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离婚1950[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离婚1950[重生]: 092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离婚1950[重生]》    此文是我开,要想从此过,前章补起来。

    “就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咱们老周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今天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然这事没完!”三婶也跟着质问道。

    她虽然嘴巴碎,但也护短,怎么说周小兰也是他们老周家的姑娘。给老刘家随便嫁了,岂不是打他们老周家的脸。

    面对两人的咄咄逼人,大表嫂懵了,求助地望向刘彩云,谁料刘彩云的脸色狰狞又可怕,宛如厉鬼,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你把我家小兰弄到哪儿去了?”

    “姑姑,你,你听我说,咱们进屋说好不好?小兰,小兰她是被黄老三给背走了!”大表嫂实在没办法,只能说了实话。

    一听到这个名字,刘彩云如遭雷劈,下意识地松了口,阴沉沉地瞥了覃秀芳一眼,眼神阴狠又恐怖。

    覃秀芳便明白了,刘彩云是知道这个黄老三是什么货色的,甚至也已经猜到了,是周小兰代她受过了,估计这会儿心里恨不得撕了她这个祸害呢!

    覃秀芳心里快意极了,面上却一副惶惶不安之态:“娘,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是我不好,没看住小兰。我以为那是舅舅家,都是咱们的亲人嘛,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做……”

    三婶看不下去了:“就是,我说彩云,你咋搞的,不怪你侄媳妇,反而瞪秀芳干嘛?那可是你的娘家,谁知道你娘家会干这种事……”

    这个多管闲事嘴巴没把门的臭娘们!刘彩云烦死了三婶了,但知道她难缠,也懒得跟她废话,拉起大表嫂就往里走:“进来,跟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三婶见有八卦,立即跟了上去,谁料刘彩云当着她的面,啪地一声将门关上了,还从里面反锁上了门。

    差点被门撞破鼻子,三婶很不高兴,愤愤不平地说:“这个刘彩云,她娘家干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冲我发什么脾气。”

    覃秀芳怯怯地劝她:“三婶,你别生娘的气,她,她也是担心小兰。”

    听到覃秀芳的声音,三婶眼睛一亮,怎么忘了这儿还有个当事人呢。她亲热地上前拉着覃秀芳问:“到底咋回事,你跟三婶说说。”

    覃秀芳看了一眼紧闭的门:“三婶,我爹呢,我得去把这个事告诉爹,让爹想想办法。”

    “对,应该的,我陪你去,走,你在路上顺道跟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小兰怎么会被刘家人给嫁了。”三婶热心地说。

    覃秀芳似有犹豫,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娘会生气的。”

    三婶嗤了一声:“她娘家干出这么荒唐的事,她这是恼羞成怒,臊得慌。你管她呢,先跟三婶说,咱们老周家得向着自己人。放心吧,她现在急着呢,可没功夫跟你生气。”

    “好吧。”覃秀芳似有不愿,又拗不过她,只好慢慢将事情说了一遍。

    三婶听完整件事情,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哪是冲着周小兰去的啊,分明是冲着秀芳来的。她就说嘛,现在周大全家里正昌盛着呢,刘家人怎么会不长眼地坑周小兰。

    秀芳这丫头也太傻太迟钝了,一点都没发现,还在替周小兰操心。她心里犹豫不决,拿不准要不要提醒覃秀芳一句。她跟刘彩云不对付,自是乐得看她家不安宁,而且周家人做事也太阴损了,只是吧周家成回来了,有出息了,得罪周家好像也不妥。

    就在三婶踌躇不定的时候,覃秀芳忽然甩开了她的手,大步往前冲去,边跑边大声喊:“爹,爹,不好了,小兰,小兰被大舅家给嫁了!”

