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一位人仙的诞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位人仙的诞生: 第三十四章 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一位人仙的诞生》    天色越发暗淡无光起来,就像是那月亮被传说中的天狗给吞进了肚子,茫茫夜空,别说是星星,就是月亮都彻底躲在了漆黑的幕布后面。

    出了院子,离了那盏院内的烛灯,面前顿时变得更加漆黑了些,只能够勉强看得清脚下的路面。

    刘捕头领着三个捕快持刀严阵以待地往外走去,作为领头,刘捕头当仁不让的走在最前面,他是几个里年纪最长的,也是身手最好的。

    在这留都城里当捕头,除了处事得圆滑之外,这身手也是有讲究的,要真一点功夫不会,就是走其他门路当了捕头,也压不住下头的人。

    毕竟,在这犯罪率奇高的城镇当中,这捕快是拿命在讨生活,既然是拿命干,大家伙自然是更希望能跟一个身手好的上司,也算是增添一些活命的机会。

    “刘头,这外头......”

    身后有一个捕快忍不住狐疑道,但刚起了个头就被刘捕头给打断。

    “噤声!”

    刘头回头瞪了一眼,拿出长刀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待会儿见人无需留手。

    那位年轻捕快这么久没动静,肯定不是擅离职守在这种时候逃回了家,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流民真有问题,且不仅有问题,还有能力!

    从院子里到外面街道也就几步路,但刘捕头走的很谨慎,几乎是一步一个打量,生怕自己前面黑暗位置忽然窜出来什么可怕的妖怪。

    要知道这里是留都城,而留都城,有历史可查,是真出现过妖怪在城内祸害一时的,虽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万一呢?

    然而,一行人短短几十米路走了小五分钟,除了月亮偶尔从乌云里头露出来,在地上照射出点影子虚晃一下,没有任何意外和袭击出现。

    就这么一路磨蹭,刘头像是小姑娘出嫁般踱步到了院子外街道上,绕是他饱经风霜,此时老脸也不由得有些发红发热起来,

    这谨慎是好事,但谨慎过度就......

    有些丢人!

    捕快都是些粗人,而粗人,自然最是看中面子,特别是在自己的手下面前,总觉得自己要是丢个什么丑,会影响了自己在手下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咳咳...”

    刘头嗓子清了清,刚准备说些话给自己找些理由借口,忽然扫见了一个形状奇怪黑影躺在地上,像是田里被碾倒的稻草人。

    仔细一看,刘头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手里的长刀,只见那黑影穿着制式捕快服,身子下头已经留了积蓄了一洼血,脑袋上更是插了一把长刀。

    “谁!”

    就在刘头注意尸体时,他身后一个捕快忽然叫嚷了起来。

    刘头抬起头一看,就看见在靠近墙壁的位置,还有一个黑影,起初一动不动像是个死人,但在自己身后那位捕快叫嚷了一声后;

    这‘死人’忽然有了动作......

    ‘南柯’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之前身体透支太厉害,此时动作显得有些迟缓,像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在吃力的蠕动。

    将身体挺直后,‘南柯’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先是眯了眯眼,而后又仰起脑袋看了一眼挂在黑幕若隐若现地白玉盘,最后,才将注意力放在对面的几个捕快身上。

    “装神弄鬼!”

    刘头念叨了一句,右手微微一摆。

    顿时;

    身后三个捕快极为整齐地上前一步,四个人站在了一线,同时抬起了手里的捕快长刀,以刘头作为主导,队伍以一种难以察觉地速度缓缓向前迈进。

    这是衙门里面传授的合击之术,其实也没多玄妙,也就是普通的战阵经过简化之后,给这些个捕快们用用,其心理作用大过了实际作用。

    ‘南柯’没理会面前这几个‘装神弄鬼’的捕快,而是自顾自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脸上一会儿惊喜,一会儿迷茫,中间还夹杂了些愤怒。

    就像是一个在哪饰演精神分裂,而且从表情到动作,丝毫没有半点破绽和漏洞,彻头彻尾就像是一个疯子。

    但这种怪异的举动,反而是让刘头的动作越发缓慢,越是搞不明白对面在干什么,他就越是谨慎。

    但,

    动作再怎么慢,

    他们依旧是在前进。

    终于;

