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变拽了,也变海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变拽了,也变海了:正文 回家过年&评论区&新的病(12.31更新)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我变拽了,也变海了》    许绿:【什么年度盛典?要露脸吗?我不参加行吗?】

    许绿直接拒绝。

    但是尘苏还有点劝说的意思。

    尘苏:【你也可以不露脸, 录一个声音就可以了】

    许绿:【有什么好处】

    尘苏:【好处就是……可以吸引粉丝?】

    许绿:【我的还不够吸引他们吗?还要靠拍加油视频啊】

    尘苏竟然无言以对。

    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他的微博和邮箱都炸了,全是许绿为什么不更新的投诉, 就连编辑群里的同事也有好几个来私聊他问许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足以证明, 许绿对读者不仅室友吸引力,简直是下了蛊。

    这还要什么自行车。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情绪, 回道:【那到时候再说?】

    尘苏:【其实读者如果发现你是女生的话,可能催更就不会那么粗鲁了】

    尘苏最后还试图诱惑许绿。

    许绿挑了挑眉。

    她倒是没想到这点。

    不过眼看着她的好感值已经到五万多了。

    再更新个一段时间, 好感值也满六万了, 权衡一下利弊, 她还是觉得自己没必要靠女生的身份去博人眼球, 真要露面的时候,那至少也是拥有一大批死忠粉,在齐衡/醋#溜#儿#文#学#首#发/的地位牢不可撼的时候,比如……明年寒假?

    不过对读者的催更变温柔这件事, 许绿倒有点期待。

    可转念一想,不管他们催更不催更, 她反正只更那么多,而且她都养成习惯少看评论圈了,因为在评论圈,她的父母已经炸了很多遍了。

    许绿叹了口气, 从床上起来洗漱, 然后从行李箱里拿出了自己的超薄笔记本,开始任命地敲打起来。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尘苏:【对了, 你后天要上架了,准备好上架的更新了吗】

    许绿:【在写了】

    尘苏:【你知道上架要更新多少字吗】

    许绿:【多少字?】

    尘苏:【最少五万, 这是齐衡的规定】

    许绿:【……】

    许绿:【我能不上架了吗?】

    尘苏:【不行,上架申请我已经提交系统了,这个不能撤回】

    许绿:【那你把我宰了吧】

    尘苏:【……】

    尘苏:【加油】

    许绿一开始写,本来就是写着玩玩,根本没想过上架的事,也没看过上架的规则,于是许绿不死心地又去把齐衡上架的规定找出来看了一遍。

    发现果然和尘苏说的一样,新书上架第一天必须更新五万字及以上,之后的更新量由作者自行决定。

    少女披散着头发,面色灰败地坐在床上。

    好一会儿,房间里才重新响起了啪嗒啪嗒的键盘敲击声。

    *

    回来之后的两天时间,许绿基本上都待在自己的房间,谢域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陈为不知从哪得知许绿回来了,居然给许绿发了微信。

    陈为:【在家?】

    许绿整天都在码字,压根就没看到他的消息,于是陈为下午给她发的消息,许绿晚上吃饭的时候才回。

    许绿:【对啊,老师,咋了】

    陈为很快回:【有这么忙?不看手机?】

    许绿:【确实最近有点忙,真的没看手机啊】

    陈为:【行吧】

    陈为:【最近不来练格斗么】

    许绿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是好一段时间没找陈为了。

    不过她思索了片刻,自己的上架章节刚刚写完了,《阴阳蛊》等今天晚上十二点就会自动上架,另外春节的时候许绿估计还得去谢老爷子那边拜年,白天肯定忙,除此以外每天更新六千字的话,许绿估计自己的需要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再者,她还得直播,算起来,好像确实没什么时间去找陈为。

    许绿:【有时间就过来!】

    陈为:【嗯,有时间?你有时间我不一定有】

    陈为这是生气了?

    许绿道:【陈老师,我真的是有点忙,作业太多了,明年就高考了】

    陈为:【陈以泽说你前天才旅游回来?】

    许绿一时间无言以对。

    不过陈以泽怎么知道她在“旅游”?

    她抬头看向谢域,谢域正在低头吃饭,谢瑜昆今天晚点回来,所以偌大的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许绿开口道:“谢域,你是不是把我旅游的事跟你朋友全说了?”

    谢域皱眉:“怎么了?”

    “连陈为都知道我在外面玩,没去找他练格斗,来问我了。”

    许绿的声音有点无语。

    谢域:“是夏佐在群里打听你的事,我才说的,你也没说不能告诉别人,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消息。”说完,他拧眉:“你说陈为主动找你?”