    周大全扛着锄头回来就听到这句话,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跟他一道从田里回来的本家人立即炸了。

    “怎么回事?他们老刘家把咱们老周家的闺女都嫁了。大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他也很懵好不好!面对家族里好几个同辈兄弟,还有一个族叔质询的目光,周大全是又着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不知道怎么说,覃秀芳代他说了:“四叔公,二伯,三叔……我爹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娘听到这个消息也吓了一跳,你们就别问爹了。”

    “好个老刘家,竟然欺负到咱们头上了,当咱们周家没人吗?”性子急的周二伯最生气,扛起锄头,大声吆喝,“走,叫上人,咱们去老刘家讨个说法。”

    周大全心里有鬼,哪敢让他们去找刘家人对峙啊,赶紧拦住了他们:“二哥,别着急,先听听秀芳怎么说,万一是个误会多不好。”

    覃秀芳马上说:“不是误会,大表嫂亲口承认的。我睡了一觉起来,小兰就不见了,大表嫂刚才说小兰是被一个叫黄老三的给背走了。三婶也有听见。”

    大家都看向三婶。

    三婶有点后悔了,自己干嘛非要看热闹,趟这趟浑水,给自己找麻烦。

    但事已至此,说啥都晚了。只思索了一秒,她就决定装傻,装作没看破周大全家干的龌龊事。

    “没错,刚才刘家那大儿媳妇是这么说的。刘彩云把她拉进门说这事去了,我跟秀芳担心小兰,所以赶紧来告诉大全。”

    覃秀芳感激地看了三婶一眼,神助攻啊。

    有了她的证实,这下周大全想把事情捂在家里都不行了。而她就是要这个效果。

    周大全最是精明,听到黄老三的名字,再结合妻子将侄媳妇拉进门单独说这个事,他便明白,这中间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但计划得好好的,都是自己人,到底哪里会出问题呢?

    周大全眯起眼,怀疑的看着覃秀芳。这件事当中,得利的不用说就是这丫头,莫非是她做的?

    跟周大全处了两辈子,覃秀芳一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他是怀疑上了自己。

    这个时候可不能跟周大全撕破脸。因为即便知道了周大全一家干的恶心事,这些人也不会帮她的,毕竟他们都姓周,他们才是一家人。

    覃秀芳仰起赤红的眼睛,焦急地说:“爹,你快想想办法,咱们把小兰找回来吧。小兰胆子小,她肯定吓坏了,咱们家就她一个闺女,爹,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周大全见覃秀芳眼底的着急不似作假,又想着这个孩子一直是他们看着长大,从小就给她灌输了要孝顺父母公婆,忠于丈夫,勤劳持家等等观念,她也一直很乖巧很听话孝顺,便打消了心里的怀疑。

    “我会的,我这就回去找彩云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找刘家讨个说法。要是有需要兄弟伙们帮忙的,到时候还麻烦你们跟我跑一趟。”周大全反应很快,一句话就将这个事划到了自己家,同时又表明了态度。

    到底不是自己家的事,几个当家的听了这话,立即拍着胸口保证:“大全,有事你就叫咱们。”

    覃秀芳不得不感叹周大全行事老辣,短短一句话就打发了这些热血上头的叔叔伯伯,还没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但她不会如他的意,他别想将这个事捂住。她要让周家、刘家不得不窝里斗,反目成仇!让刘家人也长长记性,女人不是那么好卖的!

    覃秀芳忽地一拍脑门说:“哎呀,爹,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家成回来了。我跟大表嫂在大丰坡碰到了家成,他口渴了,我去给他打水,结果等我回来,他就不见了,只有大表嫂站在那里。那,他的水壶都还在我这儿呢,他连水都没喝就走了,是不是知道小兰出了事,去大舅家找小兰去了?”

    看着她手里的军用水壶,大家觉得这推测合情合理。周家最有出息的周家成都去刘家了,他们这些本家当然要给他扎起了。

    周二伯当即一挥手:“走,老五叫上咱们家的小伙子,去找刘家讨个说法,欺负到咱们老周家头上了。”

    周大全想拦,可没有理由,而且周二伯已经让大声吆喝过来了好几个血气方刚的本家年轻人,现在的形势根本不容他说了算。

    甚至就连四叔公也恼火了,锄头重重地敲在地上:“这刘家欺人太甚!”

    周大全还能说什么?好面子的他实在没法在这么多族人、村民的面前说出自己龌龊的打算。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让儿子的名声有损。

    这个事,只能推到刘家头上了。以后,他会补偿他们的!