    当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时,

    ‘南柯’猛地抬起头,眼眸深处一道红茫一闪而逝,表情有些扭曲,张开嘴似乎是想要呵斥两句,但嘴巴动作是有了,张了半天却没见有什么声音出来。

    “......”‘南柯’自己先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喉结,而后又张了张嘴,依旧没有声音发出来。

    “刘头,这人脑子有病。”一个捕快轻声提醒道。

    相比起他们头儿的谨慎,其他几个捕快,此时心里已经放松了下来,这身体上的紧绷,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头儿的特殊爱好而已。

    ’南柯‘此时的举动,像是卓别林上了身,且在另一个完全没听过‘哑剧’,也不懂任何行为艺术的人面前自顾自地开始大展拳脚。

    在发现了自己似乎是没法说话之后,表情都再度精彩了起来,左看看,右望望,还不时伸出手在空气里面抓一下,捏一下。

    刘头‘嗯’了一声,没动静,而是全神贯注地盯住了南柯,他不知道南柯在搞什么鬼,但他相信,躺在地上那位,在死之前可能也跟自己一样困惑。

    “保持警惕。”

    出于自己的身份,刘头还是提醒了一句,

    “就算是个傻子,也得把脑袋砍了再笑。”

    对面;

    被人当作傻子的‘南柯’此时被骂了反倒是安静了下来,面色平静了一会儿,而后恍惚间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枚白玉玉佩。

    玉佩上沾染了些血迹,此时在暗淡地环境中发出了若有若无地光辉,一道道光辉像是有意识般主动往‘南柯‘的身体里流淌。

    ‘南柯’无声的笑了笑,对着玉佩张了张嘴,应该是说了些什么。

    随后抬起手,似乎是准备把玉佩给扔掉,但动作做了出来,整个人又像是卡壳了一样,举了一会儿,又自己放了下来。

    表情,又精彩了起来,似乎是有些生气,又似乎是有些不舍,像极了一位有洁癖的守财奴看着自己手里沾染上了屎的金元宝;

    又想扔;

    又想留。

    终于,

    ’南柯‘放过了自己,他把目光扫向了缓慢靠近的四个捕快,眼眸里极为明显地流露出了一丝不耐烦和嫌弃;

    你们,

    怎么这么慢?

    你们,

    怎么就不懂事呢?

    我在这里生气,你们难道没看见?

    不自己送上来给我出气,难道还要我自己过去?

    “嗡!”

    似乎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南柯’终于动了,整个人站了起来,褴褛的衣衫挡不住他的上半身,露出了里面还未干的血迹。

    但奇怪的是,只能看见血迹,却看不见哪里有伤口。

    “他站起来了!”那位捕快又提醒道,在这漆黑的环境里,专注地扮演了解说的角色。

    刘捕头还依旧保持着警惕和戒备,在看见南柯有了动静之后,整个人眼神一亮,就连嘴角都翘了起来。

    看吧,我的猜测没错吧,这小子磨蹭半天肯定有问题,跟着我,你们才能保住性命!

    “我早就说过,这人有问题。”

    刘捕头沉声说道,而后,右手一挥,

    “你们两个拉开一些距离,待会儿从不同方向冲上去。”

    似乎是前面的观察,让他把‘南柯’真当成了疯子,因此,在布置作战任务时,他丝毫没有回避南柯的意思。

    两个捕快依眼往两侧拉开了一段距离,四个人,此时呈现了三个方向包夹的趋势。

    “......”

    ‘南柯’看了一眼捕快们的动作,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

    而后,‘南柯’又抬起手臂甩了甩,缓慢地动作让他有些不满意地摇了摇头,眼眸里面的红色光泽在此时又旺盛了几分;

    但在同一时间,被放回去的玉佩又闪烁了起来,且闪烁的频率和亮度,都较之之前更甚。

    “!!!”

