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江浔:正文 番外三(江浔回家前给家里打电话,...)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fyqhyx.com风语小说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江浔》    江浔回家前给家里打电话, 舅舅说,“你先回家陪陪你姥姥姥爷,怎么回来, 是开车还是坐火车?”

    “开车。”

    “还是坐火车吧,咱们家下雪了,下的还挺大。北京那边肯定也下雪了吧,坐火车,火车安全。到火车站自己打个车回家,到咱们家是三十五块, 别多给。”

    “舅舅你不在家吗?”只要舅舅在家,都会开车去接他。

    “我在T市。”

    “叫我给小浔说。”舅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舅妈你们去T市干什么呀?斌斌出事了?”江斌研究生毕业后留在T市,据说是其岳父在T市有生意,岳父家就一个独生女,让江斌帮忙打理。

    “没, 你别多想。”舅妈先问江浔近况如何,其实每个月都有通话,无非就是近来天冷,让他多穿衣服。舅妈说, “玲玲怀孕了,我们这不就过来跟亲家商量结婚的事么?咱家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家。小浔, 你有空来T市吧。简直愁死我跟你舅舅了。”玲玲是江斌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毕业两年谈了九年的女朋友。

    “谈的不顺利。”

    “亲家倒也不是不讲理,可玲玲这一有身孕, 又要斌斌继续留在T市, 还说让玲玲生的第一个孩子随母姓。这成什么了,这不跟入赘似的么?虽则他家没说入赘的话, 可不就是这么个意思么。咱家能让斌斌入赘么?T市又不是什么大城市,要是为了俩孩子发展, A市比哪儿都好,离咱家还近。斌斌也不想在T市了。”舅妈跟江浔抱怨着。

    原本兄弟俩商量着,江斌研究生毕业来A市发展,岳父岳母那边就舍不得闺女,赶上岳母做手术,岳父生意忙不过来,江斌就暂时留在了T市。

    江斌做人做事都很稳重,这几年,兄弟俩除了年下聚聚,就是江斌偶有出差来A市时见面。江斌现在的生活略有些别扭,他原本研究生毕业就跟女朋友结婚,一起到A市发展。结果遇到意外,女方家里给准备了结婚别墅,装修也有小两年了。

    江斌没想过住别墅,他手头的钱在T市买个宽敞三居没问题。而且,他又不傻,看出是岳家对于亲事还要考虑一下。

    可江斌也不是没脾气的人,别看江家家境也一般,但江斌也是从小受宠长大的。见岳家这样,他也不提结婚的事了。

    每次过年过节,岳家都想让他留T市过,江斌就很不乐意,尤其是春节,江斌都要回自己家的。

    要不是为了跟玲玲的感情,估计江斌早分手了。主要是玲玲这姑娘非常好,没结婚不好跟江斌回江家过年,可这姑娘每次都给江家一家老小准备礼物,跟舅舅、舅妈视频也特别贴心。

    江斌都说,要跟玲玲分手,虽然这年代男女不愁婚嫁,可再想找这样感情深厚的女朋友就太难了。

    这事就胶着起来,终于岳母身体养好了,俩人就又开始商量着到A市,毕竟A市各方面都更优越。就在这时,玲玲怀孕了。

    “嗯,上个月我刚跟斌斌谈过,他也是想来A市找工作的。”江浔问,“斌斌现在什么意思?”

    “斌斌跟媳妇都是说想去A市闯一闯,就是我那亲家母,简直愁死我了。你丽丽嫂子也愁的不行。”丽丽嫂子是家族里很能张罗很会办事一个嫂子。

    “行,我知道了。明天我就过去,舅妈把你们住的地址给我。”又问家里去了几个人,舅妈说,“我跟你舅舅、你大海哥丽丽嫂子。”

    “斌斌跟你们住酒店么?”