    一瞬间,周大全就做了决定。

    看着男人们浩浩汤汤地扛着锄头拿着镰刀去讨公道,知道真相的三婶一张脸憋成了便秘色。

    覃秀芳装作没看见,拉着她就往家里跑:“三婶,走,快点,咱们去告诉娘,叔叔伯伯们去帮忙救小兰了,让她别担心。”

    她常年干农活,力气大,三婶想挣都挣不开,硬是被她拉到了周家。

    巧的是,刘彩云刚好拉开门。

    看到覃秀芳活蹦乱跳的,自己的女儿却被那个杀千刀的光棍给带走了,刘彩云的脸上马上浮起一片黑云,也顾不得平时的惺惺作态了,抓起墙边的棍子就要发作。

    但覃秀芳抢在她面前开口:“娘,你别担心,爹带着很多叔叔伯伯还有本家的哥哥弟弟们去刘家讨公道了。你放心,他们一定会从刘家把小兰给找回来!”

    作为枕边人,刘彩云最了解周大全,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周大全的打算。差点气昏倒,完了,完了,以后她娘家肯定要怨她,跟她反目成仇了!

    刘彩云在树下收拾玉米秆,听到宝贝孙子的哭声心疼极了,丢下手里的玉米秆就跑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周小兰身上:“你怎么当姑姑的,咋把立恩给弄哭了。”

    说着牵过孙子的手,蹲下身,翻开围裙干净的一面给他擦鼻涕眼泪:“立恩不哭了,谁欺负你了?跟奶奶说。”

    周立恩吸了吸鼻子,胖乎乎的手指头指着周小兰,扁嘴一哭:“姑姑……”

    “好,奶奶知道了,奶奶教训姑姑,你别哭了,你再哭奶奶的心都碎了。”刘彩云抱着周立恩心肝心肝地喊,那叫一个关心。

    其实以前也这样,但周小兰头一次感觉心酸和不平,她紧抿着唇,看着她娘温柔耐心地将周立恩哄好。

    终于,刘彩云有空搭理她了,只是语气格外不好:“小兰,怎么回事?你当姑姑的也不知道让着立恩,都是说了人家的了,传出去像什么话?”

    周小兰抿了抿唇,直直盯着她:“娘,二哥到底带不带我进城?”

    “你瞎咧咧什么呢,有话回家说。”刘彩云见一起干活的妇女已经竖起了耳朵,不想给人看笑话,冲周小兰使了一记眼色。

    但周小兰根本没看见,或者说看见了也不在意。她了解她娘,要是他们全家要随二哥进城,她娘还不到处炫耀的?

    “所以,立恩说的是真的,你只打算把他一个人送进城,我们都留在乡下?”

    被女儿挑破了这个事,刘彩云的脸色很难看,强行挽尊:“你二哥刚进城,负担重,咱们什么都不会,就别进去给你二哥添乱了,你二哥好,咱们全家才能都好。”

    “那为什么要把这个小兔崽子送进城?他什么都不会,还要人伺候,进城就不给二哥添乱吗?说到底还是你们偏心!”周小兰控诉地吼了出来。

    啪!

    刘彩云气得甩了周小兰一巴掌:“我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东西。我当初生你时……”

    周小兰捂住脸打断了她的老生常谈:“你又要说生我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生大哥二哥就没吃苦吗?你心里就只有大哥、二哥,根本没有我……”

    说完伤心地捂住脸跑了。

    刘彩云气得胸口不停地起伏。

    旁边的妇女见了忙安慰她:“现在小兰不懂事,等她当娘了,就知道咱们当娘的有多不容易了。”

    “就是,母女之间哪有隔夜仇,她很快就会想通的。”

    刘彩云勉强笑了笑:“让你们看笑话了,这孩子被我跟她爹惯坏了。”

    “就这一个闺女,谁不疼啊?不过,彩云你们真不随二狗进城啊?建安可是要把他娘老子都带进城里享福。”

    刘彩云对着一双双八卦的眼睛,扯了扯嘴角说:“家成也让我跟他爹一块儿进城,不过我们家老头子不同意,咱们现在还能走能挑,自己干活养活自己,就不进城给家成增加负担了,等年纪大了再说吧。”

    “你们可真为你们家成着想……”

    面对大家似真似假的恭维,刘彩云心里跟吃了苦瓜一样,她不想进城享儿子的福啊?都怪那个倔强的老头子。

    周小兰捂住脸,一口气跑回了家,砰地一声用力关上了房门,从头到尾都没看覃秀芳一眼。

    覃秀芳盯着她紧闭的房门看了两眼,没有吭声,径自去了灶房,烧上水,煮了一只鸡蛋,拿着敲响了周小兰房间的门。

    过了好一会儿,周小兰才捂着脸跑出来,一把拉开了门,见是覃秀芳,立即怒瞪着她吼道:“怎么?你也来看我笑话?”