    许绿点头,“对啊。”

    说完,她又去回陈为消息:【之前旅游把休息时间都用光了】

    说完,她怕陈为又怼她,赶紧道:【不过你放心,我到时候肯定来给陈老师您拜年】

    陈为:【陈老师?】

    陈为皱起了眉头。

    这语气在她看来就像是好学生给班主任送礼物一样。

    许绿:【要不,陈叔叔?】

    陈为:【你叫老师就叫老师,不要加我的姓】

    听起来很老。

    许绿:【好吧】

    谢域看着许绿还在低头悄悄打打,一副没时间吃饭的样子,又问:“你现在在和谁聊天呢?”

    许绿刚好回完,把手机放下,道:“陈为啊。”

    在微信上叫老师,其实许绿觉得陈为也没比她大多少,在谢域面前,她就直呼陈为的名字了,半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真是陈为?”谢域语气有点诧异。

    从小陈以泽就在他们的小群,偶尔提到陈为的时候,那都是说陈为怎么怎么冷漠,怎么怎么强,在部队里拿了勋章,在考试的时候考了第一,有很多女人喜欢,都被拒之千里之外等等。

    他们这些人小时候还被陈为揍过,所以听到陈为的名字,总是又害怕,又崇拜。那时候的陈为还没有现在这样沉稳和不动声色,还是个长相漂亮,行为张狂的高中生。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谢域他们和人在巷子里打架,正好被从街头拐角出来的陈为看到,对面有人听到陈为是陈以泽的哥哥,不怕死地开口挑衅,结果陈为走上去就给了那人一巴掌,他们那时候虽然是初中,但是好几个也都是一米八的个头,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陈为就把那群人全部撂倒在地上了爬都爬不起来了,在部队里历练过,他招招都是出手狠厉,把还是毛头小子的谢域等人吓得不敢出声,可陈为看向地上的人脸表情都没变,只是语气里包含着一点轻蔑:“要不要给你们叫救护车?”

    然后挨揍的就轮到陈以泽他们了。

    从此以后,陈为在他们几个人当中就有了一个外号――“大魔王”。

    又强,又嚣张,还很受欢迎。

    小时候的他们都想成为陈为。

    可以说,只要陈为想,他可以成为最上流的纨绔子弟。

    只可惜陈为没有那个意思,后来种种让他们如雷贯耳的功勋证明:他小时候的轻狂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总之诸多事迹,让陈为在这群小辈们眼中变得高不可攀,哪怕谢域他们见过比普通人更多的世面,但是和陈为依旧是天差地别,小时候拜年的时候,偶尔会见到陈为,但是陈为永远是一副冷漠的、生人勿近的样子,他不仅是别人家的孩子,也是别人家的哥哥。

    陈为根本就看不上他们。

    就连庄佟也这么想。

    但是现在不远处的许绿竟然告诉她,陈为主动找她聊天?

    谢域眸色沉了点,“你和陈为的关系很好么?”

    许绿歪了歪脑袋:“什么好不好的,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能差到哪里去?”

    意思就是关系不错呗?

    谢域开始打量许绿的脸,灯光下她的脸就好像蒙着一层薄纱,长相秀致极了。

    而且现在这个发型显得许绿年纪更小,好像稚嫩中带着几分不入世的娇气。

    什么时候许绿变成这个样子了?看两眼他都忍不住要避开。

    陈为是不是也是被她的脸……吸引了?

    一些纷杂的想法困扰着谢域,他的情绪一时间不怎么高。

    “对了,谢叔叔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谢爷爷那边啊?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

    许绿一边夹菜一边问。

    谢域语气有些隐忍:“不知道,但是应该快了。”

    许绿注意到谢域的情绪有点不对,便问:“你哪里不舒服吗?”

    谢域放下筷子,腾地一下从餐桌上站起来,“没有,我吃完了,先上去了。”

    他语气冷漠,步伐有些乱,很快只留个许绿一个匆匆的背影。

    许绿有点古怪地眨了眨眼睛。行吧。

    *

    果然,第二天下午,谢瑜昆就告知许绿,他们得回大院了。

    许绿收拾好行李,三人很快坐车朝着谢家老宅驶去。

    许绿在车上用手机写了一会儿新章节,感觉脑袋有点晕,于是便靠着车子睡了过去。

    外面在下雪,道路两边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今年海市的冬天温度比往常更低,所以雪也下的更厚。

    少女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呼吸很均匀。

    谢瑜昆在前座,许绿和谢域都坐在后座,两人各挨着一边窗户,谢瑜昆正和许绿说着话呢,忽然发现许绿没声音了,回头一看才失笑:“睡着了啊,估计是车里开着空调太暖和了。”

    谢瑜昆反正对许绿就是各种嘘寒问暖,对于谢域这个亲生儿子想到了才问两句,谢域早就习惯了。

    他顺着谢瑜昆的目光朝许绿那边看了一眼。

    少女的睫毛纤长细密,脸上有着自然的红晕,黑发显得皮肤白得有点晃人眼,头发有点凌乱,但是又很蓬松。

    鼻翼小小的起伏着,呼吸都很秀气。

    谢域看了一眼便不再看。

    只是之后的路途,谢域目光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朝许绿飘去,时不时看上一眼,完全不受控制。