    “在。酒店就是斌斌定的。”

    江浔先给舅妈他们换了T市最好的酒店,让酒店派一辆车过去接大家伙儿,然后定了第二天飞T市的机票,再给斌斌打的电话。

    江斌说,“哥你真是财大气粗。”

    “我说你们电子工程脑子真是跟计算方程式一样,怎么一点儿不会转的。动物界求偶还得把自己漂亮的羽毛美丽的歌喉展示给雌性呢,别人打肿脸还充胖子,你实诚的过头。”江斌本科时就一直在校外做兼职,做了两年有些人脉,他自己就办了个补习班,找校内同学去兼职,大学学费都是自己赚的,还小有盈余,跟女朋友的小日子过的悠哉悠哉。

    江斌一直是那种会生活懂生活的人,内心清醒,有自己的生活水准界限。他一向只求舒服,并不奢侈。

    就拿江斌这次定的酒店来说,四星级,也不错。但显然是定错了场合,商量亲事时,双方父母哪一方不是觉着自家孩子堪配王子公主,就是王子公主来了,也能挑出十八般不是,何况江斌这种实诚孩子。你低调人家当你没实力。

    江浔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说你老丈人都点头了么,怎么突然又提这样的条件?”

    江斌低声道,“这不玲玲突然有了身孕。我岳父没说什么,岳家大姑给岳母出的主意,我岳母耳根子软,就拿捏上了。”

    江浔忍笑,“你岳家大姑还这么多事?岳父怎么说?”

    “岳父经常在微信给我鼓劲加油,平时待我也不错。”其实岳父说过让江斌就留在T市帮他的意思,家里就一个闺女,以后家业还不都是给他们的。江斌觉着岳父还年轻,没同意。

    “玲玲呢?”

    “她说我们干脆先把证领了。”

    “怎么也要让岳家同意,体体面面的办婚事。你岳母有点刁钻,可谁还没点私心?不管是刁钻还是势利,人家都是为了闺女。这是人之常情。要不商量商量,现在鼓励二胎,第一胎跟咱家姓,第二胎跟你岳家姓。”

    “我没意见。”

    江浔笑,“明天我过去。本想这次让你和舅舅舅妈一起到A市过年,看来你得留T市过年了。”

    “哥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江浔说了飞机时间,“对了,你岳父岳母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不用了吧。爸妈来的时候带了很多礼物。”

    “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快说。”

    “岳母喜欢保健品,经常花冤枉钱。岳父喜欢书法,平时爱写两笔。”

    “我知道了。”江浔大概了解了江斌岳家的难处,最后,江浔打趣一句,“你这效率真够快的。”

    “哥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江浔的到来给江家提亲团打了一剂强心针,尤其他带着阿壮,用丽丽的话说,跟电视剧似的,咱们小浔简直气势逼人!

    “嫂子,你就别逗我了。”江浔看舅妈嘴角上火起的潦泡,“舅妈你也别太急,这都上火了,吃点败火的药。”

    “我天天吃着牛黄解毒片哪,没用。”舅妈斜儿子一眼,“这辈子没着过这样的急。”

    “那也是,这辈子也是头一回娶儿媳妇。”江浔逗的舅妈哭笑不得,一笑嘴又疼,捂着嘴巴倒吸凉气,“你也跟着气我。”

    “舅妈您就知足吧。人亲家好好的闺女,原本他们俩恋爱人家也没反对过,可这还没结婚就怀孕了,你们虽说是大老远的来,人家也难拿出以往的态度。这都怪斌斌急着给你和我舅抱孙子,我这一不留神也要长辈份。”这几年,江浔历练的风趣幽默,他瞅瞅将中午了,干脆大家就在酒店中餐厅用餐。

    江浔要了个包间,方便说话。

    江浔的意思,下午不好去拜访,明天他过去看望一下亲家长辈,听听那边的意思。舅妈上火上的味儿重的东西都吃不来,江浔让厨下特意给她做碗白粥,舅妈吸溜着白粥说,“我就愁亲家又要让斌斌在T市工作的事,先前都说好去A市了的。玲玲这一有孕,亲家就反悔了。”