    想到她今天前脚才在小姐们面前吹牛,后脚就被周立恩的话打脸,周小兰就想哭,她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她现在连覃秀芳也不想见,手一伸就想关门,哪知却被覃秀芳给拦住了。

    “等一下,小兰,我看你脸有点肿,煮了个鸡蛋,你用鸡蛋滚一滚,消得快一点。姑娘家的脸要好好爱护,尤其是咱们家小兰这么俊。”覃秀芳笑盈盈地伸出手,温柔地望着她。

    周小兰今天遭遇滑铁卢,被小姐妹笑话,被亲娘打脸,情绪正处于崩溃边缘,骤然之间被人这么一关心,哪怕她平时看不起覃秀芳,也觉得很受用,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咱们是一家人,我是你嫂子,不应该对你好吗?我知道,你没坏心眼的,就是心直口快,我年纪比你大,理应让着你。”覃秀芳微笑着说。一边博取周小兰的好感,一边给周家成的新媳妇姚玉洁挖坑。周小兰自我惯了,以后肯定会拿姚玉洁跟她做比较,但凡姚玉洁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周小兰就会提起她这个前嫂子,给姚玉洁添堵。

    她就是要搞得周家鸡犬不宁,全家离心!

    周小兰听了果然很受用,但她在覃秀芳面前颐指气使惯了,自然不会认错,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算你识相!”

    覃秀芳也不跟她生气,反而温柔地说:“进屋坐下,我帮你滚滚脸吧。”

    周小兰退后,让她进去。

    得益于上辈子照顾了好几个孩子的经验,覃秀芳很快将鸡蛋壳剥掉,轻柔地在周小兰左脸颊上滚动。

    不知是真有效,还是心理作用,周小兰觉得脸上舒服了许多。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不自觉地就将今天的事抖了出来:“我娘只送立恩进城,她最疼立恩了。”

    可能是觉得这样没面子,怕覃秀芳看笑话,她又赶紧恶狠狠地补充了一句:“你也没份,只有立恩能进城跟着我二哥享福。”

    覃秀芳想,这个周小兰可真是一个白眼狼,得亏自己不怀好意,不然真做了她嫂子,得被她气死。这样一个不分好赖,不懂感恩的极品小姑子还是送给姚玉洁吧。

    她的手停顿了几秒,声音跟着低了几分,却是逆来顺受的样子:“家成刚进城也不容易,只要他能好好的,我就安心了。等他好了,咱们夫妻总有团聚的一天。”

    意思是,我迟早也有进城的机会!

    周小兰听到这话心里不痛快了,凭什么啊,她这个当妹妹的为什么一点好处都捞不着?反而要便宜覃秀芳这个外人。

    见她嘴巴翘得老高,覃秀芳叹了口气,温言细语道:“小兰,爹娘就只有你和家成两个孩子,你是他们生的,他们怎么会不心疼你呢?你说是不是?你得体谅他们,他们也是没办法,你没看他们都打算留在乡下吗?”

    这话并不能安慰自私惯了,一心想进城的周小兰。她愤愤不平地说:“那周立恩呢?他为什么能进城?我怎么就不行了?我还是我二哥唯一的亲妹子呢!”

    “立恩小,能吃多少?而且爹娘在乡下种地也会腾一部分粮食送进城给立恩当口粮的。这对家成来说,并不是多大的负担。你就不一样了,你要嫁人了,这要进城,家成怎么安置你?他管了你,要不要管田生?总不能让你们俩一个在城里,一个在乡下,长期这么过吧?就是他愿意,田家能答应?你要理解爹娘和家成的无奈,他们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这一个妹妹,能不关心你,能不爱你,能不希望你过得好吗?”

    覃秀芳表面是在劝和,但话里却暗示,是因为跟田家有婚约,让周家成没法将她带进城。

    周小兰听了这话后,第一反应就是:“那让我二哥给田生也找个工作就是。”

    她真当工作是大白菜,随便一指就是啊。

    覃秀芳含笑问:“不知道春花进城,建安哥给她找好了工作没?”

