅是弟弟最喜欢的玩偶,他将自己很喜欢的其中两个送给你了。今天看到小企鹅弄脏了,就觉得你不喜欢小企鹅,对小企鹅不好,所以才生气的。”

    被这么一提醒,宫望珩终于想起来了。

    过年之前,他看到小愿愿蛋壳那天,小愿愿送了他第二个小企鹅。

    当时弟弟说的话他还能一字不差想起来——弟弟要自己好好对这个小企鹅,跟之前的小企鹅做朋友。

    而自己的回答也一字不差地浮现——他答应了,还说会好好对这个小企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