    在舅妈看来,儿子这以后可不就要留在T市了。

    “先看看,要是A市找不到工作,再回T市也无妨。要是A市工作不错,就是为了以后孩子的教育,A市也比T市更好一些。咱们也别一口回绝,人家就这一个女儿,也是心肝宝贝一样。其实现在交通便利,在哪儿都一样,我从A市飞过来也不过一个小时,就跟坐了个长途公交一样。”江浔说,“只要人家高兴,说什么咱应什么。”

    舅妈叹气,很窝囊的说了句,“这娶媳妇就跟矮人家一头似的。”

    “人家好好的闺女进咱家门,以后生孙子跟咱家姓,矮就矮呗,您这是矮一时。要不你答应让斌斌留在T市,以后孩子跟玲玲姓,亲家矮您三头她也乐意。”

    舅妈忍着笑,“我不是抱怨,小浔你回家的时候不多,你不知道,现在咱们村儿也一样,生儿子跟有罪似的,到给儿子找媳妇的时候,对女方都是百般迁就、做小伏低的。”

    大海哥笑笑不说话,丽丽嫂子说,“舅妈,有您扬眉吐气那天,咱家不还有雯雯么。到雯雯说亲时,您只管摆足了架子让女婿来孝顺您!”

    江斌跟玲玲商量好,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饭,江浔就拎着从北京带来的礼物同江斌去玲玲家。

    李家是典型的富裕家庭,在闹市中也有这么一处闹中取静的小别墅,不算太宽敞,一家三口人再加上帮佣阿姨也够住。

    李父换好西装在镜子前照了照,拿出领带在脖子上比划一二,觉着太过正式,又把领带放了回去。李母撇嘴,“至于这么隆重,不就是斌斌哥哥过来么。”

    “我可是听斌斌说,他大哥是A大在读博士生,跟着院士读博,出众的很。”李父说,“妹妹也是中医药大学高材生。斌斌这孩子稳重踏实,对咱们玲玲也真心真意,你就别拿捏了,现在又不禁二胎,老大跟斌斌姓,老二跟咱们姓,还不一样。”

    “一样是一样,我也不是为自己争,这是给咱们玲玲争,以后嫁过去不受委屈。”李母自有一套中老年谬论。

    李父摇摇头,“把水果准备好。中午多做几个菜,人家大老远过来,都是为了欢喜事,可不许闹别扭。”

    李母拿出手机给大姑姐发微信,让大姑姐也早些来,说,“大姐爱吃瓦块鱼,我叫阿姨先把鱼洗了。”

    “别让大姐来,她就是个搅屎棍,成天介瞎挑事。”

    “我这信息都发过去了。”

    李父摇摇头,“你告诉她,过来也行,闭嘴少说话。斌斌大哥是博士,有学问的人,听不懂她那些歪理邪说。”

    “大姐也是为玲玲好。”

    李家是很罕见的,姑嫂相合,姐弟不大合的家庭。

    玲玲坐在沙发上吃水果,补充维生素,“妈,你也换条正式些的裙子。江斌大哥可帅了。你不特爱看电视上的傅玄么,他大哥比傅玄都帅。”

    “邪乎!还能有人比傅玄帅的!”李母不大信,不过还是换了裙子。亲家上门拜访,是得正式些才体面。

    兄弟俩吃过早饭,江斌要开车,江浔没让,让酒店派的豪车。用江浔的话,提亲跟旁的事不同,得有这气派。

    按过门铃,保姆出来开门。

    李父并不拿大,到门口相迎。玲玲站在李父身畔,眼睛笑弯弯的,李母跟李大姑嘀咕,“看这没骨子气。”

    李大姑也说,“女孩子不能上赶着,以后容易吃亏。”

    她俩屁股粘沙发上,反正她俩是长辈,是江斌跟他大哥过来,又不是江家父母来,还用跑到门口迎接啊!又不是外国元首!