    这个倒是没,周小兰听春花说过,周建安的意思是先进城,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媳妇和妹妹找个临时工的工作。

    周建安都只能给春花这么安排,想来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小兰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哥也没法安置这么多人啊,那还不简单,就给她一个人弄个活呗!至于田生,她哥都做官了,田生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民,哪配得上她啊?她也想嫁个像她哥那样做官的,让小姐妹们都羡慕,更重要的是不要被覃秀芳这个孤女给比下去。

    退婚,一定要退婚,只要退了婚,她哥就会带她进城!至于退婚后名声的事,那也没关系,她进城之后,只要他们家自己不说,谁知道她退过婚?

    不过这件事不能让她爹知道,因为他爹很满意田生,不会轻易答应退婚的。

    怎么办呢?周小兰脑子里冒出了先斩后奏的想法,虽然知道这么做后,她爹肯定饶不了她,但她顾不得这么多了,不退婚,留在乡下,她会被那些小姐妹笑话一辈子!

    周小兰蹭地站了起来,推开椅子就往外跑。

    覃秀芳吓了一跳,手里的鸡蛋都摔到了地上,她赶紧喊道:“小兰,小兰,你去干嘛呢?”

    周小兰才不买覃秀芳的账,撂下一句:“你管我?”

    说着飞奔了出去,特意从屋后跑了,以免被在屋前收拾玉米秆的刘彩云看到。

    覃秀芳站在屋门口,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正是通往田家村的小路,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她虽然嘴巴碎,但也护短,怎么说周小兰也是他们老周家的姑娘。给老刘家随便嫁了,岂不是打他们老周家的脸。

    面对两人的咄咄逼人,大表嫂懵了,求助地望向刘彩云,谁料刘彩云的脸色狰狞又可怕,宛如厉鬼,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你把我家小兰弄到哪儿去了?”

    “姑姑,你,你听我说,咱们进屋说好不好?小兰,小兰她是被黄老三给背走了!”大表嫂实在没办法,只能说了实话。

    一听到这个名字,刘彩云如遭雷劈,下意识地松了口,阴沉沉地瞥了覃秀芳一眼,眼神阴狠又恐怖。

    覃秀芳便明白了,刘彩云是知道这个黄老三是什么货色的,甚至也已经猜到了,是周小兰代她受过了,估计这会儿心里恨不得撕了她这个祸害呢!

    覃秀芳心里快意极了,面上却一副惶惶不安之态:“娘,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是我不好,没看住小兰。我以为那是舅舅家,都是咱们的亲人嘛,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做……”

    三婶看不下去了:“就是,我说彩云,你咋搞的,不怪你侄媳妇,反而瞪秀芳干嘛?那可是你的娘家,谁知道你娘家会干这种事……”

    这个多管闲事嘴巴没把门的臭娘们!刘彩云烦死了三婶了,但知道她难缠,也懒得跟她废话,拉起大表嫂就往里走:“进来,跟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三婶见有八卦,立即跟了上去,谁料刘彩云当着她的面,啪地一声将门关上了,还从里面反锁上了门。

    差点被门撞破鼻子,三婶很不高兴,愤愤不平地说:“这个刘彩云,她娘家干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冲我发什么脾气。”

    覃秀芳怯怯地劝她:“三婶,你别生娘的气,她,她也是担心小兰。”

    听到覃秀芳的声音,三婶眼睛一亮,怎么忘了这儿还有个当事人呢。她亲热地上前拉着覃秀芳问:“到底咋回事,你跟三婶说说。”

    覃秀芳看了一眼紧闭的门:“三婶,我爹呢,我得去把这个事告诉爹,让爹想想办法。”

    “对,应该的,我陪你去,走,你在路上顺道跟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小兰怎么会被刘家人给嫁了。”三婶热心地说。

    覃秀芳似有犹豫,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娘会生气的。”

    三婶嗤了一声:“她娘家干出这么荒唐的事,她这是恼羞成怒,臊得慌。你管她呢,先跟三婶说,咱们老周家得向着自己人。放心吧,她现在急着呢,可没功夫跟你生气。”