    直到到了谢家的宅子,谢域才松了口气。

    许绿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她模糊转醒,却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许绿被吓了一跳,一巴掌糊了过去,她手上戴着手套,所以并没有和谢域产生皮肤上的接触。

    两秒钟后,许绿看着谢域面沉如水的脸,和脸上一个有点模糊的红色巴掌印,唯唯诺诺,声音轻得想羽毛:“我不是故意的。”

    谢域深呼吸两下,憋着气开口:“你真是我爹。”

    许绿:“受不起,谢叔叔还在呢。”

    谢域回头一看,谢瑜昆正在在外面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眼神有些死亡。

    谢域:“……”绝了。

    尽管被许绿不分青红皂白地糊了一巴掌,谢域还是认命的从后备箱里一手提了一个行李箱出来,一个是他自己的,一个是许绿的。

    车轱辘在院子里留下两道印痕,除此以外,四周都白茫茫地一片,很干净,很亮堂。

    许绿从车上下来,雪地靴在地上踩了踩,发出有点脆的小声音。

    正在这时,他听到有人从后面喊她。

    “许绿!嘿!你回来了!”

    许绿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回头一看,发现夏佐正扒拉着栏杆,朝许绿挥手,模样有点憨,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而他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男生,打着一把黑伞,许绿凝神看去,发现是庄佟。

    谢域搬行李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到两个人在不远处站着,不由有点牙酸。

    许绿“嘿”了一声,心情不错,便回:“你怎么在这里,下这么大的雪还出门?不冷么?”

    夏佐声音更大更兴奋了:“不冷啊!我们赏雪呢。”

    说着,他拉着庄佟就朝院子里走,走近了,庄佟红这脸朝许绿道:“哎,行李多不多啊,要不要我帮你搬?”

    说着他就要朝后备箱走,许绿:“不用了不用了,谢域已经帮我搬上了。”

    拎着两个行李箱在风中奋力前行的谢域将两个行李箱朝地上一丢,回头面容冷酷道:“你进不进去?”

    夏佐这小子一看就没安好心,赏雪?多么蹩脚的借口。

    庄佟又来凑什么热闹?

    正想着,夏佐果然开始夸许绿了。

    “哇,你头发染黑了呀,这个是今年流行的苹果头么?”

    许绿:“什么苹果头?这个叫中短发。”

    少女眼眼懒乎乎的,睫毛上落着几点雪花,遇到皮肤的热度融化,显得她眼神带着水光。

    而鼻头被冻得有点红,脸也是红的,唇红齿白,声音软糯。

    距离隔得挺近,夏佐受到冲击,脸腾地就红了。

    “中、中短发啊,是这样子……”夏佐语无伦次,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你今天真好看,你好像又变好看了。”他想要挠头,却发现自己还带了个针织帽。

    庄佟立在一边冷眼看着。

    “你冷不冷啊,快进屋去吧。”

    他看着许绿脑袋上落的几片雪花,想也没想从庄佟手里把他的伞抢了过来举到许绿脑袋上。

    “哎,你拿着,别感冒了。”

    庄佟没反应过来,伞就没了。

    雪花扑在他脸上,他眼底愠怒:“夏佐,你有病?”

    夏佐现在只想着怎么和许绿说话,哪里还顾得上庄佟有什么意见。

    许绿接过伞转了转。

    “这伞又不是你的,你给我干嘛?”

    她看向庄佟,把伞递过去:“还你。”

    “我身体好得很,哪有那么容易干嘛。”

    刚说完,一阵冷风吹来,许绿就当着两个男生的面打了个喷嚏。

    “阿秋!”

    眼睛里瞬间蓄上泪水。

    沉默。

    庄佟将许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最后语气有点烦躁:“算了,你拿着吧。”

    远处谢域放下行李箱走了过来,双手抱在胸前。

    “许绿,进屋。”

    夏佐“嘿嘿”一笑,“域哥,我能不能进你家坐坐?”

    谢域冷漠拒绝:“不行。”

    说完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夏佐:“你不是喜欢赏雪么?继续去啊。”

    夏佐有点委屈:“顺便来找你们玩嘛。”

    谢域:“大年初一那天来。”

    说完,他拎着许绿就走了。

    夏佐和庄佟出了院子,一步三回头,知道谢家的门被合上,夏佐才悲催道:“域哥也太不近人情了。”

    庄佟脑袋上此刻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花,他从来没感觉自己这么滑稽过。

    他眯起桃花眼看向夏佐:“下次这种蠢事不要在叫上我。”

    夏佐更委屈了:“可是明明我问了一遍你就答应了。”

    庄佟:“……”

    “你有没有觉得许绿又变好看了一点。”

    庄佟目视前方,没理夏佐。

    “还好你当时吧许绿给拒绝了……”

    夏佐毫无意识地继续往庄佟身上插刀。

    “不过听说女孩子变漂亮都是为了喜欢的人,许绿会不会真的有男朋友啊……”

    庄佟终于忍无可忍:“你闭嘴!”