    俩中老年妇女嘀嘀咕咕的在沙发上说小话,李父远远望见江家兄弟就是眼前一亮,江斌一直很熟悉,端正稳重,小伙子还是硕士,做事也踏实可靠。在李父心里已经很满意了,江浔完全是另一挂。

    如果说江斌是温文尔雅的美玉,江浔就是光芒四射的钻石。

    不论相貌还是气质,搁在人堆就是一句成语:鹤立鸡群。

    李父也是场面上人,虽然家里企业不是很大规模,家中经济一直不错,这些年的阅历,一看就知道江浔不是寻常人。

    上前两步,眼尾扬起笑意,“这是斌斌大哥吧。”

    “伯父好,我是江浔。昨天到的T市,因为时间有些晚,今天特意过来拜望伯父伯母。”

    “啊,请进,请进吧。”李父忙请人进屋说话。走近一看,个头比江斌也要略高些,两条大长腿看着就精神。

    江浔与李父走在前,江斌与玲玲挽着手走在后,李母李大姑正搁沙发那儿说话,乍见江浔进门,两双不大的眼睛刷的瞪老大,江浔见有两位大妈,笑着问,“伯父,哪位是伯母?”

    李母自己就站起来了,特别庆幸自己提前换了件体面裙子,热情好客的说,“我是玲玲妈妈。哎哟,斌斌哥长的真好,怪道玲玲说你比大明星傅玄还要帅。好孩子,快坐!吃水果吧,我早上刚买的车厘子,特别甜!”

    那一顿热情招呼,直看得江斌目瞪口呆:

    我这势利眼的丈母娘哟。你女婿也在边儿上哪!

    甭以为中老年就不看颜值了,这不,李大姑也热络起来,“小江坐这儿。”

    玲玲给介绍,“大哥,这是我大姑。”

    “大姑好。”

    江浔先从阿壮手里接过礼物奉上,“一点心意,还请伯父伯母笑纳。”

    “客气,小江你可太客气了。”李母接过礼物,“家里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用带。”余光一瞟,红木镶边的大盒子里的是马来西亚的燕窝。另外还有个中不溜的檀香色的盒子,不知道放的什么。最上则是有名金店老凤凰的首饰盒,李母喜笑颜开,“这可太贵重了。”

    江浔把礼物放到茶几上,“燕窝是给玲玲补身体的,镯子我买了两对,您一对,我舅妈一对。”

    “这个里面是送伯父的毛笔,听斌斌说伯父酷爱书法。我是不懂的,毛笔字也不会写,对毛笔也没什么鉴赏,伯父看看到底怎么样?”江浔打开那个檀香木的盒子,里面一排整齐毛笔,从写大字的屏笔,直到最小的蝇头小楷的楷笔,笔长杆硬,从包装到做工都肉眼可见的精美。

    李父挺懂,拿起一支对着窗户天光看了看,说,“这是上好侯笔啊。”

    “我只懂看个大概,伯父是行家。”江浔对李大姑笑笑,“不知道大姑在,是我的疏忽。阿壮,让金店补一份送过来。”

    阿壮答应一声就去了。

    李大姑忙说,“可别这样,小江。不用给我,我有哪!我什么都有!”

    “大姑有是大姑的,这是我们做晚辈的心意。大姑可一定给我个表心意的机会。”

    说来心酸,李大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与江浔这样俊美的男子说话,心脏如同掠过一片浮云,整个人都不由自主轻柔起来。

    李大姑把果盘递给江浔,让他吃水果,问,“小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还在读书,我听斌斌说过,A大高材生,是不是?”李父笑眯眯的把毛笔的盒子盖好,替江浔答了。

    “我也常听斌斌说起伯父,他在T市上学,多得伯父伯母照顾。我早想来道谢,又不好擅扰,今天总算有了机会,可得谢谢您跟伯母。”

    “这都是应该的。”李父人如其貌,温和又好相处。

    李大姑笑靥如花,“A大可是好学校,读什么专业啊?”