    “好吧。”覃秀芳似有不愿,又拗不过她,只好慢慢将事情说了一遍。

    三婶听完整件事情,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哪是冲着周小兰去的啊,分明是冲着秀芳来的。她就说嘛,现在周大全家里正昌盛着呢,刘家人怎么会不长眼地坑周小兰。

    秀芳这丫头也太傻太迟钝了,一点都没发现,还在替周小兰操心。她心里犹豫不决,拿不准要不要提醒覃秀芳一句。她跟刘彩云不对付,自是乐得看她家不安宁,而且周家人做事也太阴损了,只是吧周家成回来了,有出息了,得罪周家好像也不妥。

    就在三婶踌躇不定的时候,覃秀芳忽然甩开了她的手,大步往前冲去,边跑边大声喊:“爹,爹,不好了,小兰,小兰被大舅家给嫁了!”

    周大全扛着锄头回来就听到这句话,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跟他一道从田里回来的本家人立即炸了。

    “怎么回事?他们老刘家把咱们老周家的闺女都嫁了。大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他也很懵好不好!面对家族里好几个同辈兄弟,还有一个族叔质询的目光,周大全是又着急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不知道怎么说,覃秀芳代他说了:“四叔公,二伯,三叔……我爹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娘听到这个消息也吓了一跳,你们就别问爹了。”

    “好个老刘家,竟然欺负到咱们头上了,当咱们周家没人吗?”性子急的周二伯最生气,扛起锄头,大声吆喝,“走,叫上人,咱们去老刘家讨个说法。”

    周大全心里有鬼,哪敢让他们去找刘家人对峙啊,赶紧拦住了他们:“二哥,别着急,先听听秀芳怎么说,万一是个误会多不好。”

    覃秀芳马上说:“不是误会,大表嫂亲口承认的。我睡了一觉起来,小兰就不见了,大表嫂刚才说小兰是被一个叫黄老三的给背走了。三婶也有听见。”

    大家都看向三婶。

    三婶有点后悔了,自己干嘛非要看热闹,趟这趟浑水,给自己找麻烦。

    但事已至此,说啥都晚了。只思索了一秒,她就决定装傻,装作没看破周大全家干的龌龊事。

    “没错,刚才刘家那大儿媳妇是这么说的。刘彩云把她拉进门说这事去了,我跟秀芳担心小兰,所以赶紧来告诉大全。”

    覃秀芳感激地看了三婶一眼,神助攻啊。

    有了她的证实,这下周大全想把事情捂在家里都不行了。而她就是要这个效果。

    周大全最是精明,听到黄老三的名字,再结合妻子将侄媳妇拉进门单独说这个事,他便明白,这中间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但计划得好好的,都是自己人,到底哪里会出问题呢?

    周大全眯起眼,怀疑的看着覃秀芳。这件事当中,得利的不用说就是这丫头,莫非是她做的?

    跟周大全处了两辈子,覃秀芳一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他是怀疑上了自己。

    这个时候可不能跟周大全撕破脸。因为即便知道了周大全一家干的恶心事,这些人也不会帮她的,毕竟他们都姓周,他们才是一家人。

    覃秀芳仰起赤红的眼睛,焦急地说:“爹,你快想想办法,咱们把小兰找回来吧。小兰胆子小,她肯定吓坏了,咱们家就她一个闺女,爹,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周大全见覃秀芳眼底的着急不似作假,又想着这个孩子一直是他们看着长大,从小就给她灌输了要孝顺父母公婆,忠于丈夫,勤劳持家等等观念,她也一直很乖巧很听话孝顺,便打消了心里的怀疑。

    “我会的,我这就回去找彩云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找刘家讨个说法。要是有需要兄弟伙们帮忙的,到时候还麻烦你们跟我跑一趟。”周大全反应很快,一句话就将这个事划到了自己家,同时又表明了态度。

    到底不是自己家的事,几个当家的听了这话,立即拍着胸口保证:“大全,有事你就叫咱们。”

    覃秀芳不得不感叹周大全行事老辣,短短一句话就打发了这些热血上头的叔叔伯伯,还没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但她不会如他的意,他别想将这个事捂住。她要让周家、刘家不得不窝里斗,反目成仇!让刘家人也长长记性,女人不是那么好卖的! m.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