    *

    年关将至,谢家的宅子里,老老少少基本上都回来了,此刻热闹非凡。

    许绿被嘘寒问暖一通,才好歹成功回到了房间。

    宅子很大,地板铺的都是红木,看上去既低调又贵气。

    不过虽然布置比较复古,但空调冰箱等现代化家电还是一应俱全。

    许绿开了暖气,没一会儿便觉得困了,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到了晚上,才想到码字的事情。

    她赶紧拿出电脑出来码字。

    写到一半,微信震动了一下。

    是悬一给她发来了消息。

    他把第二节和第三节的稿子都给许绿发了过来,然后顺便道:【今天你的书上架了呀,我看了,很好看(笑)】

    许绿:【……别说了,五万字差点让我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她点开悬一的文件把他的画稿全部看了一遍,还是和第一节一致的风格,不过随着剧情的推进,画面给人的紧张感越来越重了

    许绿:【画的好棒啊】

    悬一:【你满意就好】

    悬一:【漫画社那边通知你什么时候发行了吗?】

    许绿:【没有】

    悬一:【一周之后就要开始上连载的杂志了】

    许绿:【挺快的,不过他们准备好就行】

    悬一:【嗯,你在忙吗】

    许绿:【在码字……】

    悬一:【那你继续吧,我也句画稿了,到时候画完了再给你看(笑)】

    许绿:【好的】

    和悬一聊完,许绿才想到,今天凌晨,她发了五万字的更新出去。

    到现在她还没去看呢。

    这次的好感值也不知道够冲六万了没。

    点开齐衡app,许绿刚进入阴阳蛊的详细界面,耳边便传来了系统的提示:“正在计算好感值……叛逆好感值加14569,目前累积好感值65991,以达到三级好感值标准。”

    “宿主是否选择根除当前病症。”

    !!!

    卧槽,直接加一万五?

    “等一下。”

    许绿回道。

    她点进文章界面凝神看去,被新的数据吓了一跳。

    原本只有两万多的文章收藏,此刻已经暴涨到八万了。

    然后再看评论区:

    【……五万字!我靠!我第一次看v章这么主动】

    【好看,太好看了,这篇文真的牛逼,看得我欲罢不能】

    【看在你没有推迟上架的份上,今天大家伙就不骂你了】

    【从新书推荐来的,现在的新人都这么牛逼了吗】

    【刚入坑的,躺在坑底不想动了】

    【这是什么宝藏文啊,我怎么现在才看到】

    【蛊王!天降老贼,你就是蛊王!我明明看了五万字应该满足的,但是看完之后老子一天都在抓心脑肝想你什么时候更新下一章!】

    【看不够!多少打赏能加更啊!你报个数】

    许绿这个时候才想到打赏榜,她点开看了一眼,发现打赏榜第一的人是一个叫做“快更新”的人,打赏金额已经到了三万多。

    她有些汗颜,现在读者都这么疯狂的么?

    许绿并不知道,更加疯狂的还在后面。

    不过上了榜单,曝光增加了之后,自然也有一些故意黑的人在评论区兴风作浪。

    有的是同期竞争的作者的小号,有的就是单纯的杠精。

    这些人平时搞作者心态有一手的,但是这次到了许绿这里,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原因无他,因为许绿的读者战斗力实在太强了。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某个无脑黑在她的第一章就说他情节混乱,从上午到现在,砰那个黑子的评论区此刻已经盖到了三百楼。

    平常骂许绿断章的口才带师门一个个接着上线了。

    最真实的嘴臭,最极致的享受,

    【mlgb,你用脚打的字?臭气熏天你给我滚!】

    【***************(全是生殖器官)】

    【只要我看到你了,你就是一坨屎,还是稀的,你非要我来给你搅一搅给你女朋友当下饭菜?】

    【……】

    一群大老爷们追起文来,可不比追星的妹子们战斗力低。

    而且还全是大老粗的话,直接可以把人喷到自闭的那种。

    再往话题楼翻翻,还有一些红眼病作者的小号被评论区几个it大佬直接查ip揪了出来。

    许绿看得心惊肉跳。

    她不过是一天没上线,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退出评论区,许绿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想到自己的病可以痊愈了。

    她朝系统道:“现在进行治疗吧,下一个病是什么啊?”

    系统声音非常程式化:“嗜睡,乏力。”

    “这个病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西施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