    “计科。计算机方面。”

    “唉哟,这可是热门,是不是编程,程序员?”

    “有些不一样,现在是跟着导师做项目。”

    “哪方面的?”

    “这不能说。国家有保密规定。”

    “哎哟,是国家大项目啊!”

    李母在边儿上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以前听斌斌说,不是拍电影的么?”

    “影视是公司的投资项目之一。”江浔从口袋里取出名片发了一圈,“我和朋友一起合伙做投资。不过事务我不大管,现在法人也不是我。”

    李家电视机里正放着连续剧,江浔指了指,“《和平年代》有我们公司的投资,不过,我们只是投资商之一。”李母瞠目结舌。

    李大姑也吓一跳,“小江,你真认识傅玄啊?”

    “还好吧。”江浔很耐心的陪着大姑说话。

    李大姑问的细致,“那换了法人,是不是就不是你的公司了?”

    江浔笑了笑,真是个可爱的长辈。李父实在听不下去,“大姐你这外行话。你跟玲玲妈去厨房看看,准备一下午饭。”

    “我们还不能跟小江说会儿话了。”李大姑不满弟弟的态度,她才不走哪,她得跟小江说话。李母是懂些商业常识的,跟大姑姐说,“这就很厉害了。小江事业有成,都拍过什么电视剧。”

    江浔说了几部,李大姑李母是电视剧的忠实拥趸,她们基本都知道。

    李大姑笑的跟朵花似的,“这个江斌也真是,从没听他提过。”

    “他学电子专业的,跟影视八竿子搭不着,平时也不见他刷剧,估计我公司拍什么片子,他根本就不清楚。“

    玲玲说,“大哥你们公司投拍的电视剧、电影,我基本都看过。每年大哥公司新片上映,我俩都一起去电影院的。”

    李母气的,这么重要的事,闺女你怎么没跟你妈说过啊!

    其实玲玲是说过的,她说是,“江斌大哥是做投资的,投资过电影。”

    这年头做投资的有很多骗子,李父李母都没大在意。

    不过玲玲觉着江浔做再大生意也是江浔的事,谁没事总挂口头上说男朋友大哥怎么着怎么着啊。

    家里气氛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兄弟俩说起不少小时候的趣事。江斌道,“简直特别发愁,我跟我哥从小一个年级,小学我成绩好,别人叫我哥都说,江斌他哥。后来我哥的成绩突然就上去了,每回都是第一,别人就叫我江浔他弟,好像我们俩谁成绩差一点就没名字似的。我小时候还曾经为这个气恼过一段时间,后来觉着再生气只能把自己气死,才好了。”

    大家都笑起来。

    江浔说,“可不是么,好长一段时间不爱理我。等过年亲戚们拜年串门子,说起谁家孩子成绩好,他就装做不在意一样的打听,考第几啊?啊,不是第一啊。我哥都考第一。”

    江斌笑,“那老远的事哥你还记着。”“小时候很有意思啊,当然会记得。”江浔对李家人说,“斌斌长大就很低调了,其实要我说,他这样反是好,男孩子就得稳重才可靠。要是那种口若悬河昏天黑暗的,伯父伯母你们也不放心哪。”

    “是啊是啊。”李母现在对江斌是半点都不挑剔了,哪儿看哪儿顺眼。以前听闺女说过江斌哥哥有投资影视,可看江斌平时都挺寻常,也不像家里有矿的。亲家亲家母也都是很淳朴的人,李母主要担心闺女嫁人受苦。如今眼见江浔才知道,原来人家大哥真是比矿还值钱。

    至于江斌以后的发展,江浔只是说,“A市那边的机会更多一些,上个月斌斌还跟我说,他跟玲玲商量好,想到A市发展。房子已经准备好了,没想到还有添喜的好消息。他们都是硕士,学历都不错,工作的事看他们自己的意思。我认识几个科技公司的老总,要是他们愿意自己找工作也都随他们。玲玲愿意工作就工作,想先休养也没关系,伯父伯母大姑你们都一起去A市,也帮他们布置下婚房。”

    江斌还不知道大哥给他买房的事,“哥你这样让我一点奋斗欲望都没了。”

    “我还不知道你。就是让你坐享其成你自己就受不了。”江浔笑望他一眼,江斌也笑了,江浔对李家父母说,“伯父伯母,大姑也帮着想想,这样安排还成?”