    ‘南柯’顿时恼怒了起来,似乎玉佩每闪烁一道,眼眸里面的红色光泽就会减弱几分,这感觉,就像是你在往前跑,偏偏有个人在后面死命拉扯你的裤腿。

    僵持持续了大概两秒,‘南柯’眼眸里的红色光泽依旧时强时弱,眼瞧着对面那几个捕快摸了过来。

    ‘南柯’直接把玉佩又拿了出来,随即张嘴似乎是在沟通什么,甚至,还把玉佩竖起来,对着那几个捕快晃了晃。

    “他好像在骂我们。”那位’临时解说’又开了口。

    刘捕头瞥了他一眼,“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不明摆着嘛。”那捕快压低了声音,“他拿个破牌子对我们晃悠,不就是在说我们又当又立?”

    “......”刘捕头蹙眉想了想,准备抬手给自己这手下一个巴掌,但考虑到当下的情况,还是摆了摆手,“别乱想,他,应该要动了。”

    刘捕头说完;

    只见‘南柯’那边似乎也进行到了尾声。

    那玉佩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此时忽然就沉寂了下去,而‘南柯’眼眸里的红色光泽,则像是没了压制般,彻底地占据了整个眼眸。

    下一刻,

    ‘南柯’又晃了晃手臂,‘呼’地一声带起一道呼啸,前一刻还像是腐朽了的身体,在此时迸发出了无与伦比的活力。

    ‘南柯’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抬起头看了对面的捕快们一眼,嘴角又挂起了讥讽的笑容,脚一踏,整个人像是风一样冲了出去。

    “......”

    刘捕头瞳孔猛地一缩,握住刀柄的手在瞬间攥紧。

    他猜中了开头;

    但是接下来的剧情,让刘头嘴角的微笑忽然凝固在了脸上,只见南柯像是一道风一样就这么吹了过来。

    左手那捕快年轻反应快,先一刀劈了过去,却见那南柯是能够预知一样,在刀落下的前一刻往左一踏,躲过了刀刃的同时,右手猛地一抬,打在了捕快的喉咙上。

    ‘砰’

    空气在此时似乎是荡漾了一下,那捕快就像是被一匹烈马给撞了一般,整个人双脚离地直接飞了起来,那喉咙更是直接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随即,南柯动作没停,以一个极为舒展的姿势躲过另一个捕快的袭击,同时膝盖往前一顶,打碎了两颗圆球之后,反手一拳打在太阳穴上。

    ‘砰’

    又是一道闷响,那捕快的脑壳往后一震,双眸和鼻腔里面的血液在顷刻间喷洒了出来,宛如后世广场中央最为耀眼夺目的喷泉。

    ‘南柯’随后解决了两个捕快,但其动作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而后更是拖起前一位捕快的长刀,顺势往后一切,第三位捕快还没来得及出手,眉眼中间就出现了一道深刻见骨血痕,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看似复杂,但也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眼瞧三个手下一个照面就躺了尸,刘头的刀,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

    喉咙管‘咕噜’蠕动了两下,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南柯,却见南柯此时也停了下来,大口喘息了两下,表情极为不满地摇了摇头。

    这,

    是在嫌弃自己这边不经打?

    刘头咬了咬牙,沉声道:“你可知你在犯法,你实力虽强,但你难道能强得过大楚朝廷!”

    ‘南柯‘抬头看了一眼刘头,这回嘴巴没张开,但刘头依旧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戏谑’。

    “你真当我留都城无人!?”

    刘头似乎是为了壮壮自己的胆气喊了一声。

    随即,两只手猛地攥紧了刀柄,一道几乎微不可查但又确实存在的光芒在他手掌间闪烁了一下。

    下一刻,他握住刀柄的手像是开了加速一般,‘呼’的一下便朝‘南柯’挥了过去。

    而‘南柯’则像是没看见头顶的刀一般,依旧似一阵风一样飘了过来。

    刘捕头的刀,其实很快。

    但南柯的拳头比他更快,刘捕头只觉得手才刚刚动了一下,整个人眼前就是一黑,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最后闪过了这样一句话: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始,却没猜对故事的结局。

    ———-

    ———-

    这星期是个试水推荐的,应该是推荐有效果才会有后续推荐,要是没有后续推荐,应该意味着凉凉,所以各位麻烦多投点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