    李母去看丈夫,李父很爽快,“只要他们小两口乐意,我们都随他们。”

    李大姑跟着说,“就这么着吧。我看也挺好的,A市也不远,等玲玲生了,咱们过去看孩子也方便,飞机也就一个小时。”

    江斌心里直翻白眼,大姑你以往可不是这话啊。

    不过,事情能圆满解决实在是谢天谢地。

    李母和李大姑中午亲自张罗了一桌好菜,江斌属于完全不通厨艺类型,他在客厅陪着玲玲。江浔去欣赏李父的书法作品,关于孩子姓氏的问题,李父主动跟江浔说的,希望第一个孩子姓江,第二个孩子姓李。

    江浔一口就应下了,“我舅舅、舅妈也都是这个意思。现在国家鼓励生育,别说两个,生三四个咱们也不嫌多。”

    这话真对李父的心。李父看中江斌一点还在于,江斌家兄弟姐妹多,人口兴旺,以后总有个帮衬。

    当然,也担心闺女嫁的远受欺负,所以才要更近的考察一下江斌,在第一个孩子的冠名权上为难一下江家。不然人家连闺女带家业都传给你,人家也得放心不是?

    虽然婚姻法日渐完善,可既然做夫妻,结姻亲,占有资产更多的一方明显要更为慎重的考虑。因为只要奔着结婚去,就没人盼着离的。

    李大姑在厨房悄悄给弟妹使个眼色,姑嫂俩眼角眉梢都是满意。

    江斌其实个人条件不错,不然李家不能同意两人交往好几年。就像江浔说的,父母这样的势利,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子女。哪家父母不希望子女婚后生活无忧呢,哪家父母不希望子女顺顺利利的过一生呢?

    父母太清楚生活的艰难,于是,总希望子女的另一半能好一点,再好一点。

    李父把自己珍藏的茅台拿出来,江浔实在喝不了烈酒,“要是喝茅台,我一小杯就倒了。”

    “伯父,我陪你喝白的。哥你开瓶香槟,这香槟不错,伯母跟大姑也能喝一点。”江斌给玲玲手边放的是纯净水。

    大家吃饭时,李大姑还挺活络,问江浔,“小江,要是以后你们公司有适合大姑的角色,你给大姑打个电话,大姑立刻就过去。我这退休也没旁的事,不瞒你说,以前我也是学校演艺队的成员。”

    “行啊。就是大姑您这气质太好,等闲戏不一定配得上您。”

    大姑笑的跟朵花似的,又问江浔有没有女朋友,江浔经常遇到这个问题,“还没有。”

    “你这么优秀的小伙子,怎么会没女朋友?”

    “没时间吧。”

    “你喜欢什么样的,大姑给你介绍。”

    “有大姑三分风范的就行,又活泼又可爱。”

    大姑咯咯咯老母鸡一样的笑声继续在饭桌上响起,心里承受能力差的如玲玲,真心觉着大姑是个负分值亲戚。

    江浔倒挺喜欢这位大姑,觉着大姑很接地气。

    待下午兄弟俩告辞,大姑和李母一直送到楼下,看他们上车才回了家。

    江浔江斌到车上一通爆笑,江斌先止住笑,“大姑就这样,说她气人吧,她其实没什么坏心。可说她好吧,我都不甘心。哥,原来提亲这么势利啊。”

    “等以后你有闺女就知道了,说不定到时你比李家大姑还挑剔。”

    江斌大笑,“可饶了我吧。”